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狷庶女23(1/2)

加入书签

  她为此感到很奇怪,那些散播谣言的人都是玄灵子安排下来的,而且是在大亚王朝的各地散播着。这些话在楚若听起来真的是匪夷所思,简直有些难以相信了。

  红鸾闻言,含笑说道:“楚若,你这就不明白了。这些人都是师父以前那些亲信的后代,他们藏在大亚王朝的各个角落里,都等待着听候主人的发落。所以师父根本无心去做什么皇帝,若是真的有心,恐怕这江山早就易主了。”

  “唔,原来是这样啊。”楚若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

  皇帝自然知道仙离峰上有什么人的,他的耳边一直有人在进献计策,请求讨伐仙离峰。

  皇帝知道凤无涯此时也在仙离峰上,所以即便怎么传言,他都不会相信的骀。

  只是,皇帝偏偏在此时犯了重病,时常卧床不起。难得起来一二次,走不了多少路,便又会倒下去。

  这个时候的皇帝已经不敢再相信任何人,只肯相信凤无涯,便命人飞鸽传书,让凤无涯快速回来侍疾。

  凤无涯接到消息的时候,内心一片焦虑。他看向楚若,面带愁容地说道:“若儿,我必须下山去了。父皇待我有养育之恩,他此次定是生了重病,才会叫我回去的。见”

  楚若知道他一片孝心,所以也不强加阻拦。他走上前,轻轻地为凤无涯整理了一下衣领,对他温声说道:“无涯,我明白你的心情,你安心的去吧。说不定到时候不等你回来,我就会下山去见你呢。”

  “真的?”凤无涯有些欣喜地说道。

  他轻轻地执起楚若的手,无比眷恋的看着她越来越清晰的容貌。

  有楚若陪伴的日子,凤舞的心头总是暖暖的。他将她的手凑到唇瓣前,温柔地说道,“若儿,你不说的话,我还真没有现在的你,容貌已经跟从前差不多了。”

  “嗯,是的,师叔说,在坚持几个月,我就可以下山了。你这次下去,皇上可能需要你多照顾一段时间了,不必太过挂念我。如果实在想念我的话,可以去楚府里,代替我见见我的家人。”楚若由衷的说道。

  “好。我会记得的,你放心。”凤无涯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

  当日下午,凤无涯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仙离峰,下山去洛阳城内,直奔皇宫里,服侍皇帝左右。

  刚进入皇帝的宫殿内时,凤无涯便闻出来一股难闻的草药味道,看来皇帝真的是病得不轻了。他快步走上前,半跪在龙榻前,对一脸病态的皇帝哽咽地说道:“父皇,儿臣来晚了。我来晚了,让你久等了。”

  皇帝本来是半睡半醒的,听到凤无涯的声音后,撑开眼帘,看向他心心念念地儿子,微微颔首说道:“无涯,你回来便好。朕……朕身边没有可以再相信的人了。”

  “父皇不要这样说,您千秋万代,断然不可这样轻易地就放弃。文武百官中,有不少忠良之士,一定可以为父皇所用的。”凤无涯真挚地说道。他不希望自己的父皇就这样倒下去,在他的心里,皇帝永远都如一座巍峨耸立的山,屹立不倒。

  如今看到皇帝这样憔悴的容颜,凤无涯的心里五味杂陈,真的是很难过。他强自笑着对皇帝说道:“父皇,这次儿臣回来,就一直都守在您的身边,直到所有的灾患全部去除了为止。您也要快些好起来,这样才可以重振朝纲。”

  “好,有你这样的吉言,朕会尽快好起来的。”皇帝虚弱无力地说道。随即抬起头来,对一众宫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行下去。

  众人走了以后,寝殿内便只剩下他们父子二人。

  皇帝轻叹一声,有些惆怅地说道:“无涯,这些日子以来,大亚王朝上上下下都是流言蜚语满天飞,你所在的仙离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玄灵子前辈应该不会制造什么事端吧?”

  凤无涯见他挣扎着要起来,连忙走上前,把他扶起来,靠在后面竖起的枕头上。温声解释道:“父皇请放心,这是师叔的计策。先前儿臣跟父皇说过,儿臣喜欢一个女子,便是楚名扬将军的三女儿楚若。师父和师叔都说她有指点江山的命格,这些时日以来,她都在山上学习各种各样的布阵以及用兵之道,为的便是扶持咱们凤家皇朝的人将逐渐没落的大亚王朝兴起。”

  “哦?有这等事?”皇帝闻言,眼前一亮,心情有些激动。但是刚刚说完,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凤无涯连忙为他轻轻地捶着后背,担忧地说道:“父皇,您现在不要情绪激动,免得加重病情。如果不方便听的话,儿臣下次再跟您说。”

  “不,你接着说吧,朕没事的。”皇帝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事情,皱着眉头,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对凤无涯说道。

  凤无涯见他执意要听,轻叹一声,便接着说了下去:“父皇,现在民间流传着这样的谣言,只是让不法之徒自己露出马脚,父皇不必太过忧心。”

  “可是朕现在也不知道究竟可以把皇位传给谁了,很是忧心。”皇帝摇头长叹一声,有些感慨地说道,“老大为人多疑又谨慎,皇后又是因为他的举报而自缢,朕断然不会将皇位传给一个这样不孝的人。老二虽然贵为太子,可耳根子也太过软弱,朕怎么能放心传位于他?现在被人冤枉勾结红日国,他却也不能为自己开脱。”

  听着皇帝一点一点数落自己兄弟的不是,凤无涯也深知,这是一个人的秉性使然,他的那些皇兄皇弟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而皇帝的话还在继续,已经渐渐处在风烛残年的他,因为这一场突然到来的病患,而显得更加苍老。

  皇帝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不由地说道:“其实,说起来,老四最像是年轻时的朕,但朕可没有他这般想要做皇上。他背地里做出的那些事情,包括他的母族贞妃以及国师等人,个个都如豺狼虎豹般盯着朕垮台,他们好冲上来夺得皇位。至于老六……”

  凤无涯知道,六皇子性情虽然没有多恶劣,可难以担当大任。所以皇帝想要说些什么,他也是知道的。最后,皇帝看了看凤无涯,无奈地说道:“偏生你又不愿意做朕的继承人,如若不然的话,或许可以将皇位交给你。老九就更别提了,年纪还小,性子又冲动,难成大器。”

  “父皇,不管如何,我们都是您的儿子。您现在正值壮年,未来的日子还很长,以后再慢慢寻觅好的皇位继承人吧。”凤无涯见他神色悲恸,不愿意再让皇帝思及这样愁闷的事情,立即转了话题,对他说道,“父皇,现在朝野里十分动荡,当务之急,是要稳住朝政,切莫自乱了阵脚。”

  “朕何尝不明白。唉,罢了,朕的心事从未跟人提起过,现在也只不过是跟你发发牢***罢了。”皇帝轻轻地感叹着,随即自嘲地笑了笑,“可笑朕虽然贵为一国之君,到头来可以信任的人,却是寥寥无几。无涯,你说当着这样的皇帝,是不是很可悲?”

  凤无涯一时语塞,只觉得心头闷闷地。

  他心中轻叹一声,笑着对皇帝说道:“父皇,您是受万民敬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