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霸妃身3(1/2)

加入书签

  ( )????她就知道凤无涯凡事都会怀疑上自己,偏偏自己心里还咽不下这口气。

  该死的,凤无涯,你这是要把我楚若给逼疯呢。

  好,很好!咱们就看看到底是谁先把谁逼疯!楚若咬牙切齿地在心里想道媲。

  “楚若,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朕的极限,现在的事情明明白白地摆在眼前,难道你还期望朕能够想到哪里去吗?”凤无涯冷冷地说道丫。

  楚若一个转身,甩了甩宽大的袖袍,冷声说道:“皇上不必这样生气,更不用跟臣妾甩脸子。臣妾问心无愧,只怕真正有愧的是躺在里面的那个正在哭泣的人!”

  “实话告诉皇上,臣妾刚刚得知这件事情时,也已经派人调查过了。阿莲娜因为一些口舌之争而试图对淑妃用蛊术,在蛊术无法实施的情况下又改用毒,这样的女子真是臣妾从没有遇见过的,奇葩中的奇葩!”

  “依臣妾看,这样的教训还算是轻的了!”

  “何为奇葩?你说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凤无涯紧紧地皱眉说道。

  他知道阿莲娜脾气不好,而且冲动易怒,很容易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

  但是被比阿莲娜位份稍稍低一些的淑妃也敢这样对阿莲娜用武,被别人知晓的话,岂不是要笑话他无法治理后宫琐事,任由妃嫔以下犯上吗?

  “额……”楚若困惑地眨巴了几下眼睛,自己把“奇葩”俩字给用上了?

  嘿,还真是有些郁闷呢。她已经快要把自己当成活生生的古代人了,没想到居然还能蹦出几句现代话来。

  她尴尬地看了凤无涯一眼,低声解释道,“奇葩就是很另类很让人无奈的一种人,总体来说是很让人难以接受。”

  “你去把阿莲娜给治好,朕不跟你一般见识!”凤无涯气结,恼怒地瞪向她,沉声说道。

  “臣妾又不是始作俑者,也不是太医院的太医,皇上这话说得有些过分,难道说臣妾就合该着为她治病吗?”

  说完,楚若忍不住掩唇失笑一声,睨向凤无涯十分好奇地说道,“皇上是不是觉得臣妾是万能的人?皇上,臣妾也只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臣妾还有事,先行告退。”

  说完,楚若便挺起胸膛,缓缓走了出去。

  “你给朕回来!”凤无涯怒不可遏地说道。

  “对不住,该听的话,臣妾不敢不听。不该去做的事情,臣妾也不会妄担责任。如果不小心把你心尖上的人给医死了,臣妾还能活着吗?”楚若揶揄地说道,根本就没有回过头去看凤无涯一眼。

  楚若缓缓地走向大殿外面,见到明媚的阳光时,才感觉到有那么一丝丝温暖照射过来。

  她微微抬起头,半眯起眼睛看向挥洒明媚光亮的那一轮太阳,为什么她就这样傻,总是守在这里被凤无涯一次又一次的伤到?

  如果……

  如果她肯狠下心来离开他的话,那该有多好……

  唉——

  终究还是无法对自己的情感心狠啊,所以总是把自己的心口弄得很疼,很疼。

  楚若轻轻地摇了摇头,抬步走下台阶,对身后的红鸾轻声叹道:“我们回去吧,本宫不想在外面逗留太久了。”

  “是。奴婢侍奉娘娘回宫。”红鸾恭敬地说完,抬起头来看了楚若一眼,她知道楚若心里又受伤了。

  可是,这些伤口……都是楚若一点点亲自划上去的。

  红鸾心中轻叹,楚若一直这样下去,又是何必呢?

  刚刚回到凤仪宫,便有宫人迅速来报,说淑妃忽然怪病,已经倒床不起了。

  楚若闻言,淡淡地点了点头,对他说道:“既然太医已经过去,那本宫就先不过去了。

  对了,记得通知皇上一声,至于皇上去不去,那就是皇上的事情了。”

  “喳,奴才遵命。”那小太监迅速磕头,站起来后躬身离去。

  楚若轻叹一声,头痛地扶额,心里一阵烦躁。

  红鸾端了一碗参茶过来,放在楚若旁边的桌子上,对她温声说道:“喝杯参茶吧,总是动脑子也很累的,偶尔歇息一下也好。”

  闻言,楚若抬眸看了红鸾一眼,不禁失声笑道:“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越来越体贴人了?从前虽然谨慎小心,但是也没有见你这般善于察言观色过。我倒是要听听,你又从中看出来一些什么事情?”

  红鸾掩唇轻笑,将托盘放在桌子旁,走到楚若身后为她轻轻地揉着肩膀,不禁感慨地说道:“楚若,我知道你心里苦。有时候我也觉得你现在真的很不容易,但是又很佩服你的隐忍能力。”

  “依我看,这次由淑妃教训了阿莲娜一下也是好事,免得她会趁淑妃暴病的这些天里去找淑妃的茬。”

  “得了,你这话可别让皇上给听见,否则他又要说我动机不纯了。我算是看透了,也就是说:即便我不插手什么事情,只要是阿莲娜受到什么损伤,他肯定会怪罪在我头上的。”楚若有些自嘲地说道。

  “怪就怪呗,我反正看着无涯师兄现在越来越过分。楚若,不管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你,放心吧。”红鸾含笑说道。

  楚若闻言,笑着伸出手拍了拍肩膀上的手,不禁有些小感动。她温声说道:“好吧,有你们就足够了。”

  “这下开心了许多吧?我们四个人永远都会站在你这一边儿的,才不管无涯师兄会如何处置我们。”

  就在这时,飞云走了进来,听到红鸾的话,立马跑上前笑眯眯地说道:“你们在说什么?支持楚姐姐吗?那是自然的了!我绝对会义无反顾的支持楚姐姐的!”

  “你也来跟着起哄,这是要让我卷包袱逃跑呢吗?”楚若没好气地嗔了飞云一眼,失声笑道。

  吃完午膳没多久,凤无涯便紧绷着一张黑脸来了。

  楚若并没有睡觉,而是在喝下午茶。因为过一会儿就要去楚府了,也没必要再歇息。

  凤无涯穿的是一身普通衣服,并没有再穿龙袍。楚若见他这样淡然的常服模样,不由地想起了从前跟凤无涯在外面飘荡的日子。

  那个时候,凤无涯也是这样白衣翩翩,谦谦君子的模样。

  有时候甚至都看不出来他是一个武将,倒像是秀才举人一类的文人墨客。楚若不禁-看得有些痴了,一时间也忘记了起身请安……

  凤无涯睨向楚若家常妇人的打扮,一身比较淡雅的浅蓝色和白底相间的罗裙,再配上那淡蓝色的斜襟衣衫,显得格外出尘脱俗。

  在后宫里,楚若身为皇后,每日必需要着重穿衣打扮,以彰显皇后的身份。所以相对于楚若的清丽素颜来说,素颜更加显得年轻漂亮些。

  “怎么?皇后这是准备坐着见驾了?”凤无涯心里还有些怒火,揶揄地说道。

  楚若诧异地挑眉,抬眸看向凤无涯,觉得有些好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