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天人同责(1/2)

加入书签

  猛然发现,近两年努力全然无功,登时一种心灰意冷之感袭上心头。

  “申公子醒了?”蒙面女子先是一阵惊喜,但是听到肖逸颓废的口气之后,又顿时心头一紧,无须问也明白其意,忙安慰道:“申公子不必自责,此法不通,我们还可以另想对策。”

  肖逸抬起头来,向蒙面女子望去。虽然看不到其容颜,但是与之前相比,明显憔悴了许多。不过,其眼神依然坚定,未曾有一丝颓然之意。

  顿时,肖逸自责不已,暗道:“苏姑娘独自苦熬了两年,却反过来安慰于我。肖逸啊,肖逸,你当真白读了这些圣贤之书,愧对苏姑娘……”

  想到此处,脑海中灵光一闪,他突然意识到问题所在。于是乎,也来不及与女子招呼,又一次陷入悟道之中。

  蒙面女子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一悟不知又是多少时日,但女子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自语道:“男儿该当如此!”

  “儒道和道家之道一样,必须内化于心,方可外化于形。就好比,人人都知道静养可长寿,但真正能做到静心的却没有几人。我看了这么多儒家之道,结果,只作了过眼云烟,记在脑中,却未刻在心里,此等应付,怎能通过儒家考验?”肖逸沉思道。

  肖逸本来悟性极佳,善于旁征博引,认识到自身问题之后,登时又向深处想去。

  “儒家思想宏大,造就了儒家弟子善高谈阔论的性情,但是善于高谈阔论,却未必真正能依儒道而行,为天下苍生请命。故而,古往今来,精通儒学之人所在多有,但能成为圣人的,却是一个也无。”

  肖逸自认自己亦存在这一阶段,谈论儒学,洋洋洒洒,绝对一字不错,但是行起事来,却完全将儒道抛在了脑后。于是乎,又不禁自问道:“读圣贤之书时,热血沸腾,恨不能为了天下苍生抛洒了这一腔热血。可是,为何在行事时,又淡忘了这种感觉?”

  为了弄清楚此事原委,又是一番苦思冥想,总觉得脑海中有一句熟悉的话欲呼之欲出,但是就是搜刮不到。

  不知又过了多久,一日,神识在书架中翻看先辈手记,突然一句话印入脑海:“懊恼人心不如石,少时东去复西来。”

  此句书写手记的边角处,并非注解,显然是先辈遇到什么心事,突发感慨,随手写在了手记上。

  “人心不如石……”肖逸突然激动起来,“人心易变,即便今日领悟了儒家绝学,今日能依儒道而行,可是明日呢?即便能坚持一日,那么三日、五日、一年、五年呢?人心易变,今日得道并不能保证众生在道。那么,如何才能如颜回一般,不改其乐,坚守儒道呢?”

  想到此处,那一句熟悉之极的话语终于蹦将而出:“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从修习浩然正气诀开始,他便熟悉了此语。但或许由于此语浅显易懂,无须多家揣摩,导致其印象并不深刻。而且,在研读《孟子》典籍时,也因为熟视无睹,一扫而过。因此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