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霸妃身32(1/2)

加入书签

  这……这真的就是她的女儿吗?

  好像跟他年轻的时候模样很像,只是她还是更多地承袭了母亲的女性特征与气质,长相并没有自己这般棱角分明。

  看了照片之后,男子眼中又积聚了许多泪花,喉头一阵阵疼痛着。

  楚若把手机拿过来调到小茹的视频那里,递给中年男子的时候,淡淡地说道:“这个是记录她当时想对父母说的话,我也没想到那次过后,她竟然真的就那么死了。”

  “伯父看完一遍后,我就要删除了。这是个令人伤心的视频,不宜做长久保留。桊”

  即便不删,她也不会再拿出来随随便便给人看。

  楚若的意思很明显,她不希望他把关于手机视频的事情说出去,以免招惹上一些乱七八糟的麻烦人。

  他颔首,看向视频里面,惊愕地发现画面不但能动,而且还能够发出声音嫒。

  “爹,娘,我今天已经十五岁了,而且学会很多东西……”

  小茹柔婉中又带着些许俏皮的声音从手机里飘出来时,楚若忍不住捂住双眼,泪水泛滥。

  她当时在给小茹录像时,从来都没有想到后来小茹会遭遇这么惨烈的事情,更没有想到,小茹的厄运会来得那么快。

  楚若不止一次地责怪自己,当时要是自己能够及时发现的话,小茹或许就不会死……

  “这都是个人的机缘,怨不得别人的。她若是在世的话,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这样愧疚。”中年男人也早已哽咽地痛哭出声。

  但至少他还是比楚若要好一些,只是默默地流着眼泪,并没有嚎啕大哭。

  “我自己会怪我自己,不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那些蛮夷部落的!”楚若拿着绢帕擦了擦脸,十分坚定地说道。

  中年男子长叹一声,仰头无奈地说道:“我项铭啸这一生问心无愧,老天爷却总是让我有无限遗憾。喜欢的女人不能做正室,心爱的女儿不能再相见。”

  “老天爷,你究竟要如何亡我?”

  楚若淡淡地叹了一声,对他的感慨表示很无奈。

  现如今就是这么个世道,老天爷从来都是不长眼的。

  她把手机收了起来,淡淡地说道:“伯父,小茹的骨灰也已经交给你了,她之前的愿望我也算是帮她达成了。请您回去吧,好好善待小茹的母亲。既然你们都是无意中丢了小茹,她在天之灵也一定会安息的。”

  该摊牌的都已经摊牌了,楚若不愿意再多说些什么,只是站起身来,言下之意便是送客了。

  项铭啸站起身来,并没有离开,而是语重心长地对楚若说道:“姑娘,小茹希望她的父母平安幸福,可是你也看到了,阿然她的精神状况一直不大好,都是思女心切。”

  “她刚才认定了你就是我们的女儿,回去以后,她肯定会再度发疯的。”

  “那是伯父的事情,应该与我无关的。”楚若冷冷地说道。

  她抬眸睨了他一眼,有些自嘲地说道,“伯父还是离我远一些吧,我是个灾星,但凡离我太近的人,都会遭遇难以预料的灾难的。”

  项铭啸闻言,蹙眉看向楚若,心知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他朗声一笑,不以为然地说道:“项某相信世上有鬼神之说,但是不相信姑娘乃是灾星转世。”

  “刚才见姑娘第一眼便觉得姑娘乃吉人之相,定是可以否极泰来之人。在下有生之年,最心爱的两个女人一个疯一个死,还有什么好奢望的?但求唯一在身边的女人能够平安康泰罢了。”

  楚若刚要说话,却冷不丁地看着项铭啸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跪在地上。

  “伯父,您这是要做什么?赶紧起来,我生受不得的!”楚若大惊失色地弯身下去想要扶他起来,沉声说道。

  项铭啸却不为所动,低垂着头铿锵有力地说道:“项某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君王,却从来没有给其他人下跪过。”

  “今日项某也是跟姑娘有缘,你身上的吊坠乃是我女儿之物,她既转赠于你,也是冥冥中自有安排的。”

  “说句小心眼的话,项某的女儿当初救了姑娘,还请姑娘看在小女的份上,也救一救她的娘亲吧。”

  “这……”楚若有些犯难了,她不想跟小茹的父母牵扯上什么关系,而且看刚才那个中年美妇除了精神有些不正常外,其他倒还是蛮正常的。

  她迟疑地说道,“我懂医术,可以试试为小茹的母亲医治症候,您看这样行吗?”

  闻言,项铭啸抬起头来看向楚若,无奈地苦笑道:“姑娘,没有用的。阿然得的是心病,还需要心药来医治才可以。”

  “这些年来,她从来不肯让我跟她同床,是害怕我们再生育孩子会同样无法保住。除了阿然之外,我有一位结发妻子和三位妾室,但是我心里只有阿然一个人。”

  “这些年来,我再也没有进入她们任何人的房内就寝。这些话在下有些难以启齿,但只是想让姑娘明白,项某心里有多担忧阿然。”

  楚若紧皱着眉头,心中犹豫不决。

  如果她就这样答应的话,万一自己又给项铭啸他们带来灾难怎么办?

  她心里泛着嘀咕,也动了恻隐之心。小茹生前多么渴望能够跟父母在一起,她们又亲如姐妹……

  见楚若还在犹豫,项铭啸轻咳一声,继续说道:“项某无能为力,发妻没有犯错,不能将其废黜。”

  “不管怎么说,阿然乃是明昭国大学士之嫡女,乃是名正言顺的千金小姐,只是因为与在下情投意合,屈居妾室心不悔。姑娘若是跟在下回去,只能以庶出女儿的身份自居。”

  “项某把丑话说在前面,但是也跟姑娘保证,绝对会把你爱护的比嫡出女儿更好。”

  又是庶出女儿!楚若心中低咒一声。

  古代庶出的女儿总是要被人看不起吗?她偏偏不信这个邪了。

  庶出女儿也是人,而人与人之间都应该是彼此平等的。当初她既然能够在楚府里混得风生水起,那现在就同样能够跟项铭啸回去混出个名堂来。

  刚才那个女人的遭遇确实挺可怜,而且楚若心中渐渐地有了一个一团,当初小茹究竟为什么会在满月之日失踪?这可奇怪了,让人有些匪夷所思。“伯父请起来吧,我需要时间考虑,请您也不要逼我。”

  楚若还是坚持让项铭啸起来,对他温声说道,“我答应你,一定会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另外就是,我的来历您并不知道,我也不希望多余的人知道,所以我也有自己的难处在。伯父是明白人,一定懂我的意思。”

  “项某懂,姑娘不管是什么来历的人,小女既然肯舍身救你,那你一定有她肯救的理由。项某也看得出来,姑娘心地善良,但是眼中有仇恨。”项铭啸淡淡地说道,字字珠玑。

  楚若心中一惊,她眼中的仇恨那样明显吗?之前都没有人发现过呢。

  她垂下眼帘,觉得跟聪明人说话其实也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