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三节(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26

          建初感觉莫名其妙怎么以前我家还有房子?房产证?好像从来都没有听到娘说过。

          铜壶好像看到过,那时小时候顽皮,钻到床下玩,确实看见过那东西,黑黑的,壶囗上有点金黄色。

          小时贫穷,饭菜也没啥吃,那金黄的颜色让人想到金子,想到富裕。就把那壶拿出来把弄一下,完全是好玩。

          壶里面是空的呀,只有一些陈年的灰尘,从来没有看到什么纸、证之类。那时十岁刚出头,有也看得懂了。

          娘怎么突然想到了那种事?怎么又一口认定是我拿的呢?建初心里十分伤心、郁闷,娘你到底怎么啦?

          正烦躁着,建成过来了。红红一看从不一人光顾的建成乘车过来,很是热情,打着招呼说“建成,怎么今天有时间来玩,快,里面座”。

          建初突然心里非常不安,是不是为娘的那只电话而来的。

          到了店里,建初客气地请建成“座,我去泡杯茶”。

          建成站着没动,脸色好有点不屑,阻止说“别泡,我有点事,我们楼上去说”。

          建初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来到了二楼的房间。建成问建初“你和妈吵什么”。

          听建成的语气,完全是在指责。建初心里很窝火“没有吵,她问我要房产证,说是以前还有间房,我怎么知道还有什么房,什么证”,还没说完就被建成打断了“不知道你不会好好说”。

          建初感觉建成更本不是来听自己解释的,完全是在兴师问罪,非常抵触,温怒地自顾泄着情绪“很无聊的,如果真有那个证,我拿着有什么用,娘还有兄弟,根本轮不到我们去主张权利……”。

          建成也很愤怒,责骂建初道“你的脾气是有点倔的,一直不改的,你会不会脾气不要这样燥”。

          建初闷闷不乐,一句话都不说,因为感觉说不清了。僵持了一会,看看时间不早了,建成也是昆山过来,就对建成说“吃饭吧”。建成看都不看建初一眼“走了”。

          建成走得很快,红红也在下面喊“建成,吃饭了呀”,“不吃了”。

          建成走了,饭也没有吃,走得很坚决。留下的是娘对建初的不信任,无数次的非议。无形中让建初感到和娘之间好像有一段距离,而且始终存在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27

          这几天兰兰心烦意乱。婆婆反复在唠叨“一只左眼看不出了,要上医院去看了”。兰兰对她说“建书夜班,白天没事,让他陪你去”。婆婆坚决不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