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霸妃身1(1/2)

加入书签

  “你说什么?仙儿她……”柳诗大惊失色地看向楚若,脸上煞白一片。

  她浑身气得都要发抖了,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

  楚若连忙和方若华扶着她坐在了椅凳上。

  楚若端起一杯热茶对她说道:“娘,您不要太过惊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只有祝福仙儿,对她来说才是最大的鼓励。”

  “仙儿和轩辕国主是两情相悦,轩辕国主又为了仙儿废黜后宫,再加上我对轩辕国主的施压,他一定会真心对待仙儿的。琬”

  柳诗难过地擦着眼泪,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是一个十分注重礼教的女子,从小便接受大家闺秀的教育,所以一直都是严于律己,又对所有人都秉持着公正待人的心态。

  这是楚若最欣赏柳诗的地方,也明白柳诗一时之间无法接受楚忆仙未婚先孕的事情藤。

  楚若心中不禁感叹,如果楚若的娘要是还活着,会不会也在她当时未婚先孕时这般泪流满面的为自己担忧?

  不过,看到方若华当时的表情,楚若也就知道自己母亲的反应了。

  她看了方若华一眼,对她颔首说道:“姨娘,你也不要为仙儿担心,她是大姑娘了,咱们应该相信她,并且为她祝福。”

  “可是……”方若华怎么会忘了,楚忆仙曾经旁敲侧击的问过她关于轩辕流澈和楚若的事情。

  既然明知道轩辕流澈曾经喜欢过楚若,为什么还要选择跟他在一起?

  楚若摇了摇头,对方若华信誓旦旦的说道:“那个丫头的承受能力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姨娘不必担忧。而且她有足够的自信心能够占据轩辕流澈所有的心,我们不妨拭目以待吧。”

  柳诗不太明白她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可她知道她们一定是为楚忆仙好。

  柳诗呜咽着说道:“这个死丫头,总是让我担惊受怕的。现在可倒好,忽然就离开我要去那么远的地方,让我这个当娘的怎么能够不担心?她才是一个刚刚及笄的孩子,又怎么能够照顾肚子里的胎儿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呢?”

  就在这时,楚忆仙悄悄地从门口忘了进来。

  她本来是想等柳诗气消了再进来,可是看到母亲一直在哭泣,又说着那样动情的话,泪水顿时模糊了双眼,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

  “娘,仙儿知道错了。求娘不要哭了,仙儿心里不好受。”楚忆仙哽咽地说道,扑上前蹲着趴在柳诗的大腿上,呜咽着哭了起来。

  柳诗没好气地拍了楚忆仙的后背一下,对她怨恨的说道:“为娘“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孽障,居然能够做出这种事来!现在米已成炊,我还能说些什么?”

  “只是现在既然是你自己选择好了这条路,将来可不要跟为娘说什么后悔,否则我就是卷着包袱亲自到红日国走一遭,也绝对会把你痛打一顿的。”

  “呜呜呜……娘,仙儿知道,一定会好好生活的。”楚忆仙不住地点着头,对柳诗承诺道。

  “快起来吧,别这样蹲着了。”

  柳诗心疼地拉起楚忆仙,抽泣了几声,对她温声说道,“和亲的日子定好了没有?你爹爹知道这件事情后一直没有发话,但是我能看出来他很担心你,却也相信你的选择。”

  “如果定好了日子,娘回去再准备准备,用私房钱给你带上一些嫁妆。”

  楚忆仙拿出绢帕为柳诗擦着泪水,哽咽地说道:“暂时还没有定下日子,三姐说等您和姨娘来了再说。流澈说一切遵循你们选好的日子,在楚府里举办一次嫁娶也是可以的。”

  说完,楚忆仙伤心地垂下头,对柳诗说道:“女儿不孝,以后不能在爹娘面前承欢膝下了。不过女儿一定每天都为爹和娘祈祷,祝你们健康长寿的。”

  她们说着的时候,楚若已经把从黄历上选好的几个吉日取了出来,递到柳诗的面前,温声说道:“娘,这是钦天监里挑出来的三个好日子。二月初八,二月十六,三月初六。”

  “若儿觉得仙儿现在怀有身孕,索性日子尚早,不如早早地选一个日子比较好,到时候也好说是孩子早产什么的。”

  “就二月初八吧。”柳诗虽然不愿意早早地把女儿嫁掉,可无奈楚忆仙已经珠胎暗结,只能越早越好。

  她只是不住地叹气,真怕楚忆仙将来没好日子过。

  楚若和方若华又连着劝了许久,柳诗的心情才缓和一些,笑容满面的跟她们商议起了关于楚忆仙婚嫁的事情。

  楚若对楚忆仙掩唇轻笑,低啐道:“死丫头,这下你满意了吧?如果你以后赶过得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红日国。”

  “三姐,饶命啊。”楚忆仙吐了吐舌头,对楚若没好气地笑道

  二月初七这天,诸妃都来向楚若表示祝福,也送上了自己的一份心意。

  因为第二天楚忆仙就要成婚了,他们这些做妃子的也不能怠慢,都用心的挑选了一些好的宝贝敬献上来。

  阿莲娜心里虽然不乐意,但也是碍着面子给楚若挑了一件还算上得去台面的礼物。

  那是一尊送子观音,用上等无杂质的和田玉做的。

  最最难得的是,观音的莲座上还隐隐地显现出与荷花一样的粉嫩颜色来。

  这样一块玉的造价肯定相当高,楚若几乎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她满含笑意地坐在上首位置,对众人笑着说道:“诸位妹妹的心意,本宫都心领了,同时也替本宫的九妹对大家表示感谢。”说完,她扭过头去看向飞云,淡淡地说道,“飞云,还不快给诸位妃嫔小主上茶?”

  “是,奴婢遵命。”飞云褔身恭敬地答道。

  紧接着,她转身跟红鸾带着一众宫女走向茶间,不多时之后便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淑妃一直都用一副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阿莲娜,引得贤妃不禁有些好奇,柔声问道:“淑妃姐姐一直在打量着贵妃姐姐看,不知是在看些什么?”

  闻言,淑妃淡然一笑,伸出手指了指贤妃的额头,对她没好气地嗔道:“贤妃妹妹,难道你不知道有一种女人天生是会引起别人注意的吗?偏偏知道还明知故问,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了。”“唔,妹妹委实不知,还请淑妃姐姐明说一下,让臣妾也跟着长长见识。”贤妃得体地说道。

  说着的时候,贤妃好整以暇地睨向阿莲娜生气的脸庞,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贵妃大势已去,现在皇宫中都认为皇上是宠爱皇后娘娘的,因此,贵妃开始时那样强势的入住皇宫已经招人话柄且被人嘲笑不已了。

  她们这些妃嫔在私下里不禁纷纷揣测阿莲娜之所以能受到皇上的看重,是不是因为恩大于情?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自己的男人如果对她没有什么感情,只剩下报恩,那这个女人可就惨死了……

  阿莲娜自然也听到了她们的谈话,她冷冷地冽了淑妃一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