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在寒冷的催逼下,枫叶片片凋落。

          加拿大的秋天美得像一幅画,罗莎却无心欣赏。经过长期努力不懈的练习,她已经能够完全舍弃辅助设备,以双脚支撑自己的重量,并且自由行走了。

          但是现在她却觉得浑身疲软,虽然仍站立着,但袭来的晕眩却随时有可能让她昏倒。

          “不可能的……不会的……”这些话她已经喃喃说了很多遍,声音时大时小,像是在说服自己,也像在对欧阳夫人以及欧阳少捷保证。

          她一张小脸苍白,嘴唇轻抖,手里死命地握着华语日报,仿佛那样就能将令她心碎的报导抹去。

          “我打电话问过你舅舅,他说消息没错,与他订婚的小姐是日本川口集团的三小姐,川口雅子,而且报导的日期也是正确的,翎翎,我看这次他是真的对你死心要结婚了。”欧阳夫人如释重负,这样一来,齐藤真逸那家伙就不会再来纠缠他们家的翎翎。

          “妈!”欧阳少捷以眼视示意母亲最好闭嘴,因为罗莎的脸色已越来越苍白。

          “我的天啊!翎翎,你该不会真的喜欢齐藤真逸吧?他脾气古怪又冷得像块冰,本不适合你,他只知道一天到晚把你关起来,愚蠢的以为这就是爱你!”

          “妈!”

          欧阳少捷不得不再次提高音调制止,因为此刻的罗莎像外面的枫叶一样,颓软地跌坐在沙发里,然后开始啜泣。

          “我的天啊!”欧阳夫人掩着嘴,一脸的不可置信。“翎翎,你——”

          罗莎无声的哭泣着,傻傻地盯着报纸,泪水不断滚落,染湿了报纸,直到报导齐藤真逸订婚的那一栏变成模糊一片。

          “翎翎!”欧阳夫人不以为然地走过去拿走她手中的报纸,敲着报纸上齐藤真逸的相片道,“他是个自私、专制又残酷的人,这种人你逃离他身边都来不及,现在他要跟别人结婚,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至少这表示他已经彻底放弃你了啊!”

          后面这句话,惹来她更多心碎的泪水。

          “他不会的,一定是他不知道我在这里,一定是他以为我又失踪了,或者他认为我不告而别……”她揣测各种可能的原因,就是不愿承认他不爱她了。

          他怎么能不爱她?当她恢复记忆的时候,便清楚了自己对他的感情,他的确专制自私得不近人情,但是她爱他!

          不忍心看她被悲伤吞噬,欧阳少捷决定了,“你的脚应该可以走很远了吧?”

          罗莎抬起泪眼,点点头。

          “我们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