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霸妃身55(1/2)

加入书签

  最新阅读请到()    走出西宸院时,楚若刻意捡着可能会碰到大姨娘的地方走,好在也跟去见老太太是一条道路。()

  大姨娘每天都有在阴凉处乘凉的习惯,她体型微胖,最经不住热了。

  楚若见大姨娘正坐在竹林的石桌前吃着些清凉的瓜果,走上前温声笑道:“大姨娘好雅兴,在竹林里乘凉,还食用着新鲜的瓜果,想必又是孝顺的三哥给您送来的吧。琰”

  大姨娘因为给项铭啸生下一个儿子,所以地位与其他姨娘稍微高一些。再加上这几年来项蓝渐渐在外面有了出息,大姨娘的日子也就更好过了罩。

  她最看不惯的便是楚若,总觉得她回到项家便是克自己来了。

  而且自从七姑娘回府后,老爷便只宠爱四姨娘,真真要把她给气死了。

  不过因着楚若最近没少差人给她送来护肤的用品,所以大姨娘对楚若的态度算是缓和了一些。

  大姨娘也没有站起来,得意地扬起唇角,骄傲地说道:“七姑娘说的是,三少爷每次都会给我带来许多好吃的,我这个做生母的也心满意足了。”

  赵阿伊闻言,正中下怀,不着痕迹地说道:“那是自然的了。三哥从小在您身边长大,肯定是多向着您一些了。”

  “就好比二哥、四姐以及二姨娘所出的五姐他们,都是从小跟母亲长大的,母亲向着四姐,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但是母亲也向着二哥和五姐,为他们寻亲事也都是挑着顶尖的在选择,纯儿看着也十分钦羡呢。”

  听楚若这样一说,大姨娘蹙眉想了想,好像是有些不对劲。

  她蹙眉看向楚若,冷声说道:“即便三少爷是庶子,可他也很有出息,就算不能跟二少爷相比,但比你们这些庶女可强多了吧!”

  这大姨娘有个毛病,最受不得别人看不起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三少爷项蓝。

  每每二姨娘因为这个说些什么话时,大姨娘总会跟她正红抢白说个不停。

  楚若淡然含笑,温婉地说道:“这是自然的,大姨娘不妨问问三哥,我一向都跟三哥特别亲近。每回三哥从外面回来,必定会给我带上一些有趣的小玩意。”

  “不拘花了几个钱,心意最重要。所以在我心里,二哥和三哥是没有区别的。”

  “不过,在母亲心里,可能三哥和五姐就有些区别了。就如大姨娘所说,五姐是庶女,但在府里,谁不知道五姐比三哥要更得脸些?”

  “胡说!”大姨娘一拍桌子,站起身来走向楚若,沉声说道,“谁跟你这样说的?我看那五姑娘还没你好一些呢,她自个儿以为从小在夫人面前长大,那就真的是嫡女了?”

  “大姨娘喜怒,纯儿只不过是随口那么一说。”楚若笑着说道。

  她回过身去指向小玉,哀叹着说道,“纯儿刚刚回府,自然希望所有长辈们都喜欢我了。”

  “时常三哥总是很关心我,想必是大姨娘倾心教导有方,所以纯儿时时谨记着要给大姨娘多送保养肌肤的脂粉膏子聊表敬意……”

  大姨娘骄傲地扬起下巴,那是自然的了,她的儿子从来都是这样好的人。

  见楚若说得绘声绘色,大姨娘心里听得很舒服,对她的印象也好了许多。

  楚若嫣然含笑,继续说道:“大姨娘看我身边这个叫小玉的眼熟不?”

  “当初是二姨娘赶出来的,五姐每次见着小玉时都嗤之以鼻。上次失口说道:‘还是二姨娘宅心仁厚些,留给小玉一条生路。若是摊在大姨娘那里,只怕早就卸胳膊卸腿了。’这话纯儿听着可不中听,又私心觉着二姨娘不像是会交代这话的人,想必是母亲平时教条五姐的吧,所以也就没往心里去。”

  “凭什么不往心里去?谁说我比二姨娘更狠毒了?五姑娘说话未免也太狂了些!”大姨娘一听,心里不乐意了。

  她瞥了小玉一眼,蹙眉说道,“我记得了,之前说这个丫鬟偷二妹的东西,后来被赶走的那个嘛。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至于卸胳膊卸腿吗?”

