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33

          老父也参加到吵架的行列“你们昆山住着蛮好,过来做啥?不是建初做我工作,我不会同意你们过来翻什么房子的……”。

          建初在说“分开做,把房子一隔二半”。商业合作,信任是基础,建书的思想让建初非常想摆脱一种精神压力。

          红红也要求分开做,因为建书除了和別人表示不信任,对店里的事,不顾、不问,那怕再忙,別人无胆使唤他。

          建书只是火爆地吼叫着“大家都不要做了,关门算了”。

          关店对建初、红红来说绝不可能的,那怕一天。做了这样长时间的生意,钱都盘在厍存里,债还要还。

          吵架了大半天,兰兰也愁眉不展,看建书的心思也无分开的想法,就对建初说“哥,还是一起做,分开也不是办法,店面一隔不正气,像二条弄堂。吃饭么,就分开好吧”。

          时间已经让所有人都明白,仅此一路。建书不会在意你们做不做,再说他们开车可能还有余钱存着。“好吧”。明天还要开店,建初只能维持现状。

          本来建立在亲情上的一种粗犷合并,无意中进行了细化。婆婆自然归入了兰兰夫妻的吃饭行列。老父亲和建初夫妻一起吃起了'大锅饭'。

          路上走过的熟人都在偷偷对建初讲“怎么会同意一起开店的,早就看你们这样不行的,建书也不是个干活的人……”。建初只能“对、对”地应着,木已成舟了,还能说啥。

          开店和开车是无法比较的。分开吃以后,建书更节约了,很少看到去买菜。建书的心思还在下棋、麻将上。也不烧饭洗菜,这些都留给婆婆。

          婆婆很注重菜桌上的东西,心里意见很大。和建初、建有,婆婆早就开价了。和建书不敢。过了半月左右,婆婆去六楼过自己的日子了。

          但在信任危机中的合作,指定是不会太平的,一场劳命伤财的战斗没有多少日子又爆了。

          建初大包、小包地进货回来,东西不像以前一样,马上上货架。而要等着建书盘账、验收。

          建书总是慢慢吞吞,理好结完账,建书说“怎么缺了五百元”。

          建初心里很不舒服,每次结完账,建书都会说这种大同小异的话,最终不是漏账就是结错。再说建初心里有种贪污的嫌疑。

          建初窝火地说“我来结”。建初拿着单子,一件件清点,现有包货遗落没入账。建初带着情绪说“你看。账都结不清的,总是说少、少……”。从来没有人敢对人高马大的建书脾气,建书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