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狷庶女40(1/2)

加入书签

  楚若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笑着嗔道:“红鸾,你什么时候学会这般会察言观色了?还真是让我有些刮目相看呢。”

  “唔,你这是在嘲笑我吧,我可是听出来了呢。”红鸾眼唇轻笑,对楚若无奈地反驳道。

  其实,楚若是联想到了自己当初回答红日国的那三个问题中,最后一个关于火药大炮的答案。

  她早在知道贞太后与红日国勾结时,便在心里策划着这一切,并且让楚旭昭按照她设计的图纸,找能工巧匠去制作了。

  只是这段时间兵荒马乱的,楚若也没有来得及细问什么恳。

  当天下午,她便带着红鸾和灵犀,离开军营去洛阳城了。临走的时候,楚若特意叮嘱凤倾天,务必不要再让贞太后和凤弄绝逃回大亚王朝,要严密把关,不允许有船只靠近江岸。

  洛阳城里已经是群龙无首,皇宫里虽然驻扎了凤倾天的军队,皇宫里却没有任何的主子妃嫔。

  凤弄绝的那些妃子都被押入大牢候审,就连文武百官里一些奸佞之徒也在此时被凤倾天关入了监牢里让。

  一些暂时还没有被处理的大臣们纷纷慌张不已,生怕凤倾天反过来将他们给治罪。而那些清流派的官员们一向都是不偏不倚,倒没有什么好怕的。

  楚名扬此时是闲散在家中的将军,并没有任职什么人。

  凤倾天没有把他也抓进大牢之内,是看在他也被贞太后追杀的份上。再一方面的原因,就是因为凤倾天恍惚中总觉得他面前的“若尘”就是楚若,虽然她总是不让他逾越,他的心却不听使唤。

  回到洛阳城内,楚若看到了一些因为战乱受伤的百姓,正半倚在墙根下,痛苦地呻-吟着。

  她于心不忍,对红鸾说道:“你去从楚记商行里支取些银两和食物,派发给他们吧。”

  “好。”红鸾点了点头,将楚若送到楚府后,便跟着楚梦瑶一起去开仓赈济受难的百姓了。

  “若儿!”方若华担忧地走上前来,捧着楚若的脸左看右看的,颔首说道,“好,好,真好,你的脸全部都好了,对吗?”

  “是的,姨娘,我现在一切都好多了,承蒙姨娘挂念。”楚若笑着说道。她看向站在一旁也隐隐有些泪痕的柳诗,走上前温声说道,“夫人,这次战乱也让您受惊了。”

  柳诗摇了摇头,对她说道:“这倒没有什么,只是老爷忽然被贞太后派人暗杀,把我们吓得都够呛,成天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委实不怎么好受。若儿,你一切都还好吧?”

  “挺好的。”楚若点了点头,讶异地看着身后,除了她们两个以外,便只看到了一向木讷老实的七姨娘。没有三姨娘和四姨娘的身影,也没有见到楚名扬。

  她蹙眉说道,“三姨娘和四姨娘怎么不见?还有,爹爹去哪里了?”

  “老爷在书房里呢,近来无事,他便都在书房里练习书法。”柳诗含笑说道,并没有提起三姨娘和四姨娘。

  楚若明显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她也不是很关心三姨娘她们,只是觉得有些蹊跷。

  当下也没有再问,决定先去见见楚名扬。她对方若华她们说道:“我去见见爹爹,吃饭时再跟你们细说。”

  说完,便走向偏厅里面,顺着角门出去了。

  飞云正坐在院子里百无聊赖的看着天枢练武,她觉得生活好生无聊,整个洛阳城也已经逛遍了,实在无趣得很。心里不禁想道,要是楚姐姐能够在身边就好了,就算是无聊的地方,只要跟着楚若一起去,就会十分开心。

  就在她这样想着的时候,眼前一花,还真的看到楚若了!她揉了揉眼睛,诧异地说道:“老天!我不是在做梦吧?怎么刚刚想到楚姐姐,她就站在我面前了?”

  楚若看向依旧可爱又活泼的飞云,笑眯眯地拍了拍她的脑门,脆声说道:“自然真的是你楚姐姐啦,你这丫头白日还做什么梦?”

  “啊!楚姐姐,真的是你呀,我可想死你了!”飞云见状,笑着站起身来,猛地扑进楚若的怀抱里,对她激动地说道,“自从跟你在洛阳城分别后,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还以为你们要在江边战斗很久才回来呢!”

  闻言,楚若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温声说道:“战争暂时还没有打完,但是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我这次回来是有正经事办的,现在先去我父亲书房里说会儿话,晚上我再听你叨叨啊。”

  “唔,谁爱叨叨来着?我才没有你家的九小姐爱叨叨呢。”飞云嘟着嘴。

  她深深地感觉到,原来自己不是最爱说话的那一个,楚府的九小姐楚忆仙,说起话来简直是没完没了。

  “那样不就正好了?你跟仙儿一起说说话,彼此也算是做个伴儿。”楚若失笑地说道。她抬起头来看向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天枢,不禁好奇地问道,“天枢,你没事时也别老练剑,多陪飞云玩玩,省得她闷得慌。”

  天枢闻言,鄙夷地瞥了飞云一眼,好不给面子地说道:“她每次说话都支吾个不停,谁有空听她叨叨来着。我还不如多练练剑法,提高一下武功造诣呢。”

  “呸呸呸,你哪里是在练剑?分明是在吸引一大票妙龄少女的芳心,就连楚家的九小姐都被你给勾-引上了!”飞云没好气地吐了吐舌头,心头有些闷闷的。

  “喂,你别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跟九小姐有关系了?她是说她想学剑,人家可没跟你似的花痴到一定的地步。”天枢不以为然地反驳道。却没看到飞云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反应过来时,飞云已经气呼呼地跑掉了。

  天枢困惑地挠了挠头,疑惑地说道:“我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吗?怎么她气呼呼的就跑了呢?”

  楚若摇头失笑,对天枢说道:“你可不要太过粗心大意,总是一味地用顶撞她的话来博得她的注意,却没想过她也是个姑娘家吗?再说了,飞云年纪还小,你要是能把握好机会,说不定这个媳妇就跑不了了。”说完,便笑着离开了这里,继续向楚名扬的书房里走去。

  闻言,天枢有些困惑地挠了挠头,似乎是听懂了一些,又像是什么都没听懂似的。他一回头,见飞云早就跑得没影儿了,赶紧快步追了上去。

  书房内,楚名扬正在奋笔疾书,唯有这样,他的一腔热血才不会再困扰着自己的心扉。年轻时,他征战沙场,为的便是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但是渐渐地高升以后,便有许多事情都身不由己了。

  如今终于在死里逃生后暂时安定了下来,可谁又能保证下一次不会再遇到这样进退两难的事情?听到敲门声后,楚名扬朗声问道:“谁?”

  “爹,是我,我回来了。”楚若在外面心平气和地说道。

  “若儿?”楚名扬闻言,心中一喜,站起身来,绕过书案走向门口处。

  打开门后,一脸成熟稳重的楚若就站在那里,正在对着他淡然微笑。楚名扬心中一暖,激动地扶住楚若的双肩,温声说道:“你怎么在这样一个时候回来了?前线都还好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