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五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29

          建初用自家的房子,在小镇上开了个服装店,虽然也有十多年了,经济始终捉襟见肘。

          前几年攒了点钱就去买了幢商品房,资金借了一大半,刚刚还清。红红在说“整条街上,我们的店面最小了,翻造一下,让店面大一点,也可以多做一点生意”。建初心里无意中又承受起巨大的压力。

          早晨红红买菜回来,鱼肉又买了一大堆。昨天不是还吃剩下很多隔夜菜。建初非常不满,对红红说“节约点”。红红脸一拉说“我怎么不节约了”,瞪着眼又来气了。把手里的菜全部恨根地扔在了地上,说“我听到这句话心里就己经火了,好像我浪费得不得了,吃么都是你们吃的”。

          建初一声都不敢吭,害怕吵架以后难受的冷战,甚至红红对生意完全的不问不顾。

          红红又在骂“节约点、节约点,死了也不会带去的……”想想感觉委屈,红红放声大哭了起来,并做出些自残的动作,根本不管是在店里、一个公共的场合。

          红红的每一次激烈情绪波动,都让建初心惊肉跳。建初郁闷地渡过着每一分钟。

          很快到煮饭时间。建初小心翼翼地劝慰红红“是我错了,不要吵了,去烧饭吧,我开着店呢”。红红说“谁给你烧”。看红红不依不饶,建初只能退而求次说“那你看着店,我去煮”,红红说“你煮你自己的,我不要你煮”。

          无奈,建初只能一边洗菜烧饭,一边看着店。进来的顾客看到夫妻二在吵架,大多都退了出去,建初心里十分难受。

          烧好饭,建初又哄着红红说“吃饭吧”,并把饭为红红剩好说“别生气了,我也没说你什么呀,吵架影响生意的。我也是很节约的,烟也不抽,另食也不吃。不是自己乱花钱,还要管着你”。红红说“你别管我,我是浪费的”,自己去煮东西吃了。

          心神不定一整天,晚上看到红红在热晚菜,知道红红气消了,建初终于定下心来。

          建初叹着气说“吵了一整天,生意都没做到”,红红不屑说“店这样小,是没有生意的”,建初说“那我明天打个电话,征求一下妈的意见”。

          婆婆自从医院出来,心里没有轻松过。兰兰夫妻二总是吵架,晚上听到兰兰又在房里哭。

          婆婆问兰兰“昨夜怎么啦”。兰兰正在吃早饭,皱着眉如自言自语般说“总归僵了”。婆婆说“你不要和他吵,这种人不讲道理的”。婆婆以为建书又无故欺负兰兰了,兰兰叹息着解释说“建有蛮好包包车,不包了,建书还支持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