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想说却说不出来(1/2)

加入书签

  就算是贺緑香再不想喊醒现在睡得正好的秦梅雨,她也必须要喊醒她了。

  “梅雨,乖女儿,起床啦……”

  秦梅雨皱皱眉头,睁开惺忪的睡眼,抬手揉了揉眼睛:“妈妈?”

  “起床吧!楼下有人找你。”贺緑香尽量轻松地说出口,话音里却带着她自己不易察觉的颤音。

  秦梅雨迷糊糊地坐起身,搂着贺緑香直往妈妈肩膀上趴:“妈妈,我好困,让我再睡一会儿吧!”

  贺緑香听着秦梅雨跟自己撒娇的话,却转过头去悄悄擦掉落下的泪水,转过头来却是笑着:“再睡就快睡成头懒猪了,起床吧,不好让找你的人久等。”

  秦梅雨赌气地摇了摇头,撅着嘴睁开迷糊糊的眼睛往床头上的小闹钟看了一眼:“才九点多啊,谁这么不知趣大清早的就来找我?”

  贺緑香逃避一般撇过头去,眼神黯淡得如同丧失了星光和月光的夜空一般,只是轻声说着:“你下楼自己看吧。”

  秦梅雨的心头突然爬上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来。很久很久之前,也是妈妈来喊她起床,说有人找她,然后她就见到了小李叔叔。

  今天,妈妈的情绪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秦梅雨这才真的醒了盹,使劲揉了揉眼睛,仔细向贺緑香看去。

  妈妈的眼眶有些红,这说明她哭过了……而她却对自己一味地说楼下有人找她,并不说清楚到底是谁。说明来找自己的人,让妈妈难过!并且……

  秦梅雨的心里咯噔一声,藏在睡衣下的一双手不自觉地攥紧了被子。不会是小李叔叔来了吧?能够让他直接过来的原因大概只有一个……

  她的心里开始抗拒起床,抗拒下楼,更抗拒去见楼下来找她的人!

  “妈妈……我能不能不去见来找我的人?”秦梅雨很想逃避即将迎接的事实真相。

  贺緑香忍下又要浮上眼眶的泪水,轻轻摇了摇头:“我觉得你应该去见见。好孩子,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秦梅雨磨磨蹭蹭的起床、洗漱、换衣服,她几乎把一辈子能磨蹭的时间都用上了,却还是在半个小时后没有任何可以磨蹭的借口了。

  看着镜子里年轻漂亮的面孔中那双忐忑的眼睛,秦梅雨心头挥之不去的忧心显露无疑。她闭了闭眼,掩去眼中的各种情绪,再睁开的时候,一双眼睛平静无波。

  秦梅雨走到门口挽上贺緑香的手臂:“妈妈,我准备好了。我们下去吧!”

  仿若壮士断腕一般,秦梅雨的脸上带着果决勇敢,踏出了第一步。

  从三楼走下二楼,只要往楼梯外侧一弯腰就能看到在一楼大厅找她的人是谁。秦梅雨却执意挽着贺緑香走在楼梯内侧,且走得比平常要缓慢许多。

  阳光正好透过天井的巨型玻璃照射在秦家别墅里。从上到下,一路阳光挥洒。温暖和光明就这样蔓延在秦家的每一层。

  当秦梅雨从二楼转个弯进入直通一楼的楼梯时,大厅里的景象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她的眼前。

  秦梅雨挽着贺緑香左臂的双臂有一瞬的僵硬,脚下的步伐也是一顿。

  贺緑香眼里不争气的泪水早已漫了上来,却抬手拍了拍女儿挽在她臂弯的有些僵硬发凉的手:“别怕!”

  看着因为自己和妈妈的到来,而激动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几人中,那张和自己长得颇为相像,只是年龄比自己大许多的中年美妇,秦梅雨第一次后悔周末回家。

  中年美妇激动地上前几步,似是迟疑,似是胆怯,似是激动,嘴唇颤抖眼眶含泪地看着走下楼来一脸漠然的秦梅雨。

  和李流芳站在一起的陌生男人,竟也眼中含泪带着愧疚和激动地望着秦梅雨。

  秦龚传和秦书墨只是默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家里的佣人又被清得一干二净。

  秦梅雨看着客厅里的五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如果说有的话,只是带着淡淡的漠然。

  她垂了垂眼睫,掩去眼中翻涌上来的一切情绪,悄然舒出一口浊气,首先挽着贺緑香来到秦龚传面前,开口和他打招呼:“爸爸早!”

  秦龚传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看向来找秦梅雨的三人。

  李流芳看着这尴尬别扭的场面,扬着一张粗狂豪放的笑脸,看着面无表情的秦梅雨说:“梅雨?你的爸爸妈妈回来找你了。你过来见见他们吧!”

  他转而对着那位中年美妇笑着说:“大嫂,你看素娥长得像不像你年轻的时候?要不是因为她长得特别像大嫂,我们还真的差点找不到她!”

  中年美妇的一双眼睛一直追着秦梅雨,听到李流芳这么说,微微笑了笑,只是那笑中透着一丝绝望。

  见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么多年日思夜想的女儿,她却只看了自己一眼就仿佛陌生人一样从她的身边经过,再没看一眼。

  夏微言很想冲过去抱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