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狷庶女6(1/2)

加入书签

  “我们打开来看看吧?”他对里斯提议道。≦≧

  里斯有些犹豫。

  她是个懂蛊之人,知道这种东西的可怕性。在没有做到充足的准备之前,是不可以随便就能打开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或许会让一个家庭永远陷入到家无宁日的地步媲。

  这个险她可不敢冒丫。

  她把这个担忧对扎雷说了。

  扎雷听了心急如焚:“那怎么办?”

  里斯想了一下,就道:“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吧。”

  “不行!”扎雷坚持一定要弄清楚那坛子里到底是什么样的蛊,“一定要打开!”

  里斯被他弄糊涂了。

  “扎雷,为什么你一定要弄清楚?”

  扎雷不知道如何掩饰,就将他的猜测对里斯说了:“我怀疑阿莲娜与卡蒙中蛊的事情有关。”

  里斯听了大吃一惊,接着就冲出门外,在屋子周围察看了好久,见没有什么不妥,才又返回屋里,狠狠地骂:“扎雷,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会害死阿莲娜的。”

  扎雷听了再也不敢作声,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

  不知道为什么,里斯的心也开始隐隐不安,为了压住心里的那股不安,她自我安慰:阿莲娜不会做那种事的,她那么喜欢卡蒙,又怎么会害他呢?

  她却不知道,爱得越深,就会恨得越多。

  巴马依从屋外走了厅里,就看见里斯与扎雷在发呆。

  对于扎雷的到来,他有些意外,又有些不安。

  难道,阿莲娜又出事了吗?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去推扎雷。≦≧

  被巴马依这么一推,扎雷猛地反应过来,脸色有些惨白,看得出来是被吓到了,这时,里斯也回过神来。

  看到巴马依疑惑的样子,好几次都想开口把事情告诉他,但是嘴巴动了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扎雷也是一副欲止欲止的样子。

  巴马依看了更加不安:“阿莲娜出什么事了?”

  扎雷回道:“她很好,请放心。”

  巴马依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既然阿莲娜没有事,那他来这里干什么,还有,他们刚才为何是那样一副心情沉重的表情?

  面对巴马依的逼问,里斯再也忍不住,就把他带到了阿莲娜的房间,然后叫扎雷从床底下搬出那个坛子。

  “你看这是什么?”

  巴马依看了有些吃惊,问她:“你什么时候养了蛊不告诉我?”他的语气有些责怪。

  里斯却说:“这蛊不是我的。”

  “不是你养的还是我养的啊?”巴马依白了她一眼。

  在这个家里,就她才懂养蛊。

  听到巴马依糊涂的话,里斯气得咬牙。要是她养的,会不告诉他吗?想到这里,她又有些怨恨。

  自从他被选上了族长,一天到晚就只会为村子里面的人谋好处,也不见为家里出过多少力。她一个人又忙里,又忙外,根本顾不得对阿娜莲的教导,所以才养成她今日有异于常人的性格。

  想到这里,她就冲着巴马依大吼:“这是你女儿养的!”

  巴马依听了顿时呆在原地,等反应过来,他就冲着里斯大骂:“我叫你不要教她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偏要教她,还把不把我这个当家的当回事!”

  里斯觉得冤枉,于是就反击:“你什么时候见到我教她了?我没教过她!”

  巴马依再次愣住。≦≧

  “那她怎么会?”

  里斯的火气再也忍不住:“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见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站在一旁的扎雷连忙开口打圆场:“我看咱们还是想办法打开这个坛子看里面是什么样的蛊吧?”

  巴马依与里斯顿时住了口,看到扎雷有些焦急的神情,巴马依有一丝不解:“看与不看又有什么区别?”他与里斯持着同样的观点。

  这种东西,还是少碰为妙,况且,现在卡蒙正在受着蛊毒之苦,如果这时候打开,难免会祸生事端。

  他正这样想着,突然心里一跳,再想着刚才两人奇怪的表现,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涌过心头。

  “你们是不是在怀疑……”他不敢说出阿莲娜的名字。

  扎雷不说话,低着头。

  里斯的目光也有些闪烁。

  看到他们那样子,巴马依急得直跳脚:“你们倒是说话啊?”

  扎雷悠悠地抬起头来,对巴马依说:“这也只是猜测,所以才想着要打开这坛子看一下这里面的蛊是不是天蚕蛊。”

  听了这话,巴马依好像失去了理智般,想都没想就道:“那还等什么,赶紧打开啊?”说完,不等他们动手,自己就伸出手去扳那坛子的盖。

  里斯吓得心得停了半分。

  “不要动!”

  巴马依的手顿时停住了。≦≧

  里斯上前去猛地把他推开:“你想死啊?这是可以随便打开的吗?要是可以打开,我还用得着得你回来,也不用脑子想一想。”

  这时,巴马依才后知后觉的拍拍脑袋,问:“那怎么办?”如果不看个明白,就没有办法确定是不是阿莲娜下蛊来害卡蒙的。

  如果就他作为一个父亲的私心而言,他们大可不必把这坛子打开。但是卡蒙是他的至交好友,况且他的夫人又为村子里的人带来了财富,于公于私,他都不能见死不救。

  一方面,他很希望这个蛊是阿莲娜下的,因为卡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能确定是阿莲娜,至少可以给卡蒙带来一丝生还的机会。

  一方面,他又担心这个蛊是阿莲娜下的。他们的祖先早就立下了规矩,如果哪个人使用蛊毒害人的话,就要给全村人用石头活活砸死。

  里斯摊摊手:“这事我也没有办法。”

  巴马依叹气,又问扎雷:“你呢?”这个小伙子虽然长得老实,但也是个头脑机灵的,或许他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

  扎雷想了一下,道:“除了蛊王与制蛊的本人,谁也不敢轻易去打开蛊坛。”

  “蛊王?”巴马依与里斯惊叫出声。

  蛊王是他们苗疆最了不起的人物,传说他的身体异于常人,不仅可以与动物对话,还善于用蛊,而且百毒不侵。再毒的蛊到了他那里,都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当然,这样的人物不是他们可以见得到的。

  况且,就算蛊王愿意帮助他们,他们也不敢给他帮啊,因为如果真的被他看出那坛子里的就是天蚕蛊,那阿莲娜岂不是必死无疑了?

  就算是村里人能原谅她,蛊王也不会放过她的。

  所以,巴马依就断然拒绝了,又跟扎雷说了原因:“……不管怎样,她始终都是我的亲生骨肉。≦≧”

  扎雷又何尝不是?

  但是他一起到楚若那痛苦的眼睛,他就觉得难受。

  “我还是回去问问阿莲娜吧?”

  里斯马上接口:“我陪你一起去。”

  扎雷想了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