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狷庶女39(1/2)

加入书签

  “不不不,你听我说,我……我事先并不知道她怀有身孕了,真的不是有意的。”永安侯哆哆嗦嗦地说道。

  他紧紧地闭上眼睛,吓得都尿裤子了。

  楚若此时此刻那凌厉的眼神十分可怕,让他一看到就不敢再去瞅。

  “唔,是吗?”楚若唇角微微上扬,手却紧紧地扼住他的颧骨,揶揄地说道,“这样说来,你真的是无心害死我姐姐的了?那么你眠宿烟花柳巷都是被逼的,所以我姐姐也误会了你吗?”

  “对!确实是这样的!四皇子……不,现在是皇上了。他一直都逼着我去找chang妓,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永安侯不住地点着头,浑身颤抖得太过厉害,整个人都有些虚脱了恳。

  他额头上的汗珠不住地向下滑落着,眼角都溢出了泪水。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恍惚感觉到了死亡的味道,已经让他难以自持和冷静下来了。

  楚若却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狠狠地将手一甩,向他苍白的脸上掌掴而去,气急败坏地说道:“你还真是死不悔改!若不是你本就是那样品性的人,别人怎么逼你也是无济于事的。你别在这里跟我说谎了,早在你想要纳妾的第一次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色胆包天的小人!让”

  “啊——”右脸颊上的疼痛让永安侯很难受,吃痛地灼热感袭来时,他睁开眼睛,向楚若哭求道,“三妹,求求你放了我吧?好歹我也是你外甥和外甥女的亲生父亲,孩子们不会希望你把他们的亲生父亲给杀死的。”

  “唔,你是说我可爱的外甥和外甥女吧?”楚若唾弃地站起身来,向他一脚踹过去,冷冽地说道,“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早就派人将他们送往夫人的身边,他们长大后不会像你一样丧尽天良,只会本本分分的做人!至于你说,你是他们的父亲……”

  说到这里,楚若故意停顿了一下,不怒反笑,云淡风轻地说道:“从明天开始,这个世上就不再会有你这样的人出现了,谁还会记得你是谁的父亲?谁有你这样的父亲都会感到丢人现眼!依我说,他们如果知道是你害死他们的亲生母亲,肯定要把你给大卸八块了呢!”

  “三妹,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我计较……”

  “住口!谁是你的三妹?你也不嫌寒碜!我只不过没有禁止你,怎么反倒喊起来没完了?”楚若嫌恶地说道。

  她回过头去看了看红鸾,云淡风轻地说道,“红鸾,你说永安侯最爱的事情是什么?”

  红鸾闻言,搭腔道:“自然是与如花美眷颠鸾倒凤了,世人皆知的事情。”

  “唔,那可就好办了。”楚若一抬手,对左护法说道,“左护法,咱们‘火忍’里的丸子呢?它可是一只美丽的母狗,让它过来瞅瞅永安侯吧。”

  “是,属下遵命。”左护法嘴角一抽,把丸子给拽来,那是要把永安侯给折磨成啥样?

  永安侯一听说是狗,顿时吓得屁滚尿流。他四肢都被绑着,根本就动弹不得。轻微一动,便不由自主地栽倒在地上。

  他哭求着说道:“楚若,三小姐,楚姑奶奶!我作恶多端,死有余辜,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求你饶了我吧!”

  “饶了你?没那么容易。”楚若含笑说道,随即坐在桌前,端起茶水淡淡地抿了一口,睨向永安侯缓缓说道,“其实你应该庆幸了,我没让人把你拉去发情的公马棚里,就彻底知足吧。”

  “呜呜呜……我尚有老,下有小,可不能真的出什么事情啊!求求你不要这样折腾我了好吗?把我放了吧!”永安侯听到外面传来几声凶猛的狗吠,吓得魂儿都没了,止不住地颤抖着。

  楚若却不搭理他,只是看向门口处忽然冲进来的大黄狗,含笑说道:“哟,丸子来了,过来让楚若姐姐瞅瞅,最近又变漂亮了没?”

  刚刚说完,丸子便挣脱了左护法拉着链子的手,飞快地向楚若扑了过来。

  楚若宠溺地将它抱住,亲昵地蹭了蹭它微微潮湿的鼻头,笑着说道:“唔,你又变重了好多,上次我见到你时,你个子还没这么大呢。”

  “嗷嗷——”丸子不满地叫唤了两声,伸出舌头在楚若的脸颊上蹭了蹭。

  楚若指向永安侯的地方,对丸子说道:“丸子乖,你过去看看喜不喜欢那个人渣?喜欢的话,姐姐就赏给你了。”

  丸子好似是听懂了一般,走过去在永安侯身上来回来地嗅着,惊得永安侯一阵痉-挛,也不敢乱动。

  丸子在一旁一直都发出可怕的声音,那是一种想要上前撕咬的讯号。永安侯吓得已经不会说话了,只觉得地上特别的凉。

  由于他是正在跟小妾欢爱时被绑架来的,那些人就把他赤身裸-体地捆绑来,甚至都没给盖上一条被子。现在这个时节虽然还不至于太冷,可光着身子总是很难受的。

  他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丸子忽然大叫几声,退离开他重新向楚若走去。

  楚若从刚才就刻意忽略掉永安侯那令人恶心的身体,现在看向他冷汗淋漓地狼狈样,嗤笑一声,鄙夷地说道:“你瞧,连狗都看不上你的身体,你成天都跟女人在颠鸾倒凤的,就不觉得丢人吗?”

  “呜呜呜……我丢人,我不是人……三小姐,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跟女人们胡来了!”永安侯小心翼翼地求道,又害怕那只狗会忽然扑上来把他撕碎。

  楚若鄙夷地扫了他一眼,对丸子说道:“丸子,你最喜欢吃的东西姐姐可是没有忘记呢,这次还特意给你带来了。等一下,我让他们给你放在一个位置,吃不吃就在你了。”

  说完,她一挥手,手下便从盒里取出一**桂花软膏,将其倒在永安侯的双腿间。丸子闻到声音后一直蹭着楚若的腿,呜呜地叫唤着。

  永安侯只感觉到腿-间一凉,顿时明白他们这样做的意思了。

  他惊恐万分地看向楚若,此时此刻,再也不相信楚若有可能会放过自己了。他哭天抢地的摇着头,对楚若说道:“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啊!我就算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楚若闻言,眉毛轻挑,拍了拍丸子的头,对它说道:“丸子,去吧,喜欢吃就吃,不喜欢吃的就吐出来。”

  这只丸子是一只狼狗的串种,有着狗类的忠诚,却拥有着狼族的血腥特性。

  得到楚若的命令以后,它迅速转身冲向永安侯,首当其冲把永安侯传宗接代的物什给咬了下来。

  只听得永安侯痛呼一声,脸色登时变得煞白。

  他此时此刻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只是没命的嚎哭着。

  大概是丸子觉得今天的桂花软膏的味道不大好,只是咬下来后就吐在了一旁。

  就在这时,它看到地上那还没有完全倒完的桂花软膏,冲过去猛地舔舐了起来。

  楚若掩着口鼻站起身来,看向已经痛得快要晕过去的永安侯,冷声说道:“永安侯,你今天已经必死无疑了,我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