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一章 江北贼粉175+"第一百九十一章 江北贼粉175+(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平县是江北十一县里最靠北的一个小县城,再往北经由一条长长的官道与关中大平原相接。

          这条官道中间有大约二三十里的一段路是自山岭间穿过,名叫锦关道,江北人取这名字是希望由此进入中原,能够一路前程似锦。

          山也有名,叫作公鸡岭,大驸马的钦差车驾就被阻在公鸡岭以北。

          锦关道上此刻横七竖八丢弃了很多东西,锄头柴刀,乃至衣裳鞋袜,时不时见车辆侧翻在路边,扁担、包裹更是散落得到处都是。

          上百具尸体倒毙在路旁,死了两三天也没人管,大夏天苍蝇成群,恶臭传出去很远。

          临近黄昏,太阳西沉。

          长长官道十分冷清,偶尔有鸣镝声响起,几匹马并辔飞驰而过,马上骑士口中呼啸,“嗷嗷”声传出去很远。

          这条进出江北的交通要道,现在控制在王光济一方手里。

          几天前大乱刚起,不少江北的老百姓经此逃去了关中,但很快王光济的人便赶了来,驱散了逃难的人群,将道封上,再试图闯关的,视为朝廷一方的探子,就地格杀勿论。

          王大善人名声虽响,架不住这是在造反,加上他手下人马宛如凶神恶煞一般,越是如此,老百姓越是想着翻过公鸡岭,逃离这是非之地。

          大道不行,就改走小路。

          就算去不了关中,藏在深山里做野人,也比遭了战火横死刀下强。

          沈山柱就是这么跟自己的老娘说的。

          他爹死得早,从小和娘相依为命,山柱他娘年轻时候熬得太厉害了,眼睛只能模糊看见跟前几尺内的东西,平日全靠山柱照顾。

          一听到消息,山柱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可惜地里粮还没有收,不过即使收了也带不走,他狠狠心,背起娘,又拿了把柴刀防身,出门随着逃难的队伍一路往北。

          等他到了锦关道附近,才知道来得迟了,前面道已经被封。

          公鸡岭他早年曾经上去过两回,对那些羊肠小路还隐隐留有印象,当下一咬牙,趁着傍晚太阳不那么毒了,悄悄摸上山,打算找条小路绕过去。

          山柱娘趴在儿子背上,喃喃埋怨着儿子不该把她带出来,造反的是王大善人,留下不一定就没有活路,她一个瞎老太婆,呆在家里该死死该活活,听天由命便是。

          山柱听着心里发酸。

          他知道老娘是怕拖累自己,一路上她什么话都说了,此刻不过是换了番说辞,想叫自己将她丢下独自逃命。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