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四三四六(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但见真经开篇的第一句话,便是:“佛不染世法,如莲花处水,一切诸世间,悉生诸苦恼,不应舍众生,欲入于涅槃,何以光明故……”

          “何以光明故……”

          林辰默默念着,有些紧张而专注地顺着那些手写墨迹向下看去,忽然间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过于专注,他发现眼中的字迹竟变得模糊起来,他心中一惊,越是想要看清其后内容,眉心竟是开始隐隐做痛起来,而那些模糊的字迹亦开始飘忽起来,恍惚间那一个个散着淡淡金光的经文字迹如飘离了纸面,在他眼前沉浮不定。

          他猛然咬破了舌尖,强忍那种眼花缭乱的感觉,继续往下看下去。

          “何以光明故,如日月光诸明中最,一切诸明所不能及,大涅槃光亦复如是……”

          一个个模糊的墨迹飘离了微黄的纸面,跃进他的眼眸,进入他的脑海,飘然间变成了一波又一波震耳欲聋的梵音佛唱,在他耳边倾情响荡着,就如身处惊涛骇海中一叶孤舟,林辰身子竟不自禁的晃动起来,眼神越来越迷离,胸口处一阵烦闷欲呕,目眩到极点。

          可偏偏那一个个漂游的金芒佛字,就如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一般,吸引着他的目光,即便在这样眩晕的状况下,他也不忍移开眼眸,他口中细细念着那些经文真义,隐隐间似有某种莫名的明悟。

          不到一会儿,林辰本来就憔悴的脸色,愈见苍白,满头冷汗涔涔而下,后背衣衫更是早被汗水打湿了,晨风轻轻拂过,带来说不出的清冷之意。

          就在耳边那数不尽的佛家梵唱就要奔腾到他所能承受的极致之时,林辰闷哼一声,强行合上手中的经,急促大声喘息几下,终于从那种玄妙的晕眩世界里摆脱出来,深深呼吸数口,渐渐回复了平静。

          “妙不可言!”林辰长出一口气,揉了揉依然苍白的脸颊,忍不住大叹一声,抬头向身旁看去,正要跟燃苦大师请教,没想一看之下,顿时哑然,原来身旁早已空无一人,燃苦大师不知何时起早已悄然离去了。

          他看了看微亮的天色,不禁有些错愕,原来这不觉间,又一夜过去,他竟浑然未觉。(_&&)

          林辰默默看了一眼手上经,眉头紧皱,半晌后不禁苦笑一声,不愧是佛宗的不世真法,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谙得其中三昧真意,在他合上经的那一刻起,他所读过的经文内容,无论他怎样冥思苦想,竟也回忆不起一丝半点来,只留下一些模糊不清的感觉。

          正在这位年轻人强颜一笑有些失落之时,忽觉眼前有些耀眼,林辰伸手在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