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第十章(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挤得动弹不得的车阵里,一辆奔驰车突然开了车门,走下一个身段婀娜的女子,独自在车阵中徒步行走。

          没有几秒钟,另一个男子也下车,跟在她后头追赶咆哮,引起路人的侧目。

          “你跟我保证你没跟你爸联络的”梁至尊简直怒不可遏,“你们又在算计什么又有什么阴谋”

          “什么都没有”罗浔歌回身,大声回吼他才听得见,“你快点把离婚协议书递出去,只要处理好,我就没办法占你们梁家的便宜了”

          “你想要什么多少赡养费”他怎么想都只能想到这些,灵光一现,“我是不是得查查公司的账,到底被你挪走多少”

          “不需要我不会做那么粗鄙的事”罗浔歌不想再看他,径自转身加快脚步向前行,“我持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我还怕什么”

          真厉害现在的她什么都不需要拿,只管收购股份就够了。

          不能怪他怒火中烧,他非常介意她那位伟大的父亲。当初那出戏也是他导的,连教唆女儿去勾引男生开房间这种事都做得出来,还叫女儿拿婚戒去改造,他对陈大祥真的没有好感。

          罗浔歌说她跟陈大祥断绝的话言犹在耳,现在电话里显示的却是他们才刚联络

          “你给我站住”梁至尊忍无可忍,终于认真地追赶,没两步就逮住了她,逼她和他面对面。

          “我自己坐出租车赚不必你送”早知道在车上会吵成这样,她就不要叫司机送,自己搭出租车回去算了。

          “你把话说清楚再走。”他压制着心中怒火,“趁我现在很认真地要听你说”

          “听起来我好像得感到万分荣幸”罗浔歌愠怒地瞪着他。“你再对我吼一次,我们就不需要谈了”

          “好,你讲我在听。”他不愿松开手,紧紧抓着她,就怕她跑掉。

          罗浔歌注意到路人的侧目,决定上了车再说。好不容易等到车开到他们身爆两个人再度闪进车内,避开众人的注视。

          一坐进车内,她又抚着肚子,虽然很巧妙地不让梁至尊看见,但是他还是注意到了。

          “去餐厅。”他拧着眉,有些粗鲁地把她给搂进怀里。

          “你干什”她吓了一跳,失声惊叫之余,发现温热的大掌覆在她的肚子上。

          他的力道轻柔,压着她的胃,像是要为她止痛似的。

          一定是没吃东西才会这样下午在女厕前当场逮到她跟陈大祥联络,她抢回手机后就跟他冷战,永远只有一句“我的家务事”,就把他拒于门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