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第十章(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自那日开始,小女就疯了,到如今已有三年又九个月,幸好孩子出生后,她就不再往外去疯去闹,只守在孩子身边寸步不离,倒也平安无事。只是她不让任何人接近,否则她就拿刀砍人,又疯又闹,实是令人无可奈何。

          故事结束了,偏厅内维持了好一阵子的静寂。

          聂老爷。

          先生

          你可曾后悔

          乍闻这个问题,聂文超不禁愣了一下,继而发现君无恨的表情虽然平静,眼神却怪异无比,不知为何,一触及那视犀心里竟有点发毛。

          这个说不后悔是假的,否则我就不会老老实实的把当时执意要隐瞒的秘密透露出来。但是聂文超苦涩的叹了口气。当时不那么做,我还能怎么做呢

          君无恨注视他片刻,忽又收回怪异的眼神,起身。

          既然如此,那我要走了。

          咦先生,怎么

          君无恨微笑。我必须回西陲一趟,那儿才有我需要的药草。

          原来如此。聂文超恍然道。那么先生何时回来

          君无恨的笑容突然变得很诡异。

          很快,非常非常快

          忘心居,曾是聂冬雁娘亲养病之所,如今却是聂冬雁与孩子的居处,没有多少人敢踏足,就连秋香也不敢留在这儿过夜,怕聂冬雁一时失常,半夜里跑来把她给砍了,所以忘心居在夜里都只有聂冬雁母子两人。

          娘娘,再玩一下下嘛

          不成,晚了,你得睡了。

          可是人家还不想睡嘛

          睡。

          娘咦娘,那儿怎么有个人

          孩子指着窗户那爆聂冬雁看也不看一眼。

          你看错了。

          真的嘛娘,那儿有个人,他在对我笑耶

          来,快睡,不然明儿不给你到外头玩了喔

          好嘛

          于是,孩子躺下去睡了,聂冬雁为他盖好被子,再低吟着曲子哄他睡,依然看也不看一眼来在她身边的人。

          君无恨盯着她左手上的护腕片刻,再拉高视线凝住那张憔悴枯槁,不复昔日美貌的容颜半晌。

          聂姑娘,妳根本没有疯,对吗

          聂冬雁理也不理他,兀自轻重有致地拍拂着孩子。

          如果我告诉妳我是毒阎罗呢

          聂冬雁依然不理不睬,君无恨微微一笑。

          好吧妳不相信我,没关系,我想妳应该可以相信另一个人。

          他轻轻拍了两下手,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