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霸妃身41(1/2)

加入书签

  最快更新!

  “哦?是什么好消息?”大夫人挑眉,不解地问道。

  “大姐怀有一个月的身孕了,陛下十分高兴,赏赐给大姐许多东西呢。”楚若一五一十地说道。

  楚若眼角的余光扫到项染那里,见项染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眼里闪现出不悦的神色,随即又故意表现出喜上眉梢的神态,真的很虚伪。

  “呀!那真的是太好了,我也为你大姐感到高兴呢。”大夫人连连点了点头,十分欣慰地说道。

  二人寒暄了几句后,楚若便起身告辞了。正好项染也想要离去,便一同跟楚若告辞离开了琬。

  大夫人意味深长地瞥了项染一眼,示意她不许轻举妄动,便默许她也离开了。

  他们都走以后,郭氏淡淡地说道:“郭妈妈,随七姑娘一同回来的宫中人里,可有带书信过来?”

  郭妈妈闻言,走上前将袖内的书信递给大夫人,柔声说道:“夫人,有的。大小姐托她身边最得宠的宫人送来的,信是粘合的,没有打开过。藤”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大夫人淡淡地点了点头,打开信封,漫不经心地说道。

  “是,奴婢告退。”郭妈妈低头答道,便转身离开了房里。

  大夫人打开信封,展开信笺一看,上面只有短短的一行字:平常心,是好人。

  除了这几个字以外,大夫人看不到任何的自己了,甚至连背面都有找过,却没有找到一丝一毫的其他字迹。

  大夫人蹙眉想了想,忽然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保持平常心对待项纯,她是好人。

  但是,大夫人却有些不详细,管她是不是好人,当初自己想方设法把她弄走,便再也没有什么好人坏人之分,除了自己信得过的人以外,都是敌人!

  她唇角微微上扬,泛起一抹冷笑,转身走进内殿……

  花园里。

  楚若不解地看向项染,好奇地问道:“四姐,你有什么话要对纯儿说吗?”

  项染淡淡地扫了楚若一眼,含笑说道:“倒也没有什么,只是想跟七妹问一下,你觉得我跟大姐,谁最漂亮?”

  闻言,楚若心下有些狐疑,略微想了想,含笑说道:“自然是都漂亮了,二位姐姐都是母亲所出,乃是难得的大美人。”

  “我不是要听你这样奉承的话,听的是关于你真正的想法。”项染蹙眉看向楚若,有些不悦地说道,“我比大姐年轻,但是大姐却很有魅力,难道你看不出来谁更漂亮一些吗?”

  “唔……四姐这样一说,纯儿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楚若点头应答道,微微欠身说道,“不过这话不能让别人听到,免得引起误会。我先回去了,四姐敬请欣赏花园里百花斗艳,看看哪个最漂亮吧。”

  说完,楚若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项染紧咬着牙关,对楚若的回答极其不满意。

  本来她还想逼着楚若说出几句大逆不道的话来,但是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这般牙尖嘴利。

  身旁的丫鬟小声说道:“四小姐,您别跟一个庶出小姐一般见识,奴婢觉得天底下您最漂亮了。”

  “啪!”项染回过头去猛地给了她一巴掌,揶揄地说道,“纯儿说得对,这话是不能被外人听到的,以免引起别人的误会。你身为我的贴身侍婢,若是敢在外面乱说,那我的清誉便都毁了!”

  “奴婢罪该万死,奴婢知错了。”丫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跪下去认错。

  项染却嫌恶地踢了她衣角,鄙夷地低斥道:“你这个不懂礼数的丫鬟,在这里公然下跪是要给本姑娘制造祸端呢是不是?若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还不如直接去撞墙来得爽快!滚回去自领掌掴“海天中文”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二十,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的。”

  “是,奴婢遵命。”

  丫鬟立即答道,站起身来跟着项染离去了。

  而楚若这边,回到院子里与邱然说了一些话后,便回到自己的小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全文|字手打院落。

  而就在她刚要上台阶的时候,白容快步走了过来,褔身说道:“启禀七小姐,小玉已经醒了。”

  “哦?醒了?那等她说话方便时,我再过去吧。你亲自看着她,如果她没有自寻短见更好。若是自寻短见的话,直接拴起来。”楚若不以为然地说道。

  对于像小玉这样的小炮灰,她其实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是。”白容恭敬地答道。

  楚若拧了拧有些吃力的脖子,转了转后脖颈。

  这一天在皇宫里浪费的脑力太多了,简直都没办法再形容什么了。

  一个欧阳月,一个项芸,真的都是骨灰级的腹黑人物啊,她一个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小丫头,容易吗?容易吗?

  晚间,楚若刚刚洗了一个舒服澡,敞开窗户看着外面的夜景。

  这里的夏天也很闷热,希望能够快些过去便好了。

  这时,她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些微弱的吵闹声,隐约倒像是有人在哭喊着什么。

  “七小姐。”白容走进来,对楚若温声说道,“小玉一直寻死觅活的,说是不想着活了?”

  楚若扭过头去,淡淡地扫了白容一眼,蹙眉说道:“捆住她了吗?”

  “已经捆住了,还给她塞上了白布。但是这样下去不是事儿,她什么东西都不肯吃,一直到呜咽。”白容恭谨地说道。

  “好,我知道了,你先过去吧。我一会儿就来。”楚若点了点头,转过头走向床前,整理好衣服后后,缓缓走了出去。

  她的头发全部散落下来,湿润的发丝时不时地瘙痒着脖颈处,阵阵凉意。

  小玉的房间是最末等的偏房,本来是她她一个人住的,现在演变成好几个人都陪着她在房间里,片刻也不来疏忽的。

  “七小姐。”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们都先下去吧,我跟小玉说几句话就可以。”楚若温声说道。

  “是。”

  丫鬟们鱼贯而出,并且把门关好了。

  楚若走上前,见小玉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她蹙眉说道:“我猜你不是为了家人,而是为了一个男人才会答应那人来给我下药。是不是?”

  小玉一愣,错愕地睁大眼睛,满脸都写满了疑惑。楚若伸出手去拿开堵着小玉嘴巴的毛巾,淡淡地说道:“如果不是为了一个男人,你怎么会这样要死要活的?”

  “我……七小姐,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小玉委屈地哭道。

  她心里也有许多委屈,只是现在她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再活下去了。

  反正出去以后肯定也是死,还不如就这样死在这里算了,说不定还能是个全尸。

  楚若坐在她的床边,仰头看向屋顶,淡淡地说道:“我从前特别喜欢一句话:一次不忠,永不再用。我特别不喜欢身边的人背叛我,所以每次我都真诚地对待身旁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