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八节(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32

          房子终于造好了。老店新开,不一样的环境,第一年生意确实不错。

          暑假了,书叶也不用早去晚归,和婆婆一起都回到老家来住了。

          建初悠闲地座在店堂中吃着茶,看到店面前有个四丶五岁的小女孩,手里拿着几双袜子,偷偷摸摸地跑回家去了。

          昨天也看到小姑娘,这样已经好几次。建初走到门口,朝南面的店看了一下。街头人很清,店门口都没有人,不知哪一家被偷了。

          书叶楼上下来,奔了出去,去找那个小女孩玩了。

          小女孩很精灵,那眼睛如会对话,充满思想。一会儿来到店堂里玩,一会儿被书叶带着奔上楼去,疯耍得不亦乐呼。

          晚上关店总二家人要结账,可今天算来算去怎么钱总是少了一百元钱。建初说“怎么搞的”。又推算着原因说“照理,生意忙只有漏记,钱多出来才对,怎么会少呢”。兰兰脸色也不好,好像也在思想着问题出在哪里。

          建初本来吃的就是商业饭,把那些缺钱的原因都对照了一下找另多给人家、没收钱记了账、记错账……,感觉都不可能。想了半天还在云里雾里。看来没有结果了。建初无奈地说“账上不要涂改了,大家少拿五拾元”。

          兰兰虽然“嗯”了一声,脸上布满愁云。

          建初心里也不好受,经济上出问题,谁都不希望。由此产生了心结,二家人相处会变得很困难。

          建书本来就好像处处对建初抱有诫心,让建初做每一件事都小心翼翼,生怕出错。现在的缺钱,让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又浮现在眼前。

          有次早晨建书买菜回来,大约九,十点钟。建初站在店门口,看着冷冷清清的街面随口说“太清了,一个生意都没做到。”踏进门口的建书面部没有一丝表情,一本正经地说“不是卖掉了一条裤子?”建初心里一愣,心想,明明一个生意都没做,怎么能瞎说呢?二家人合做着。建初明确地说“没有做”。建书口气同样地肯定“我看到顾客在我们店里出来,还从包里拿出裤子在看。”一面说一面不屑地朝里走去。

          建书说得有板有眼,建初心里忐忑不安,有点有口难辩的感觉。

          建初在头脑中拼命搜索早晨店堂内所有的过程,突然想起,确实有一个老年妇女,领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买裤子,建初当时在店堂内看电视,兰兰在做,可能没尺码,没看到做成,好象空手走出店门的。

          建书放下菜,兰兰从楼上下来,接过进入厨房去烧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