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战起(1/2)

加入书签

  天黯如铅,云寒似水。

  天脉山五指峰间风云如漩涡般流转,彩光四溢、变幻莫测,乃是天地一大奇景。而此刻,山峰完全淹没在浓重的铅云之下,显得如此萧瑟而孤寂。

  天脉山脚下的喊杀声早已响彻四野,但这等呐喊不仅无法打破这份孤寂,反而显得更加栖遑。

  在墨家进入天脉山的半日之后,鬼谷子、季宏仁,以及儒家弟子抵达天脉山。随着鬼谷子的一声令下,诸派弟子对天脉山发起了总攻。

  一时间,道家护教大阵饱受攻击,光波如同涟漪般在天脉山上方荡漾,美轮美奂,却令人胆战心惊。

  道家护教大阵接天地灵气,又有诸多耆宿看护,诸派弟子攻击虽猛,短时间内倒也不易破开。

  然而,未过多久,道家内部突然内讧,不论道家弟子,还是前来助阵的妖家、墨家等弟子,都有弟子突然倒戈,向同门弟子出手。于是乎,大阵多处阵脚被毁,封印顿时漏洞百出。诸派弟子立时闯入山中,开始短兵相接。

  道家的护教屏障就此破了!

  ◇◇◇◇◇◇◇◇◇

  天脉山的厮杀如火如荼之际,天脉山下的河洛镇中,有三人站在一处酒楼上,远眺着天脉山。

  河洛镇处在天脉山脚下,因知大祸将起,镇中百姓为了活命,只能舍了家园,逃命而去。剩下的空镇于是做了诸派弟子的后方营地,留宿伤亡之人。

  半日前,墨家闯阵,诸派弟子伤亡惨重。是以,此时镇中到处都是伤员,倒也十分热闹。

  不过,这三人身体无恙,但也未参与到攻山之中去。路过的诸派弟子看看楼上三人,都露出一副嗤之以鼻的神情。所幸,天脉山战事吃紧,倒无人无聊地前来挑衅。

  三人中,一人头戴纶巾,身着长袍,手中握着一只羽扇,正是那小说家万家言。万家言为人潇洒,无论何时都是一副逍遥世外的模样,但此刻,他却没有紧锁,眼神中透着担忧,连羽扇也凝固在空中,一动不动。

  旁边是一位锦衣青年,那青年衣着讲究,而且十分得体,全身上下找不出一丝不妥之处,乃是法家传人韩离。

  这几年来,韩离经历颇多,饱受洗礼,脸上的英气已变作了令人胆寒的锐气。此刻,其神情与万家言完全不同,只见其面容严肃,不苟言笑,但眼神中透着兴奋,显然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

  韩离身后站着一位少年,如同韩离一般,也是衣冠楚楚,正是韩离唯一的弟子刘彻。这时的刘彻如同一柄未出鞘的利剑,外表沉稳,锋芒内敛。

  万家言在见到刘彻的第一眼,内心便震惊不已,暗道“此子前途不可限量。”

  天脉山的喊杀声传到河洛镇,依旧清晰可辨,但是围山的场景已然看不真切,朦胧一片。

  酒楼中沉默了片刻,韩离忽然问道“万先生不亲临现场,记录最真实的战况?”

  万家言长叹道“战事又何记录意义,胜败才是关键。”

  韩离又问道“肖逸已经进了天脉山,万先生和肖逸乃是挚友,难道先生没有伺机相救的意思?”

  万家言苦笑道“以万某这点能耐,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唯有作壁上观,为其记录生平而已。”顿了顿,反问道“韩兄弟与肖兄弟也是关系匪浅,韩兄弟不准备帮一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