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节(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23

          建初、红红赶到,娘如见到了救命的恩人,压抑的情绪喷涌而出,嚎啕大哭着告诉建初“我要被那建书撞死了呀,早晨我忙得要命,烧好点粥,理了点东西,看到时间要晚了,急急忙忙地出门。下了楼现钥匙忘记带了,赶紧回上楼来拿钥匙。喊了半天,建书呯地把门推开,我毫没注意,被他撞翻在地。他嫌我烦呀。现在小孩帮他带大了,我是多余的,他要撞死我呀……”。

          兰兰在对建初、红红说“建有在等我,车上没有人,是不是你们二个人送妈上医院”。红红婶婶赶忙客气地说“你去吧,没事的”。兰兰说“好,那我帮你们一起把妈抚到楼下,打的过去”,“好的”。

          到了医院,看病的人很多,在候症区,娘一刻不停地在骂着建书“从小好吃懒做,什么事都不管、我在他们家就像在做佣人,买、汰、烧、看小孩。也没有吃到他们什么。帮他小孩带大了,现在用不着我了,要赶我走呀。他们嫌多我了,吃了他们的饭,希望我早点死。我早晨喊他们开门,建书恨得要命,门呯地推出来,你不是要我死呀……”。

          候症区的人很多,邻座的人都在探听着。红红在挂号排队,只有建初陪在身边。娘又想又气愤,越说越激动。建初劝娘说“妈,你别说了,休息一会”。娘虽重复着那么几句话,但如要说明一种原因,明确对大儿子说“建初,如果妈这次死了,你记住,是被建书撞死的”。

          在建初印象里,建书是娘忠实的保镖,娘带着情绪的判断是有失偏颇。建初说“妈,不会的,建书是无意的”。娘一听,嘴里烦躁地咂咂着,不满地对建初说“是故意的,你怕他吗?”。建初无言以对。

          轮到娘看病了,医生问了一下情怳,要求他们去拍片。病人很多,到处排队,等待检查结果。娘始终在数说着建书的无情无义。忙了一上午,医生看着x光片说“没有伤到筋骨,好好在家养伤”。配了很多药,让带回家服用。

          建初思虑着问娘“回哪里,六楼还兰兰家”。娘回答得很干脆“兰兰家”。表情里建初看出了娘的居心叵测。

          自从婆婆摔伤以后,红红变得特别忙。兰兰一整天都不在,早晨六点出去,晚上六点回来,婆婆的吃、拉都落在了红红的身上。

          每天乘车来去也不便,很多时间都浪费在等车上。红红决定开辆自己的电瓶车,早晨在家里煮好点饭菜,九点左右家里出,到婆婆家十点左右,正好马上吃饭。

          兰兰每天整时上班,也很奢睡,无法早起烧粥。婆婆躺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