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欧洲水真深(1/2)

加入书签

  克里斯丁从兜里拿出载玻片,看着血清样本自言自语的说道:

  “也许,暗族并沒想一直和平共处下去,这就是罪证。”

  把载玻片收好,克里斯丁准备开车离开,身上的电话突然响了,拿起來看看,是教皇打來的。

  “喂,教皇大人。”

  “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已经有点头绪了,目前可以推断,血族还在暗中活动,我怀疑他们依然在暗中蠢蠢欲动。”

  “嗯,教廷的名誉已经大不如前,现在又沒有人相信我们,如果可以,想办法找到杨宁,带他们來教廷一趟。”

  “教皇大人,带异教徒去圣山?这不好吧?”克里斯丁很诧异,他实在想不通,教廷的神圣之地怎么能让异教徒涉足进入呢。

  “你想多了,我们现在的确需要盟友,另外,告诉他们一些感兴趣的事情,用这个借口引领他们到來。”

  “是,教皇大人。”

  挂了电话,克里斯丁心情很沉重,不是因为这个电话,而是他的意识中的信仰被颠覆,在他心中,圣洁纯洁的圣山,怎么能容忍异教徒出沒,沒想到教皇居然还要邀请,这简直就是颠覆传统。

  克里斯丁开着车心里很乱,他是一个很传统的人,身为圣殿骑士,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心中的圣光,也不知道,未來会变成什么样子。

  开车的时候,电话又响起,直接接通,电话里传來下属的声音。

  “长官,找到车了,但嫌疑犯失踪了。”

  克里斯丁闻言一愣,“失踪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属下为难的解释说道:“意思是,间谍卫星,以及各方面侦查设备,都无法追踪到嫌疑犯的踪迹。”

  “怎么可能。”克里斯丁一脚刹车停住,打开车内电脑,开始调查杨宁的逃亡路线,可是当发现拦截停住悍马车之后,里面居然沒有任何人影,之前也沒看见这两人是从什么地方下车的。

  “怎么会这样。”克里斯丁皱眉思索起來,翻來覆去的看间谍卫星追踪图像,可是毫无发现,思考片刻后直接下令说道:

  “帮我监听华夏所有人电话,任何信息都不能错过。”

  关闭通讯,克里斯丁依然显然沉思,“他是怎么消失的?”

  ……

  杨宁消失的办法,其实很简单,说的大气一点就是金蝉脱壳,就是当初欧巴使用的办法。

  悍马车逃走路线一直被卫星追踪,这个杨宁当然知道,但是当车子开进隧道之后,杨宁和任盈盈下车,在让雅典娜控制车子继续逃亡。

  杨宁和任盈盈则进入地下隧道,通过这种掩人耳目的方式消失在视线中。

  地下隧道内,杨宁和任盈盈两人安静的前行着,因为都不说话,气氛要显得很安静。

  最终,任盈盈打开话題,问道:

  “说点什么吧,我们要去什么地方,之后要怎么办,随便说点什么都行。”

  杨宁站住脚步,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題,把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屡一下,结果发现,貌似我们一直都很被动。”

  任盈盈沒太听懂,诧异的问道:“怎么讲?”

  杨宁解释,“从国内龙腾飞事件,我虽然复仇成功,剿灭了国内的非法组织,但貌似还沒找到龙腾飞的根基。”

  “开始,我以为魔鬼是幕后指使,但通过大量资料來看,魔鬼只是听从美国的命令,但这中间有个疑问,美国人为什么要这么重视华夏?”

  “有可能是……是……”任盈盈想找借口,可是仔细想來想去都解释不通。

  杨宁继续说道:

  “灭了魔鬼后又引出血族,但我发现,貌似我们掌握的资料,都把我们往一个方向引,我们的路越走越歪。”

  杨宁转身看着任盈盈说道:

  “你觉得,我们为什么要跟血族开战。”

  “这个。”任盈盈思考片刻说道:“反正我是想为了救龙祥国的儿子。”

  杨宁点头说道:

  “沒错,可是敌人总是诱导我们,让我们偏离正轨,你看,我们來欧洲,就是要铲除血族和收拾梦魔,顺便找龙祥国的儿子,可是怪物的出现,直接让我们走偏了。”

  “嗯,的确。”

  杨宁继续往前走着,思考着说道:

  “如果沒见到罗根之前,我不会考虑这些,但是罗根说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法西斯貌似还存活着。”

  “如果法西斯的野心家像是龙腾飞一样,潜入各国内部,那可就麻烦了。”任盈盈思考着说道:“当年二战结束,各国为了科学发展,招降了很多法西斯余孽,如果他们骨子里沒有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