  “七姑娘,你可别听她们信口胡说,我虽然脾气大些,可不做那样缺德的事情!”

  闻言,楚若点了点头,认同道:“所以我觉得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大姨娘这样性情的人,必定是人上人了。”

  “纯儿心里一直都很感激大姨娘能够养育下三哥那样好的人,有心

  想跟大姨娘亲近,又怕二姨娘和五姐不乐意……”

  “她们不乐意我又不怕,七姑娘也不必害怕!”

  大姨娘见白月跟小玉交头接耳的说着话玩,颔首说道,“七姑娘惯会调教人,我看应该是小玉在什么人那里便会调教处什么样的水准来。”

  “这小玉必定是个好丫头,七姑娘心肠好,所以会善待所有人。我从没听说过七姑娘房里出现过打骂奴婢一事,可见她们也都是诚心对七姑娘好。”

  这话说得太明显了,楚若禁不住想笑。

  大姨娘话里的意思是,二姨娘便是那鸡鸣狗盗之人,上不得台面;而她大姨娘的儿子很有出息,自己便也是极好的人了。

  至于五姑娘项菱,胎里带来的晦气和臭德行,那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

  楚若轻咳一声,微笑着说道:“正是因为小玉人不错,我有心要把她也提为大丫鬟呢。现在要去祖母那边看望一下,捎带着提一提。等明天中秋时,小玉便是我身边的大丫鬟了。”

  大姨娘闻言,理所当然地说道:“这话听着真顺耳,所以说七姑娘是会疼人的好姑娘呢。我听四妹说你很孝顺,可见跟我们三少爷能够凑到一处说说话也是极好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鄙夷地笑了笑,望着二姨娘的院落,“我正好闲来无事,去二妹那里转转。七姑娘请自便吧,我也就不与你闲聊了,改日再坐下来细聊。”

  笑话!她是大姨娘,怎么能被二姨娘压一头呢?

  大姨娘怒气冲冲地便要奔着二姨娘的院落行去。

  楚若强忍着笑意,好意提醒说道:“大姨娘消消气,您说话也需注意,免得被二姨娘认为您跟我是一伙的,再一状告到母亲那里。纯儿自是不好交代,只怕三哥也要伤心了。”

  “放心,我会掌握分寸的,不提咱们今日见过之事。”大姨娘一听说自己的儿子会伤心,心疼的不得了,连连答应着去了。

  眼见着大姨娘和随侍的丫鬟越走越远,楚若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

  白月不解地看向楚若,大小姐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她一点儿也听不懂呢?

  小玉也稀里糊涂的,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七、七小姐,您刚才跟大姨娘说抬奴婢为大丫鬟,是说着玩的吧?”

  “说着玩?我为什么要说着玩?”

  楚若讶异地挑

  眉看向小玉,含笑说道,“我一会儿就跟祖母说一下这件事情,从现在起,你便冠上姓氏,叫‘白玉’,谁若是敢小看你,便是给我没脸了!”

  说到最后两句时,楚若的脸色相当严肃,也极其认真。

  她看向目瞪口呆的白月,温声说道:“白月,我从来不会原谅背叛过我的人,但是现在,我愿意试着去相信白玉,我们也需要她。所以,我希望你从此以后消除心中对白玉的芥蒂。”

  “她不容易,你也不容易,我更不容易。懂吗?”

  白月只觉得楚若说的话太过沉重,她茫然地点了点头说道:“奴婢懂。”

  “懂个屁,我猜你也听不懂,回去以后好好问问白容吧。”楚若打趣地说道,转身继续向老太太的院落走去。

  额……懂个屁?白月和白玉都风中凌乱了,她们家七小姐刚才是在说脏话吗?

  不过感觉好像是有些听不懂似的……

  老太太今天精神很好,正坐在软榻上品茶。

  听到丫鬟说楚若来了时,开心地扬起唇角,笑着说道:“快让纯丫头进来吧,我老婆子也挺想念她的,正愁着要不要去见见她呢。”

  楚若闻声而入,粲然笑道:“祖母可真会说笑,何必是亲自去见纯儿。若是祖母想念了,纯儿必定毫不犹豫地赶过来见您。只怕祖母嫌纯儿聒噪,所以不敢时常来打扰呢。”

  老太太笑呵呵地朝她招了招手,温声说道:“来来来,坐到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