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是否想学?(1/2)

加入书签

  点击、推荐、收藏!

  ------------------------------

  巨木是众人与疯牛怪周旋的唯一屏障,巨木一断,肖逸及儒家三人皆是一惊。眼看疯牛怪上前一步,举叉刺来,肖逸急忙就地一滚,从其跨下钻了过去。生死关头,哪还顾得了这些小节。

  此时,南宫逍礼受了一击重拳,又因施展天下归仁术使精神耗费过度,再无法与疯牛怪一战。申亦柔的修为差了一截,与端木逍云的配合尚不能密切。肖逸则是一个空有修为而不懂运用的半把式。三人想要和疯牛怪一战,其困难可想而知。

  不出三招,三人已险象环生,屡屡遇险,情形十分危急。尤其是肖逸两手空空,想要徒手杀牛,无疑痴人说梦。他唯有围着疯牛转圈,望牛兴叹而已。

  因三人全在其四周游斗,三丈钢叉发挥不出威势,疯牛怪只好收了钢叉,赤手空拳来斗。疯牛怪力大无穷,挥起拳来,力重千钧,呼呼生风,莫说挨上一记,就是被拳风带到,也非小伤。

  勉强维持了片刻,申亦柔慢了半拍,被疯牛怪的拳风扫到,顿时身形不稳,直摔到牛脚边上。疯牛怪怪笑一声,抬起牛脚就踩。这一脚下去,申亦柔非被踏成肉泥不可。

  此刻,肖逸举起一块一人高的巨石,正准备投掷出去。见状大惊,当即将巨石往牛脚下一支。但见巨石一歪,就往泥土下陷去。肖逸当即滚将过去,抱起申亦柔就跑。那疯牛怪跟着改踩为踢,一脚踢在肖逸臀上,立时和申亦柔滚做一团,摔到远处林木之下。那疯牛怪憋屈了二日,此时见二人狼狈之像,登时哈哈大笑。

  肖逸和申亦柔二人伤痛之下,半天爬不起来。端木逍云赶忙飞到二人身边,询问伤情,防止疯牛怪再度出手。所幸,疯牛怪只顾大笑,却未上前。

  肖逸暗运真气,运转一周天后,身上痛处立时减轻不少,先站了起来。端木逍云心下略宽,忙扶起申亦柔。那申亦柔在滚跌之时,碰掉了峨冠,头发散乱开来,披撒了一头。肖逸见其一头青丝,配以白嫩的面庞,心下一惊,道:“这分明是一个女子。”

  申亦柔坐起身来,正好与肖逸对望一眼,立时脸红似火,转过头去。肖逸心下了然,暗道:“原来如此!”

  那疯牛怪笑闭,大踏步而来,道:“小子,你现在可以说了。”

  肖逸问道:“我说了,你可放我们走?”

  那疯牛怪却道:“这个不行,你们杀我们这么多同类,绝不能放你们活着离开。”

  肖逸心想这疯牛怪倒也老实,斜眼看见申亦柔的长剑就摆在其脚下,当即拾其长剑,突然踏着奇异的步法,向着疯牛怪冲去,口中道:“等你赢了我再告诉你吧。”

  那疯牛怪吼一声“好”,抬脚踏上。肖逸迅速从其脚下穿过,抬剑一划,割下无数牛毛。然后转过身来,将身一跃,抓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