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蔷薇之祭(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苏明河一推开门,一个小小的人肉炮弹就凌空而至,愣是将天生蛮力的苏二公子生生撞的后退一步。苏二公子条件反射地借助,人肉炮弹无尾熊般紧紧吊在他脖子上,脆生生叫道:“爸爸!”而后奉上热情的口水之吻一枚。

          苏明河将无尾熊摘下来放到地上,一看到此熊比没几天之前见面更加肉嘟嘟的小脸,不由掐掐她的脸,皱眉用法语问道:“怎么越长越像包子,她爹到底是谁?”客厅一侧的厨房呼地飞出一只铲子,还带着油滴,苏明河反应敏捷地侧身躲过飞溅的污渍,铲子撞在门上哐啷落地,但小包子漂亮的嫩黄色童装却没有躲过此劫,唰地多了一列深色的油滴。小包子完全对家里这些常常飞来飞去的东西习以为常了,眉毛都没有动一下,完全无视被弄脏的衣服和刚刚从头顶飞过去的危机,抱着这个全家所有人中最漂漂的人发花痴,满脸陶醉。身家一门的花痴传统表露无遗。

          沈静气势汹汹地从厨房里冲了出来,抓着一把菜刀挥舞着吼道:“苏小明,你找死是不是?她爹是埃及金字塔里的木乃伊,你管的着吗!”她说的也是法语,因为小包子目前还听不懂法语这个程度的对话。苏明河被她对前任情夫地形容恶心到了,无语望天。

          沈静又问:“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笑笑和你哥呢?”

          苏明河头也不抬,道:“你忘了?今天是路倩祭日,笑笑去墓园了,我老哥也多半陪他去了。他们今天一整天都不会回来的,不用等了。”

          沈静怔了一下,才道:“可不是……”过了一会儿,又说:“他还没放下……我猜他这一辈子都会记着路倩的。那时候闹成那样,我都以为他们是彻底完了呢,林笑那个道德君子,我没想到他竟然会跨过那道坎,他真的很爱苏大哥啊。”

          苏明河不语。

          沈静用道德君子形容林笑,乍一听有些滑稽,但仔细想想他的行为,却发现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林笑表面上嘻嘻哈哈不怎么有正形,但内心对自己要求极高,观察他自小行事,竟然可以用“纯然赤子”四字来形容,事事都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路倩出事,虽然谁也没有说,但人人都能看出来林笑是将事故的全部原因都揽在自己身上了,自责愧疚痴迷,路倩从离世到下葬,七八天他就瘦的连骨头都凸出来了,苍白单薄的像个风一吹就能走的纸人,路倩在一边看着,都觉心惊。她感觉路倩的死把林笑的一部分都带走了,即使现在他和苏绍在一起过的非常幸福,表面上似乎那件事已经完全过去了,也不能抹煞这种感觉,但是没想到林笑对苏绍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