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霸妃身18被小三残忍剖腹胎娘两命(1/2)

加入书签

  “啪!”地一声,阿莲娜愤怒地扬起手朝着楚若的脸颊掌掴了下去。

  随即,她狠狠地揪着楚若的头发,咬牙切齿地对她说道:“楚若,你给我听着!你给我弄清楚了,你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来评论我,因为这个游戏——你已经输了!”

  楚若被打得晕头转向的,只觉得眼前除了血肉模糊以外,还有些晃金星。

  募地,托盘上的一个头颅撞入楚若的眼帘,登时愣在了当下。

  姨娘…桄…

  楚若的泪水簌簌地下坠着。

  方若华是她来到古代后第一个疼爱自己的人,方若华疼爱自己的程度甚至超越了对亲生女儿楚梦瑶的。当时楚若还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得到这样一位姨娘的疼爱。

  她还记得方若华察觉自己不是从前的楚若时,眼里写满伤心和失望,直至最后泰然接受了一切时,依旧是对自己默默地关心着痴。

  楚若心口处一阵阵疼痛,呜咽地哭声不断地传来。

  柳诗的头颅就在方若华的旁边,那样端庄的仪态,一看就知道是在睡梦中的。如果抛却头颅上喷洒出来的血液,几乎看不出什么破绽。

  每次柳诗都很注重仪表,所以对妆容很在意。她虽然是楚府的正牌嫡母,但不像其他家庭的嫡母那般可恶,总是一视同仁的对待所有人。

  接下来,是楚名扬的头颅……

  “爹爹……”楚若哽咽不已。

  楚名扬虽然不是自己在现代里的父亲,可他是自己这副身体的亲生父亲。

  从一开始的漠不关心,到最后什么都关心到极致的改变,都是楚若一步步看着楚名扬走过来的。

  她还记得楚名扬规劝自己,不要强求爱情,更不要试图去感化什么恶人的心。因为有时候会难免被恶人反咬一口,最后不得好死……

  忍。

  这是楚到父亲写到的最多的一个字,他最终还是死在了自己当初主人的手里,不知道当时是何种心境……

  一个个看下去后,楚若惊愕地发现,楚旭昭、林紫嫣以及他们的女儿楚欢都没有在内,还有楚梦瑶也不在……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都脱险了?

  楚若恍惚记起那天下达命令时,自己是吩咐他们去北方把林记打点一下,如果没必要的话也暂时先不要回南方了……

  他们是不是还活着?楚若心中又担心又不敢问出来,害怕自己情绪要是稍有泄露,会惹起他们的注意,进而让事情变得更糟。

  她紧咬着下唇,只感觉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开来。楚若的双唇一直在颤抖着,她的心也一步步冰冷下来。

  是不是真的要给她一个彻底恨下去的机会?是不是可以认为阿莲娜和陈绮贞真的把她给逼到绝路上了?

  楚若疼痛不已的心已经渐渐麻木,甚至开始剧烈地收缩着。

  她冷笑一声,淡漠地说道:“既然已经都死了,那就不要摆在我的面前了。我看到以后只会更恨你们而已,并不能把我更进一步的打击。”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你简直是愚不可及!”阿莲娜气急败坏地冲她怒吼道。

  楚若低声嗤笑,阿莲娜真的是看不穿自己啊,真是枉费她当初还把阿莲娜当做一个劲敌呢。

  只不过是因为有了陈绮贞的撑腰而已,终究还是那个草包女子,说话做事都不经过大脑!

  阿莲娜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看向楚若。

  她脸上那诡异的笑容真的很是森冷,让阿莲娜感到有些害怕,不禁沉声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可怜!”楚若眯起眼睛扫了她一眼,揶揄地说道。

  “你找死……”

  “阿莲娜,不要再轻举妄动了,等我问完了再说!”陈绮贞挥了挥手,让那些端着托盘的人都退下去了。

  她走上前推开阿莲娜,对楚若温声说道,“楚若,你告诉我制造大炮的方法,我就保证将你和你的亲人们都风光下葬,让你们有个巢穴可以长眠地下。”

  “呸!”楚若牟足力气,猛地朝着蹲下身来的陈绮贞脸上啐了一口唾沫,鄙夷地说道,“你想得到那些方法吗?简直是吃人做梦。我不会告诉你的,赶紧杀了我吧!”

  陈绮贞恼羞成怒,拿着绢帕擦了擦脸上,看到那黏湿的唾液时,顿时怒火中烧。她扭过头去看向凤弄绝,对他沉声说道:“绝儿,这个女人不是装清高吗?你把她直接强-暴了,哀家看她还敢不敢讨厌我们娘儿俩!”

  “是!母后!”凤弄绝早先对楚若是很感兴趣的,但是后来被楚若给耍得团团转,甚至还失去了皇位,心中早就有了恨意。

  他依言脱着衣服,虽然楚若两只手没有了,一只右眼也没了,但是她身上有些破烂不堪的衣服露出些许白皙的肌肤来,诱得已经太久没近女色的凤弄绝心中一片憧憬。

  阿莲娜紧紧地皱着眉头,她下意识地抵触自己未来的夫君跟楚若交欢,但是为了羞辱楚若,这也无疑是一件十分好的方法。

  想到这里,阿莲娜便替凤弄绝将楚若的衣服全部扒了下来,不顾楚若的挣扎和反抗,甚至还故意在她身上拧了几下。

  楚若心中一凛,他们怎样糟蹋自己的身体无所谓,最怕的便是死前连贞洁也没了。

  所以,在短暂的慌乱过后,楚若冷笑一声,沉声怒道:“你们真是可笑至极,想要我的身子就随便上吧。”

  “我警告你,凤弄绝,现在无论是给我什么样的伤痛也没有用,而且我早就给自己服用了药物,除了凤无涯之外的人一旦进入我的身子,直接就会被毒死!你们不相信的话,尽管试试吧!”

  听到楚若这样一说,凤弄绝已经高高扬起的某物又迅速的蔫了下来。

  他蹙眉看向陈绮贞,对她低声说道:“母后,儿臣多的是机会玩弄凤无涯一直没有机会去宠幸的妃子,又不缺楚若一个。听说她已经有了身孕,您看伤害她的腹部是不是比糟蹋她的身子要更好一些呢?”

  陈绮贞一听,也确实是有些不妥。凤弄绝即将代替凤无涯做九五之尊,现在忽然上前宠幸楚若,万一拼了好几年才从鬼门关里拉扯回来的凤弄绝中毒身亡,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她也不欲再叫外面的人进来羞辱楚若,而是看向早在一旁等候的阿莲娜,兴味地说道:“阿莲娜,你从刚才开始就想动手了,正好试一试吧,母后在一旁看着你。记得小心些,别把楚若给切疼了。”

  “是,母后,臣妾知道了!”阿莲娜兴奋不已地接下命令,又抽出小利剑走向楚若。

  楚若半眯起眼睛看向她,沉声说道:“阿莲娜,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在刚才那一摔当中受损,应该是保不住了。但是,我很想看着你亲自把我腹中的孩子给切出来,让你自己回想一下,那天你把自己亲生女儿给扔下高台时,究竟都想了些什么?”

  “她当初也是在你的肚子里一点点长起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