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第十章(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移步大厅前,展牧云让人前去传唤夜雪一声。

          人家前来见爱妻,总不能没点成人之美,是不他森然冷笑。

          倚在门爆看着姜骥远的坐立难安,他终于决定出声。姜大公子光临寒舍,不知有何指教不过才几个月没见而已,有必要这么迫不及待吗

          隐于笑容之后的是刺骨的寒意。

          雪儿还好吗姜骥远不想跟他兜圈子,一开口便道明来意。

          姜公子此言差矣。他满不在乎地应道。你当俞夜雪还是你的妻室吗问得这么堂而皇之要不要我再提醒你一次呢她已是我的人了,两位请桥归桥、路归路,井水别犯到河水这儿来。

          姜骥远难抑浮躁,问道:你究竟把她当成什么了

          他就怕会是如此,所以时时放心不下雪儿。

          本以为展牧云曾热烈的爱过雪儿,给她一点时间,让她去努力,也许还有机会挽回些什么,可是依展牧云如今的态度看来,怕是不乐观。

          雪儿这傻丫头,就是太死心眼,受了再大的苦也只会往腹里吞,什么也不说。玩物。展牧云答得利落。要不,姜公子以为女人除了暖床外,还有什么功用

          可恶这混帐居然拿雪儿当一般狎玩。展牧云,你太过分了

          他的气忿难平,看在展牧云眼里,只更加深了他的妒恨。

          想打抱不平吗你该不会都到了这个地步,还在为她心疼吧我说姜公子该清醒了,像这种女人,是怎生低贱,你还认不清吗是不是要我告诉妳,她在我怀中的放浪模样,你才会死心人尽可夫都不足以形容她的,这残花败柳一般的女子,你还要吗

          展牧云,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不许污辱雪儿姜骥远忍无可忍地吼了出来。

          光听这几句,他便可以想象夜雪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展牧云的心是铁打的吗他怎能这么糟蹋一个待他如此情深意重的女子他怎很得下心心如刀割是吗展牧云盯视他的神清,冷冷地一扯唇角。

          当他得知夜雪下嫁姜骥远时,就是这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同样的苦,也该换人来尝尝才公平,是吧

          污辱呵,也许她很乐意我这么待她否则,你当我们的孩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他刻意说得轻佻。

          孩子姜骥远直觉的反应是你说如风雪儿都告诉你了

          你也知道我以为那个无耻的女人会瞒天过海、张冠李戴,让你当三年多的冤大头。本以为他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迎娶夜雪,没想到他居然什么都知道。

          这姜骥远可真爱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