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欲灭而不死(1/2)

加入书签

  北冥府,演武场上声音嘈杂,一大群人正在一对一的练习。拳脚碰撞的声音不时传来,气氛热火朝天。

  偌大的演武场,东北角一个偏僻的角落特别的冷清,只有一个瘦小的身影在不停的击打着木桩,砰砰的声音不停歇的传来。圆润的木桩现在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在角落里还堆着一堆已经完全损坏的木桩,甚至有的一些已经腐烂了。

  一拳,一脚,瘦小的身影不停的重复着简单单调的动作,稚嫩的脸上满是汗水。朝阳的光芒洒在**的上身,汗水已经在地面上积了一小摊,不知道他在这已经练习了多久。

  太阳渐渐升了上来,阳光渐渐变得炽热,演武场上只有两三个比较刻苦的还在修炼,其他人早就已经离开各自做各自的事去了。东北角落里,炽热的阳光照亮了这个偏僻的角落,稚嫩的脸上满是汗水,写满了疲惫,但是那一双眼睛却依旧坚定。年龄大概只有七八岁,但是却非常的瘦小,个子比起同岁的人更矮一些,胸部肋骨清晰可见,胳膊也是非常的瘦弱,但是身上的肌肉却一块一块的隆起。虽然看起来比较瘦小,但是那一身肌肉却让人不能忽视他的爆发力。

  一拳一脚,没有丝毫的花哨,简单而枯燥。渐渐的,太阳高升,演武场最后两三个人也走光了。

  “看那边,三公子还在练呢。”

  “是啊,三公子明明比我们府上任何人都要勤奋,但是唉。”

  演武场上,每天训练结束的时候都会有几个仆人来打扫。此时,就是他们在议论。而议论的对象,正是那个东北角落里的瘦小身影。

  而这个瘦小的身影,竟是这北冥府上的三公子。

  “就是啊,明明三公子天生就是修炼奇才,但是天作孽啊”

  “嘘,别乱说,让三公子听见了就不好了,赶紧干活!”

  一群人唯唯诺诺的点头应是,拿起扫帚各自打扫卫生,却没有人去三公子那个角落。因为在这边打扫的仆人们都知道,那个小角落是北冥三公子专属的角落,只是偶尔有人会把已经打坏的木桩清理一下,很少有人会主动过去。并不是因为三公子性格有多么纨绔,不讲理。恰恰相反,这位北冥三公子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并没有歧视这些仆人。很久以前三公子就在这个角落里练习普通的拳脚,那时候也会有仆人来到这个角落打扫,三公子非但没有恼怒他们打扰到了自己,反而是笑意盈盈的叫叔叔哥哥,并没有任何情绪,而那些仆人也都对这个平易近人的三公子非常的喜欢。后来,那些打扫演武场的仆人都很自觉的不去打扰三公子的修炼,并不是三公子要求的,而是他们自愿的。一开始还会有人责罚,但是那些仆人们依旧如此。时间长了,这便成了一种习惯。

  日上三竿,炽热的太阳已经升到了半空。临近中午时分,三公子的身影才离开了演武场。看到三公子离开了,那些还在角落里等待打扫的仆人们不禁纷纷叹了口气,也不多说什么,默默地将角落里被三公子打坏的木桩一根根的清理掉。

  “三公子好。”

  一路走过,见到三公子的仆人们都会停下手中正在忙碌的事,含笑跟他打招呼。而三公子也没有丝毫公子少爷的秉性,一一笑着答应。

  行了半天,终于来到大厅,此时大厅中忙碌的仆人进进出出,一盘盘的美味佳肴放在厅中央的圆桌上。而这些仆人也无一例外躬身向三少爷问好。

  “焱儿,训练完了?过来坐一会,马上该吃午饭了。”

  大厅主位上,一脸和煦笑容的中年男人看到北冥焱走进门,微笑着向他招手示意。

  “是的,父亲大人。”北冥焱点头应了一声,默默走到中年男人的身侧,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北冥焱的身侧,还有四五个年龄或大或小的男女在一旁低声聊天,还有几位夫人在侧,看到北冥焱走近,脸上露出一副不耐烦的神色。看到北冥焱走过来,也只是淡淡的点了一下头,当是打过招呼了。随即也不理会一身汗味的北冥焱,依旧在欢快的聊天。

  “焱儿”看到这幅情景,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人脸色一滞,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却被北冥焱打断了。

  “父亲,我知道的。您毕竟身为一家之主,我都知道。”北冥焱一副淡然的样子,似乎早就已经看淡了。

  “你们几个,好歹也是兄弟姐妹,你们让为父的说些什么好啊。”北冥家主北冥雄无奈一叹,只能假装呵斥一声,但是北冥焱那几个兄弟姐妹根本就不在乎,甚至看上去年龄最小的男孩还有些不满的神色。

  “父亲大人,不是我们忽略三哥。您也知道的,三哥本来是修炼奇才,但是两年前那一次事故”

  “闭嘴!”北冥雄脸色一瞬间变得非常难看,呵斥一声,打断了最小子的话。“小七,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是有些事不能随便说。你三哥变成如今的模样,那也是天命,怪不得别人。但是,就算是焱儿变成如今的模样,你也不是焱儿的一合之将。刚刚修炼出气感就如此,你这心性,还需要多多磨练。”

  被称为小七的男孩一脸的不满,但是看到北冥雄隐发的怒火,也不得不唯唯诺诺的应是,但是心里对北冥焱被偏爱还是非常的不舒服。

  “都是废人了,还这么照顾他。”

  也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声,空气瞬间好像凝结了一般。北冥雄脸色十分难看,眼睛不时的瞥向一言不发的北冥焱,生怕北冥焱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轻笑一声,北冥焱脸色淡然地转头看了一眼轻声嘀咕那人。此人正是刚才被训斥的七子的母亲,也是一位偏房。平日间就心高气傲,对待下人如对待牲畜一般,早就惹了众怒。但是再怎么说也是家主的偏房,算得上是正式的妻子,众人也不好多说什么,这也让这位偏房越发的放肆。

  “没错,我现在确实是废人一个。但是你有什么资格议论我?哪里又轮得到你引论我?苍天看我不惯,天雷劈我不死,纵然经脉寸寸尽断,沦为一介废人,但我必定肉身成神,成为你不可触及的存在。待到那一日到来,不用父亲大人护着我,我便俯视天下,谁人又能奈我何!”

  北冥焱脸上的漠然一扫不见,睥睨天下的气势恢宏。稚嫩的脸此刻异常的坚定,仿佛此刻他不再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而是一个充满信心的强者。

  北冥雄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转而变得非常的欣慰。反观那偏房,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仿佛吞下了一直癞蛤蟆一样,憋得满脸通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