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霸妃身6(1/2)

加入书签

  这里面埋葬着凤家地列祖列宗,是贞太后最不愿意面对的地方。

  可是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她也不得不多做此打算。

  也亏得这次选择对了方向,所以在几日后,楚若的人马找到他们在山中的巢穴时,根本就没有逮到任何一个人。

  现在,他们只不过是在其中一个密室里,其他人暂时在其他房间内歇息。

  “咳咳……琬”

  忽然,一道非常细弱的轻咳声从贞太后的附近传来。

  她猛地停住哭声,难以置信地看着眉头轻皱的凤弄绝,见他强撑着睁开了眼睛,顿时忘记了说话。

  凤弄绝感觉自己这一觉睡了很久藤。

  他只记得当时大刀砍下来时,自己感受到了疼痛的滋味,便想从此不再醒来了。

  四周围的光线很昏暗,让凤弄绝有种在阴曹地府的感觉。但是随即又细细地瞅了瞅,发现这跟皇陵的建筑很像。

  奇怪,难道他被准许葬入皇陵了?

  按照凤弄绝谋朝篡位的看法来说,他是不会被列入皇陵的,牌位也不可能会被摆到皇家宗祠上去。

  凤弄绝的眼珠子轻轻地转动着,在看到贞太后满脸泪花的面孔时,微微一愣。

  蓦地,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蠕动着嘴嘶哑地说道:“母……母后……”

  他的声音太过嘶哑,听起来有些费解。

  贞太后却已经难以控制地捧着凤弄绝的脸,再度嚎啕大哭:“绝儿啊,母后的绝儿!你终于醒过来了,哀家可终于把你给盼回来了!”

  “我……我这是……”他这是在哪里?凤弄绝浑身都无法动弹,虚弱的要命。“水,水……”

  “嗯?水?好好好,哀家给你倒水,哀家给你倒水……”贞太后连忙擦了擦眼泪,起身到桌前为凤弄绝倒了杯水。

  她的儿子醒过来了,终于能够跟她说话了!

  贞太后满脑子里都是在想这件事情,从此以后,她也有了期盼,终于可以好好地面对一切了。

  皇宫,皇位,皇权,之前所有失去的一切,她都会帮助凤弄绝一一地夺过来。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贞太后激动地转过身去,看到凤弄绝还在睁着眼睛看向自己,并不是她的错觉,泪水差点儿又夺出眼眶。

  她端着水走凤弄绝面前,刚要喂他饮用,陆向天便从石室外走了进来。

  “太后,千万不可以!”陆向天沉声阻止道。

  说时迟,那时快,他已经快速奔至贞太后面前,将那杯水端了过去。

  陆向天从一旁取过一团棉絮,沾了些水轻轻地按在凤弄绝的嘴唇上,对他温声说道:“你刚刚醒过来,现在还不方便饮用水,以免对肠胃造成太大的影响,以后都不方便康复。现在先给你这样蘸着些水,你慢慢尝试着舔一舔,需要慢慢来。”

  陆向天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他身穿一袭淡蓝色衣袍,对贞太后淡淡地说道:“太后可以放心休息了,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做就可以。”

  “不,哀家要在这里看着绝儿一点点好起来。”贞太后摇了摇头,对陆向天极其坚定地说道。

  凤弄绝喉咙嘶哑得有些难受,他难过地说道:“多喝点儿……渴。”

  贞太后闻言,心疼地握着凤弄绝的手,双唇微微颤抖,对他温声说道:“绝儿,你要听话,这条命能够捡回来,全仗着是向天为你诊治了。”

  “他是南海神医,现在只为你一个人医治病情,相信再过不久你就可以跟正常人一样了。”

  陆向天看了贞太后一眼,轻叹一声,有些无奈地说道:“跟正常人一样可以,但是……他全身瘫软已久,恐怕武功是全废了。而且这副身子骨不能大动干戈,以免损伤全身的机能,从此再也走不了路。”

  凤弄绝难过地看着贞太后,泪水顿时溢出了眼眶。

  他曾经最喜欢武功,也对自己强壮的身躯最为钦羡。

  如果此生他不能再舞刀弄剑,那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凤弄绝痛苦地哽咽道:“母后,我……我不想活了……”

  “你这傻孩子!母后为了你这样坚持着活下来,为的就是让你能够重新站在大亚王朝的最高端!你虽然没有了武功,但是绝对可以做一个好皇帝的。”

  “你不是最喜欢做皇帝吗?我会帮你的,真的!”

  贞太后痛哭流涕地说着,握着他的手一直在颤抖着。

  她捧着凤弄绝的手放到脸颊处,哽咽地说道:“如果你都活不下去了,那母后还有什么心思再活着?”

  “你不是说要让母后幸福终老吗?母后都还没有断绝求生的念头,你怎么可以自甘堕落呢……呜呜呜……”

  陆向天心中一痛,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贞太后的泪脸。

  他眼里闪过一抹怜惜,不禁对她温声说道:“太后,凡事不要太过悲观,相信小主人一定能够明白你的苦心,也会好好地活下去的。”

  凤弄绝呜咽地轻声抽泣着,他闭上眼睛想了许多事情。

  小时候不管他想要什么东西,哪怕是天涯海角的难觅之物,贞太后都会想方设法的给他弄来。

  她最疼爱的就是自己这个儿子,他又怎么可以一直让她失望呢?

  “母后……我答应你……”凤弄绝沉重不已地说道,只觉得肩上的担子变得更重了

  这厢,洛阳神庙前,早已张灯结彩。

  大街上许多小商贩都站在一起,吆喝着叫卖着好玩的东西和胭脂水粉。

  还有一些人摆了许多花灯,还准备了灯谜让人们来猜。

  凤无涯一脸阴沉地看着楚若身边的男子,他不禁有些愠怒。

  这些人们难道看不出来楚若身边站着个男人吗?怎么都跟蜜蜂似的在楚若身边陪着她呢。

  楚若尴尬地笑了笑,忍不住扶额,她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有多么招蜂引蝶啊。

  这几年来,楚若都忙于在外面奔波跋涉,但是并不常在这样的场所里出现,所以一些人对她的样貌并不熟识。

  与楚若相同年纪的一些富家千金也早已嫁做人妇,哪有人像她这般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来这种场所?

  因此,认识她的人并不多。那些富家子弟见惯了矫揉造作的千金小姐,还是头一次见到像楚若这般成熟又大方得体的女子,所以忍不住有些神往。

  楚若淡然的微笑中又隐含着淡漠的推拒,更是让人们产生了一股征服欲,总想要再亲近她一些。

  “这位小姐,敢问您尊姓大名,可否婚配?”

  “姑娘,请问芳龄几许,可否告知在下?”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姑娘,小生这厢有礼了。”

  楚若扭过头去看了凤无涯一眼,他身边虽然也有不少莺莺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