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三章:陌上同归(大结局)(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文时雨听见动静,连忙回身。讀蕶蕶尐說網只见一名黑衣人闯了进来,玉手一扬,一枚簪子被当成暗器打了出去。

          来者身手显然不错,横刀一格,打掉簪子,直奔莲湄而去。

          “湄儿!”文时雨惊惧不已,连好几枚簪子去救,可是她本就中毒,哪有什么力度。皆被人轻轻松松地打了。

          这些日子以来,她和莲湄风雨同舟,感早就质变,不再是当初的主仆之感。在她心中,莲湄便和自己同等重要。

          眼见救她不成,只觉心中一阵撕裂般的痛苦,血气翻涌之下,毒性也被激得越狠烈。

          眼前蓦然一黑的她,并没有现,那名黑衣人并没有攻击两人,只是扬起眉眼,深深地看了看莲湄,而后从怀里掏出解药,喂了下去。

          莲湄毫无反抗之力地,被迫服下药丸,却随之感觉到,身体里的疼痛渐缓。

          是解药!

          她心头一喜,随之扑向文时雨,抱起口吐鲜血的她:“时雨,我们有救了!”而后,将殷切地目光,转投向那名黑衣人,脸上充满了祈求。

          她看得出,这人不是巾帼社或是太子的人马,否则救了她之后,一定会立刻来救文时雨。

          黑衣人矗立在原地,并不肯动。

          良久,终是受不住她凄婉的目光,走上前去,递给了她一颗药。

          莲湄连忙给文时雨服下。

          看见文时雨有了明显的好转,这位巾帼社的当家人之一,才有了心,好好地打量这位天降奇兵的“恩人”。

          “你,是谁?”

          莲湄风万种地,抚了抚耳鬓的落,媚眼如丝地看向来人。来人明显是冲着她来的,自然是认识她,只是却不知道是哪个痴种,竟敢豁出性命来救她。

          可是,当眼前的人,拉下覆在面上的黑巾时,莲湄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

          据说已经死在西越战场上的umd,、双艳色逼人的桃花眼,深沉地看着莲湄:“是我。”

          月色如灯,透过破漏的车顶,落在男子的身上。一道狰狞的疤痕,从右眉骨直劈上左眼下方,毁了好好的半张脸。

          似是觉得自己丑陋,怕吓到了眼前的小女人,他又把面巾拉了上去:“我,我没死。”

          “你是回来抢皇位的?”

          莲湄沉声问道,媚眼里疾速地掠过一丝厌恶。他难道也和成毗天一样,想强娶她,好得到巾帼社的力量。

          成目天见她误会,心中一窒:“不是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