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狷庶女32(1/2)

加入书签

  从此以后,永安侯做事更加嚣张无极限,他成为了贞太后和凤弄绝的傀儡,不管他们交代什么事情,永安侯不计一切地去办好。一时间,风光无限,回到家时,更是不拿正眼看楚伊。

  楚伊有些无奈,却又是看在他们夫妻一场的份上,苦口婆心地劝道:“侯爷,你就是不看在家里有老有小的份上,也要看在我父亲为官难得的忠实与文中的份上,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好吗?现在外面人人都在传,楚名扬将军的大女婿无恶不作,总是藐视王法的存在。”

  永安侯也是吃多了酒,不耐烦地扬起手就冲楚伊挥了过去,他冷哼一声,鄙夷地说道:“你他娘的算是个什么东西?敢在这里教训老子!”

  说着,他伸出手揪起楚伊的头发,冷冽地说道,“我告诉你,就是因为还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才忍让着没有休掉你!要不然,早在当初你不让我娶偏房的事情上,我就将你逐出家门了!”

  闻言,楚伊涕泪交流,她伤心欲绝地趴在桌子上,捂着自己被永安侯揪痛地长发,痛哭不止。永安侯却越来越看她不顺眼,忍不住走上前,狠狠地向她的后腰处击了一拳。并且还极其唾弃地咒骂道:“哭,哭!你成天就知道哭!真是扫把星,我还没死呢!恳”

  “啊——”

  楚伊痛苦地大叫一声,顿时感觉腹部一阵疼痛。

  她低下头看过去,只见有血液正顺着裤腿留下来让。

  楚伊发疯似的看向已经呆愣住的永安侯,伸出手去厮打着他,虚弱地哭喊道:“侯爷!你怎么这样狠的心?我已经怀有身孕两个月,你竟然一下子就杀死了我们的孩子!我恨你,我恨你啊——”

  永安侯烦躁不堪地将她推搡在地上,跳着脚骂道:“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不就是没了个胎儿吗?作什么这样对我?真是反了!想让我别休掉你吗?那你就死给我看,到时候我绝对不会休你的,还会给你安上牌位,让人永生永世跪拜你!哈哈哈哈——”

  说着,永安侯踉跄着又走了出去,继续吃喝玩乐去。他回想起婀娜多姿又温柔妩媚的青楼美娇娘,顿时身子一酥,忍不住又去烟柳巷里了。

  楚伊不堪受辱,也不愿意再这样生活下去。

  她的这一生何其短暂,也曾期待过美好的夫家生活。可是,一步走错,满盘皆输,真的是完全没有回头路了。

  楚伊哭着走回自己的房间里,她看向桌前那还没绣好的半成型小肚兜,是她为肚子里的孩子准备的。

  如今已经没有任何用了,她凄厉地一笑,拿起小箩筐里的剪子,直接将小肚兜拦腰剪断。随即,将剪子高高扬起,狠狠地戳向自己的左胸口为止,鲜血顿时不停地流下来。

  她眼角喊着悔恨地泪水,倒在了地上,再也没了气息……

  仙离峰,楚若听到这个消息后,悲痛欲绝。

  她趴在床上,边捶着床板,边嚎啕大哭:“大姐!都是我害了你啊!要是我再劝劝你去跟那个王八蛋和离,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呜呜呜……大姐,我可怜的大姐!你死得好惨!”

  飞云见楚若这样伤心,难过地也跟着哭了起来。她哽咽着对楚若劝道:“楚姐姐,你不要难过了,现在就算是哭死了也晚了。你这样哭的话,我心里难受,呜呜呜……楚姐姐……”

  红鸾蹙眉看向她,低声斥道:“让你劝人呢,你怎么自己反倒哭起来了?真是没有出息!”

  说完,红鸾走上前,轻轻拍着楚若的后背,刚想说些什么,楚若已经闷声说道:“求求你们出去吧,好吗?我想要静一静,不想听任何人说话。”

  此话一出,红鸾和飞云都尴尬地走了出去。飞云嘟着嘴嘲笑道:“啧啧,你看你,还说我不会劝人呢,你自己连句话都没有说上,可不能怪我了。”

  “你赶紧闭嘴吧!我不听你胡说八道。”红鸾没好气地嗔道。她望了望楚若房间的位置,心中轻叹一声,其实楚伊的事情只是一件小事,真正有件大事,她一直都没敢跟楚若说,怕她心里难受。

  凤无涯失踪了,红鸾和玄灵子派了许多人去找,可是到处都无法找到他的行踪。

  如果说他已经死了,至少也能够找到尸体啊。但是一直都杳无踪迹,更别说见到什么尸首了。

  红鸾微微蹙眉,算了,还是等楚若问起的时候再说吧。

  楚若一直都以为凤无涯在皇宫里处理着事情,新帝登基,接连有两个皇子传闻被毒杀了,那六皇子跟九皇子的处境一定也相当危险。

  楚若心里就在想,凤无涯之所以还没回来,就是因为他要救助两个皇子脱离苦海后才会回来。

  事实上,凤弄绝和贞太后并没有被凤倾天的偷龙转凤之际给瞒过。

  当太监总管把假的凤倾天人头带回去时,他们几乎一眼就看出来,那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凤倾天!与此同时,那个负责去宣旨的太监总管,也在顷刻间被端了脑袋。

  本来他还在等着赏赐,却不知伴君如伴虎,可以荣极一时,转瞬就人头落地。

  凤弄绝正派人四处搜索者凤倾天的下落,并且颁下密诏,一旦抓到凤倾天,可以先斩后奏,必有重赏。

  楚若因为伤心楚伊的死亡,几天都没有吃饭,更不喝什么水。她的嘴皮都起了好几层皮,那脸上也憔悴不已。每天飞云送饭菜到楚若的房间时,她上一顿的饭菜还好好地在那里摆放着,根本就没有动过。

  红鸾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拍了拍飞云的肩膀,将她手里的托盘接了过来,走向呆若木鸡的楚若。

  “楚若,你这样不吃饭,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知道吗?”红鸾,将托盘放在小矮凳上,端起米饭亲自舀起一勺喂向楚若。可楚若只是偏过头去,根本不理会她。

  红鸾蹙眉看向楚若,忽然沉声怒道:“楚若!你知道我父母家人当年是怎么死的吗?当时我的一家三十几口人,都被夜半闯入的劫匪给杀害了。要不是我娘在受到侮辱前把我藏在了床底下,我早就已经成了一个死人,或者说,在小小年纪就被那些盗匪给玷污了!听着床板嘎吱嘎吱响,我啪在床底下一言不发,有一段时间就跟你现在似的,不吃不喝更不会说话。”

  闻言,楚若有些震惊地看向红鸾。她从没有听红鸾说起过这样的事情,就连飞云也没听说过。她们的眼里都噙着泪水,为红鸾的遭遇感到痛心疾首。

  该死的霍乱,该死的混蛋们,制造祸事的手段层出不穷,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见楚若有所动静,红鸾深吸一口气,仰起头继续说道:“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要流浪到哪里去。只听说那些坏蛋们是附近山上的贼寇,因为打劫不到过路行商的银钱了,便打起了到小镇中抢劫家境还算殷实的我家。我饿得实在顶不住了,就瘫倒在一个小破庙里。再度醒来时,是师父在悉心地照顾着我。他对我说:你就这样死去,只不过是白白糟蹋了生命。我不主张你学武去害人,但是可以为民除害。你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