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2)

加入书签

  “皇后娘娘对楚姑娘倒是挺好的啊。≦≧”楚若的语气有些灿灿然,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她总觉得皇后此番举动必有用心,只是她暂时还想不明白而已。

  陌城也附和着点点头:“谁说不是呢,皇后这个人心高气傲,从来都不与外人亲热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她却对楚姑娘热络得很,真不明白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陌城的语气带着些许的不屑。

  楚若讶异于陌城的态度,他作为一名臣子,怎敢用这种语气来谈论高高在上的皇后呢?这要是传出去,可是犯了大不敬之罪的啊,可听陌城的语气,却又好像是对皇后甚为熟悉似的,他们之间是有什么联系吗媲?

  楚若挤了一丝笑容,说道:“或许皇后娘娘是真心喜欢楚姑娘呢,她表示下关心也不无不可啊,爹爹何必如此动怒?丫”

  陌城哼地的一声,表情更加不屑了:“要是说别人我还相信,但是她?是绝对不可能是真心对一个人好的,如果她有朝一日真对你好啊,那你就要担心了。”

  他停下来喝了杯茶,继续道:“那楚姑娘当日拒绝了皇上的指婚,恐怕她是心有不甘吧?可怜那楚姑娘还真的以为皇后真心对她好呢?”

  楚若脸色刷的泛白,感觉胸口闷得喘不过气,肠胃也翻滚了起来。

  她猛地提了一口气,才稍稍把那股不适感压了下去。

  原来皇后真的如贞妃说的一般,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对她这么好是有目的的!都怪她愚笨,活该被人耍。

  过了好半晌,楚若才开口道:“爹爹,您这么说皇后,不怕被她听见找您麻烦吗?”

  不管怎样,皇后是主子,陌城却只是个臣子。≦≧如果皇后想要他的命,那也是易如反掌的事。

  陌城却笑了起来,“她现在忙着与贞妃争宠,哪里有心思理我啊?况且她对我有愧,谅她也不敢乱来。”

  楚若心里一动,忙问道:“此话怎讲,爹爹?”

  这陌家与皇后果然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难怪陌城谈起她来是那么的熟稔!

  陌城深叹一口气,神色有些痛苦,艰涩道:“往事不堪回首啊,转眼间,都已过了二十多年了。”接着眼色一凛,紧紧握住了楚若的手:“萱儿,爹爹有件事一定要告诉你。以前因为你还小,所以不敢告诉你,现在你都十八岁了,你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陌城的语气有些沉重,到最后竟然老泪纵横。

  楚若微怔,难道陌城有什么不可告人秘密告诉她?她感觉有些好笑,怎么她一醒来就受了如此的大礼?

  但是见陌城一本正经的表情,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识趣地坐直了身子,静静的听着陌城说话。

  陌城犹豫了一会,开口道:“萱儿,其实你上头还有一姐姐。”

  “你说什么?”楚若的脑袋轰地一声,忙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陌夫人身体虚弱,很难怀孕,到了晚年才得她这么一个女儿吗,怎么又突然出现了一个姐姐了?

  “可惜她还没出生就夭折了。≦≧”陌城痛苦地说道。

  楚若的再次被震撼了!

  她刚想说什么,却听见陌夫人严厉的训责声:“你疯了吗?干嘛对女儿说这些?”

  陌城的脸色变了变,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压抑,朝陌夫人吼了起来:“我为什么不能说?我都忍了二十多年了,难道你要我继续当一个懦夫吗?我堂堂一个男子汉,居然有苦说不出哇。”说完他竟呜呜地哭了起来。

  陌夫人此时也红了眼眶,冲上去紧紧抱住了陌城:“老爷,你这是何苦呢?”

  怎么每个人都怪怪的?这到底是在唱哪出啊?楚若越听越奇怪。

  看到他们夫妻抱头痛哭的样子,楚若微挑了下眉,问道:“爹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快点告诉我。”她的好奇心也被挑起了。

  这时陌夫人停止了哭泣,她松开了陌城,走到楚若身边,拉起她的手,道:“萱儿,你听我说,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与皇后起冲突,知道吗?”

  楚若有些不明白,道:“娘这番话,女儿不明白。”这又与皇后有什么关系?

  陌夫人苦笑了一下:“其实皇后就是你的表姨母,是娘的表妹。”陌夫人的神色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原来如此!

  她就觉得奇怪了,为什么陌城谈论起皇后来是如此的不客气,原来他们是亲戚啊。≦≧

  看见楚若眼底惊讶,陌夫人微叹了一口气,悠悠地说了起来:“皇后从小便个性好强,什么都要争第一。她与娘是死对头,凡为娘看上的东西,她都要抢,而且一定要得到,否则宁愿毁了它……”

  当年皇上选妃的时候,皇后榜上有名,可她当时却与别的男子互生情愫,爱得死去活来,还商量着要相约私奔。

  当时沈家的人早已觉察到她的意图,为了断了她的念头,沈父自作主张地撮合了陌夫人与皇后当时的情人相好,却没有想到那名男一眼就爱上了当时的陌夫人!于是他决定放弃与沈笑的那段感情,接纳陌夫人。

  沈笑心死,只好带着被伤透的心进宫,当上了贵妃。而那时,陌夫人也与那名男子成婚,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那名男子,便是陌城!

  沈笑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怒火攻心,恼羞成怒。她憎恨陌夫人抢走了她的情人,恨陌城的移情心别恋,扬言要让他陌家断子绝孙,要他后悔一辈子。

  她当知道陌夫人怀孕后,她派人硬是拿掉了陌夫人肚子里八个月的胎儿,是个女婴。也是因为那次,陌夫人的身子便落上了病根,久久不能受孕。

  这还不算,她甚至想要动用权势,置他陌家于万劫不复之地。但所幸皇上圣明,并没有听从她的谗言,最终使他们陌家得以保全。

  不过说也奇怪,那次之后,皇后却也没有再对他们陌府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不知是因为愧疚还是因为那时与贞妃斗得正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