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弑父(1/2)

加入书签

  数万里之外,一处蛮荒山脉之中,在一处平整的山坳内,有二人对立而坐。

  这二人,一穿全身黑衣,一着墨绿长袍。若是肖逸在场,当认得那绿袍之人正是当日在百万大山对其施以援手之人。

  二人面前,放着一个非金非木的长方盒子,正是那仿制的融灵宝盒。

  只听那绿袍人道:“鬼老,你研究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好的办法吗?”

  黑衣人道:“办法自然是有的,但皆不是最佳之法。此物得来不易,切不可浪费。”

  绿袍人叹了一声,道:“说来真是可气,你我费尽心机,仍是不得其法。我那妹夫无心此道,却误打误撞地懂得了御龙之法。世间之事,当真难以预料。”

  黑衣人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提起往事,显然有些不快。

  绿袍人却不理会,继续道:“如今我那侄儿带着负屃之魂回到故里,自投罗网。希望这一次能从他那里有所收获。”顿了顿,道:“但愿不会有意外才是。”

  黑衣人道:“有风影子助你,你放心就是。”

  绿袍人点了点头,道:“所谓关心则乱,我心中急切,倒让鬼老笑话了。”

  黑衣人道:“老夫已不知等了多少年,等你有了老夫的岁数,就一切都看开了。”

  绿袍人道:“鬼老续命的办法,我可不敢恭维。只希望有生之年,能寻到一个真正长生的法子。”

  黑衣人道:“只要坚持不懈,总有一天会寻到。”

  绿袍人道:“但愿如此。”

  二人又闲话一阵,而后转入正题。

  绿袍人问道:“此次从哪一家动手?”

  黑衣人道:“梁州将有一场变革,趁乱下手,比较容易。”

  绿袍人道:“如今道家势弱,为何不从天脉山下手。”

  黑衣人道:“道家虽然失去了雍州之地,但是其实力未损。所有道家弟子都退守天脉山,此时天脉山实是固若金汤,如何进的去。”

  绿袍人一愣,俯首道:“鬼老分析的透彻,我倒是大意了。”

  黑衣人又道:“不到最后,且不要打雍州囚牛之魂的主意。”

  绿袍人道:“此话怎讲?”

  黑衣人道:“天脉山隐有真正的龙魂,未做好充分准备之前,切不可打草惊蛇,若不然,可引来天地动荡,非你我所能控制。”

  绿袍人一惊,道:“当真如此厉害?”

  黑衣人道:“龙神毕竟是神灵,非我等凡人所能理解,还是小心为上。”

  绿袍人点点头,正要开口,突然双肩一震,愤怒无比道:“好小子,竟然毁了我的替身!”说着,一掌凭空拍出。

  掌风呼啸而出,落在一颗十人合抱的参天古树上。只闻嘭的一声响,古树一未摇晃,二未断折,竟直接洞穿古木,留下一个手印,又向远处击去。

  嘭嘭嘭,一阵响声过后,掌风远去,在数颗古木上留下了一排手印。

  黑衣人望了一眼,道:“凝而不破,含而不吐,你的境界又提升不少。”

  绿袍人无暇理会夸奖之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