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乱战(1/2)

加入书签

  一柄短小精悍的阴剑已经刺破了吕尚的衣衫,抵在其后背上。`

  直到此时,吕尚才知道,无论是公孙辩的名符,还是万天蛟的双爪,都是诱敌之招,真正的杀招乃是掩藏在背后的阴阳双剑。

  杂家一代门主,即将陨落。尸仓的嘴角上挑,浮现出了笑意。吕尚却是怒目圆整,满脑子不甘,心中反复想道:“我吕尚庸庸碌碌一生,就这样死了吗?”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结,吕尚感到了阴剑刺破肌肤的疼痛。他下意识地扭动着身体,想劈开这一剑,可是相对于阴剑的度,他扭身的动作简直比蜗牛还要慢上几分。

  “无力回天啊!”绝望之情弥漫开来。

  但是,恍惚间,突闻叮当一声大响,震耳欲聋,把他从梦靥中惊醒。只觉背后的阴剑在后背上划开一道口子,滑了出去。

  吕尚一惊,心道:“何人救我?”

  这时,已听尸仓怒道:“肖逸,你是帮吕尚吗?”

  吕尚心中一喜,忖道:“有肖逸相助,本座有救了。?`”便道:“肖逸,你我联手,冲出去。”心情大好,勇气勃,又恢复了几分一代门主的气势。

  不料,肖逸却回道:“我不会与你联手。”诸人闻言皆是一愣。肖逸接着道:“我只是不想看着你死而已。”说罢,退开数步,又回到冰雀身边,袖手旁观。

  尸仓看肖逸这般行径,又气又怒,但又不好现在就向他动手,便向邹宇等人道:“莫理会他,快杀了吕尚。”心中却道:“小子,我一会再收拾你。”

  拼杀再起,肖逸只挡在冰雀之前,防止战圈内的剑气劲风伤到她,一时并未上前动手的意思。尸仓则拔剑出鞘,死死盯着他。只要他有异动,便上前阻拦。

  又斗了片刻,吕尚心境渐复,竟越战越勇。渐渐扳回劣势。他苍茫一剑劈出,气势威猛,登时把万天蛟逼开数尺,随后再将剑一祭,趁胜追击而去。万天蛟急忙再退数步。向旁一让,才避了开来。而此时,吕尚已飞身而起,赤手空拳向公孙辩打去。

  公孙辩见他打的杂家的普通拳法,登时怒道:“太也小看老夫,让你见识名家符剑的威力。”伸手一抛,三道名符各执一方,迎风即长,瞬间化作符剑从三个方向合击向吕尚。`

  三柄符剑攻击方向皆不在要害,却极其刁钻。任人如何格挡回击,都只能劈开两柄符剑攻击,必受一剑之伤。此招是从名家著名的“十大命题”之一的“连环可解”中悟得,三剑如同一个连环,看似无解却有解,有解却又令人无从下手,实得名家诡辩之精髓。

  吕尚赤手空拳被三剑合击,就是一剑也难以格开。然而,吕尚却对三剑看也不看,依旧向着公孙辩挥拳打来。公孙辩只当吕尚要停身应对三剑。判断失误,慢了半拍,便被欺近身来。他见三剑气候已成,追击而至。便笑道:“吕尚,你这是自己找死。”说着,又执一柄符剑,迎面对着吕尚拳头刺来。

  吕尚拳风再强,也难敌符剑之利。但是吕尚却似傻了一般,义无反顾。不偏不倚挥拳砸向符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