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赏(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书院最新手打迷朦的想要睁开眼,可是他的眼皮已是打架,他全身心的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用到了与身体里的毒瘾的斗争中。

          那如蚂蚁一样的虫子越来越是游走的飞快,身体仿佛要迸裂开一样的让夜倾雪恨不得立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可是他动不了,那罂粟已经麻醉了他所有的神经。

          依稀是一股熟悉的味道,缓缓的轻溢在自己的周遭,想要睁开眼睛,可是他已经无法动了。

          花墨离,是你吗?

          一双有力的手臂轻轻的托在他的劲项与腰身上,他的身体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一般,夜倾雪只任那男人抱起了自己。

          院子里静极了,他听不到任何人的说话声,就连刚刚那两个极端恶俗的宫女此时也没了声息。

          心很安慰,终于有人来救他了,不知为什么,当他轻嗅到花墨离身上那独属于他的味道时,他的心里立刻就涌上了一抹奇怪的安全感。

          此时的自己很安全。

          没有人阻挡,只有花墨离静静的抱着他离开。

          他是谁?

          到底是谁?

          为什么在这宫里可以出入如无人之境,为什么他这个太子的奉仪,花墨离也敢来招惹呢?

          想要开口说话,想要睁睁眼,可是夜倾雪已无力了。

          于是,他只能躲在那给他无限安心的怀抱里,那男人的味道突然让他开始依恋了。

          花墨离那凉如玉的手指轻触着他的脸颊,舒服的让他希望那手指永远也不要撤开去,他中了罂粟壳的毒了,那麻醉的感觉只能慢慢的等待它的退去,可是他的毒瘾让他很难受呀,想要告诉花墨离,他的药,他需要他的药。

          夜倾雪相信花墨离一定是有办法找到他的背包,并拿到‘药’为他除了毒瘾的。

          虽然不能动,可是他依旧可以感觉到额头上的汗珠,也可以感觉到无边的暖风吹着他的鬓发,那风柔和的让他只想睡去。

          可是,身体里的毒瘾还在叫嚣中,他甚至连着要睡去都是一种奢侈了。

          男人飞快的行走着,那如飞般的感觉让风不住的倒向后去,却是暖人的心。

          笼袖里还揣着龚毓妍请他交给哥哥的信,可是奇怪的,在这一刻,在花墨离出现的这一瞬间,虽然他看不到花墨离的脸,可是他心里却满满的都是温馨。

          这男人,总是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再英雄般的救起他,然后让他无以为报。

          不对,或者可以报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