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煮酒论英雄"第四章 煮酒论英雄(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帝都的春天是繁华的,鸟上枝头,吱吱呀呀向春天报道,河水潺潺不休,万物都开始复苏起来,人们走上街头,感受这久违的气息。文人墨客更是跋涉山河,为美丽的春天赋诗作词。

          拓拔兴野同金刚来到帝都,愈来愈接近繁华中心地段,就越来越感到热闹非凡,这里不是图帕的国都所能相比的,这里实在是太繁华了。街头小巷都有响亮的叫卖声,人们的谈论声,车水马龙的市场让拓拔兴野忍不住大呼。

          很早以前就听说帝都很繁华,为神州大地上最繁华的城市,其内人口也是特别多,今日一见,甚至多有超乎自己想象的感觉。

          楼台阁宇此起彼伏,宽敞的大道两旁,许多店铺门面,酒楼客栈林立,简直数都数不过来。

          金刚也是第一次来帝都,对于这里的繁华,他也惊诧无比,不停的四处张望。

          拓拔兴野摸了摸腰间,发现酒壶不见了,这才想起自己把酒壶给了布哈,本来还想斟酌两口,消遣消遣的。

          “金刚。”

          金刚听到拓拔兴野在喊他,转身眯了眯眼睛:“兴野,什么事情?”拓拔兴野走上去,扯了几下金刚的衣襟,又吞吞吐吐的样子,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

          “兴野,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拓拔兴野呵呵笑了两下:“你喝酒麽?”

          金刚没有说什么,只是点头。

          拓拔兴野指了指前面,卷起了衣袖,扇了扇风,有些燥热的模样:“我们去喝酒。”

          烈日当空,日已过正午,是最热的时候。

          拓拔兴野和金刚到一家看起来顺心的酒店喝酒,正巧这家酒店的名字也叫“顺心酒庄”。两个人要了很多潭酒,喝得舒爽不已。

          这金刚酒量远远超乎拓拔兴野的想象,起初拓拔兴野见金刚随身并没有带着酒壶,而且也几尽是佛家弟子,虽是俗人,倒也没那嗜酒的爱好。拓拔兴野以为他不太会喝酒,结果才知道,金刚酒量很好,半罐子烈酒入肚,没有半点醉意。反而是拓拔兴野,由于喝惯了图帕的烈酒,第一次喝这中州的酒有些不习惯。不一会儿脸颊就开始微微泛红。

          周围的对看着这两个“奇异”的人,心里都在嘀咕,这么炎热的天气,竟然还有人如此肆意的喝酒,这不是火上浇油麽?

          聚集着很多人的目光,拓拔兴野和金刚两个人仍然是自己喝着自己的,脸颊却是越来越红。拓拔兴野喝得起兴,脑海里突然不知怎么就冒出了一幅又一幅不愿意看到的画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