• 第76章 五个男人伺候(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一周后,在城里闹的沸沸扬扬的富二代狠勺裹未成年少女的案子终于落下帷幕,月底执行枪决。

          如莫飞烟所猜测的那样,受害的那名少女在医院有意的拖延病情下,躺了刚满一个星期,便匆匆离开了这浮华城市。医院以‘重度氯勺胺酮中毒,后期治疗无效“为名,给受害人家属下达了死亡证明书,少女的遗体当天送入城西的火葬场火化,不少报社把少女送入火葬场的画面拍下来,当做头版头条。

          城里的报纸销售量,因为这一次火勺爆的事件,再创历史新高!人死后,受害人家属要求百万余元的赔偿,并在镜头面前说会将这一笔赔偿金,分出一半捐给慈善机构。

          不明真相的群众大呼此人博爱无私,并更加激烈要求法院尽快对莫旭峰、阮少南两人执行枪决,以正风气!监禁室里,莫旭峰和阮少南坐在屋内的椅子上,面面相觑,半晌无话。虽然他们两人现在已经是死囚犯了,但毕竟家族势力仍在,监狱里的那些狱警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在监禁室里照样有烟抽,有酒喝。

          后天就是行刑的日子,莫旭峰的父亲莫正国来到监狱探监多次,虽然莫老爷子被混账儿子办的荒唐事儿气得不轻,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还是狠不下心不管他。

          而阮少南这边……就没这么幸运。从他被法院传唤,到开庭审理、再到下达判决书关进监禁室这一周的时间,阮少南的父母双亲始终没有来探望过,他的两个哥哥也没有来,甚至连一通电话也没有打过。

          莫旭峰虽然与阮少南是好友,但很少听阮少南提及家人的事,这次阮少南犯难,遇到性命俊关的事情,阮家人居然还能做到不闻不问?!这不禁让莫旭峰啼嘘不已,感叹阮家人的铁石心肠,纵然子女犯了天大的错事,做父母的即便不能原谅,也不能连一句训斥的话也不说吧?

          “少男,怎么你爸妈谁都不来看你?就算你给阮家脸上抹黑了,至少也要来看你最后一眼吧?”寂静的房间沉默良久,莫旭峰率先打破了死寂的气氛,用半问半逗的方式主动和阮少南讲话。

          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认识阮少南有4四年了,在他看来,阮少南是一个称得上风流才俊的男人,不花心,也从不对女人真心。

          办事洒脱淡然,对人对事少有执着,似乎没有刻意想要追求的东西,像是个逍遥散仙,在红尘俗世见游离穿梭。他还是头一次见到阮少南这幅面如死灰的模样,整个人沉寂的如同一滩死水,毫无生气可言。阮少南此刻就坐在他对面,身子懒洋洋的倚靠着椅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