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2)

加入书签

  他正郁闷着,国师却开口向他解了围。≦≧他不由得向国师投去感激的目光,真是知他者,莫国师也!国师也对他回以个鼓励的笑容。

  其实国师并没有大伙想的那样大公无私,他也并不想去帮皇后说话,他只是比别人多了一只眼睛而已。

  他早就看出皇上并不是想废了皇后,只是一时气话而已。他知道,就算他不开口求皇后求情,这废后之事也会被皇上以各种理由搁置下来,时间一久,就不了了之了。对于这件事情,是不可能有人敢再去提起的媲!

  到时候,皇后还是照当她的皇后,只是到时候贞妃就没有那么好过的了,皇后一定知道这件事是贞妃在背后搞得鬼,她一定会想方设法来报复贞妃丫。

  为了给贞妃留一条后路,他不得已开口为皇后而向皇上求情,这样一来,不仅为皇上解了围,又解救了皇后。日后即使皇后再对贞妃有何不满,也会想想国师曾经对她有过救命之恩而手下留情的。

  虽然国师为他解了围,但是皇上也并没有表现得太明显,他还是一幅没得商量的语气:“皇后,就算国师为你求情,但还是罪不可恕,你说本王该拿你怎么办?”皇上大意凛然的说道。

  皇后一听皇上的语气,心里一喜,便知皇上的有些退让的意思,“皇上,臣妾这次犯了不可饶恕的罪,不敢为自己辩解,不管皇上如何发落臣妾,臣妾都毫无怨言。”皇后一幅认命的样子。

  “国师,你认为呢?”皇上把头转向国师。

  国师沉吟了一下,便道:“皇上,微臣觉得此事还是算了吧。人生在世,谁能无过?况且皇后也只不过是一介凡人,也是一时糊涂罢了。况且这几日就是红日国使节离国之际,如果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只怕会对本国不利啊!”

  国师本是忠厚爱国之人,面对内忧外患,他当然选择了后者!该争的时候是要争,但是该是团结的时候就应该团结起来。≦≧否则,自己先闹起来,外人就更加不把你当回事。

  “国师的分析很有道理,既然如此,这次本王就暂且饶恕你,如下次再犯,本王一定会摘了你的后位,你明白吗?”皇上板起面孔对皇后吼道。

  “臣妾明白,臣妾以后再也不敢了!”皇后欲然欲泣,对皇上保证道。

  皇上点了点头,对楚若与陌城说道:“既然这件事是因为皇后一手导成,也没有经过本王的同意,这件婚事也就此作罢,你们父女俩也可安心了。”

  楚若便与陌城对皇上谢恩。

  这段逼婚的风波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初七,红日国使节离国的日子。

  整个皇宫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场面比他们来的时候还在隆重。大家都知道他们来的时候是带着挑事的目的而来,而此番离去,却是带着与大亚王朝和解的诚意而去,意境当然不同了。

  为了表示大亚王朝友好的诚意,皇上特别送给了红日国大批的财物,有金银财宝,布料马匹,香料,谷种等等,还专门派人传授如何提高农作物产物的方法,把阿卡依乐得哈哈大笑。

  阿卡依端起一碗酒就要敬皇上:“皇上,为了咱们两国的友好,阿卡依敬您一杯。”他对皇上举了举酒碗,便一饮而尽!

  “好酒量!”皇上大声呼好,甚至为阿卡依的豪爽鼓起掌来。

  在场的众人也无不附和着吆喝起来。

  这时阿卡依却硬要对皇上劝酒:“皇上,既然阿卡依都如此有诚意,皇上也应该陪我痛快地喝上一杯才行。≦≧”说完便把皇上面前的酒杯续满了酒。

  国师见状,便要阻拦,他轻声地俯在皇上耳边劝谏道:“皇上还是不要贪杯,保重龙体要紧啊。”

  但皇上却是对国师的担扰不以为然,他笑了笑,示意国师安心。然后便举起酒杯,对阿卡依大声地说道:“既然使者如此盛意拳拳,本王哪有推脱的道理?”说完也便一饮而尽。

  末了,还要酒杯翻过来给阿卡依看了看,证明自己已经喝完了酒。

  “皇上果然是性情中人啊。”阿卡依对皇上的爽快感到非常满意。

  一时间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突然,阿卡依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他停住了喝酒的动作,不停地在人群中搜索着,过了一会,他的眉头便轻微地蹙了起来。

  众人被他莫名其妙的举动给弄糊涂了,也纷纷停下动作,随着他的目光往人群看去……但是除了黑压压的人群,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看的啊?

  皇上忍不住问道:“阿卡依,请您你在找些什么?”他就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吸引他的注意力了?

  “那位姑娘呢?”阿卡依没头没脑地迸出一句。

  “您指的是?”皇上有些摸不着方向。

  “就是那日破了我国三道难题的小姑娘啊,今日怎么没见她过来参加宴会?”经过了那次的比试,阿卡依可是真心佩服楚若的智慧,他一直想找机会去拜访,但是这大亚王朝的女子从来都不见客,所以他硬生生的压下的这个念头,本想着或许在这个重大的场面可以见到她,但他还是失望了。≦≧

  “你是说她啊?”众人恍然大悟。

  而此时皇上的脸色却是黯淡下来,表情有些痛苦:“不瞒您说,楚若前段时间失踪了,直至今日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什么!”阿卡依大吃一惊,“怎么都没人跟我提起过?”他一说完,就恨起自己的大舌头来了,人家一个姑娘家失踪,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个外人啊?唉,他这次不是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吗?

  而皇上的脸色而没有因为阿卡依的话而有什么变化,他叹了口气:“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下人们也不敢的叨扰使者大人了。”

  “真是可惜啊?”阿卡依掩不住脸上的失望。

  而这时楚若却紧紧地握住双手,掩住自己心底的波涛汹涌。有那么一刻,她好想冲出去对着所有人大声呼喊,告诉别人她就是楚若!

  但是现实却不容许她那样做,且不管别人愿不愿意相信她,如果她真的不计后果地冲出去,别人一定认为她是个疯子,说不定还会把她赶出去。

  她这次得以参加这场宴会,也全靠贞妃的关系,是她向皇上求情的,说什么让她见见世面。而皇上却一口答应了,这一点让楚若感觉有些讶异。

  虽然她身为千金小姐,是始终不是皇族,按道理来说,她是不可以参加的。皇上这次这么爽快的答应她,也或许是因为楚若的关系吧?也或许,在他的潜意识之中,早就把她当成了楚若了。

  楚若隐忍着冲动,乖乖地坐在陌城身边,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她发现刚才还在现场的凤无涯此时却不见了,她心里有些疑惑。≦≧

  她在人群中细细的寻找了一遍,但还是没有发现凤无涯的身影,这不由得让她慌乱起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已经开始习惯依赖凤无涯了,只要他在的时候,她的心就会觉得莫名的心安。

  但是只要一时没见着他,就会感觉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被孤立了起来。

  正思索间,阿卡依豪爽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