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暴君好粗鲁77(1/2)

加入书签

  “没事,我知道。 ”方怡晴反手握住楚若的手,指尖微微有些颤抖,却异常有力。

  她甜甜的笑了笑,“表姐,我只希望你能够帮帮我,这样我的胜算是不是就大一些?”

  “但愿吧,我会尽全力帮你的。”楚若点点头,温声说道。

  停顿了一下,她又感激地望着方怡晴,“怡晴,其实我该感谢你才是。你这样坚决的想要跟洛大哥在一起,连我都感动了。我也希望洛大哥能够有个属于他自己的生活,不要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谢谢你,表姐。你只要肯帮我,不需要跟我说些什么感谢的话,我都明白!觐”

  “我也知道,我可能没什么机会了,等选秀时,希望陛下不要看重我才好,否则我真的就无地自容了。”

  “我回去以后会找机会跟陛下说一下,让他不要选择你。届时你连去都不用去了,直接告病在家就可以。”楚若温声安慰着,并不担心这件事。

  方怡晴欣喜地点了点头,感激地说道:“表姐,你真的是太伟大了!芷”

  “怡晴,私下跟纯儿表妹聊天,为何也不连我一起叫上?”

  就在这时,方怡人款款走来,唇角上扬着,露出一抹十分和善的笑容。

  楚若跟方怡晴一起站起身来,向她微微点头示意。

  “二表姐好。”楚若温声说道,心中却在暗暗算计。

  这方怡人也不是善茬,如果就这样入宫为妃的话,项芸也有危险。

  但是楚若心里有些迟疑,若是事事都替项芸打理好,以后还会有妃子入宫,如何狠毒的人也会出现,到时候自己可能就没办法在她面前保驾护航了。

  方怡晴很开心,她笑着对方怡人说道:“二姐,你刚才不是陪祖母在一起吗?我跟纯儿表姐一向都感情深厚,所以多聊了几句。既然你来了,那咱们一块聊,可好?”

  方怡人嫉妒楚若总是能够跟当今陛下那样亲近,可是大哥方振南希望自己能够凡事都平常心对待,她又如何能够真的放心?

  丫鬟早已取过暖垫,放在石墩上由方怡人坐下去。

  坐下来之后,方怡人抬眸看向楚若,笑着说道:“表妹,你在皇宫里经常见到陛下,可知道陛下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楚若心中明白她话里是什么意思,所以淡然含笑,“陛下喜欢聪明又温柔的女人,像二表姐这样温婉大方的人,定能够得到陛下的青睐。”

  “那倒也是,我比表妹要稍微好上那么一点点,日后我们若是都在皇宫内,你可不要只注重做贵妃娘娘的大姐,而忘记我这个二表姐哦。”方怡人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多么过分,而是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在向楚若下命令。

  方怡晴尴尬地看了楚若一眼,转过头去对方怡人低声唤道:“二姐,你不要这样说……”

  “怎么了?我这样说话错了吗?”方怡人丝毫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多过分。

  她扬起纯真的笑脸,含笑问向楚若,“表妹,虽然咱们是表亲,但舅祖父家就你这一脉,咱们可是也有血缘关系的呢,理所应当亲如姐妹,不是吗?”

  楚若面上并没有表露出来不满,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温声笑道:“二表姐说的是,我也这样认为。但凡有帮得上忙的地方,一定不会吝啬的。”

  她心里刚才还在犹豫,要不要让凤弄绝一起带着走。

  现在看起来,直接让欧阳月把方怡人给忽略掉就算了,免得进宫去丢姑祖母的人。

  方怡人这才满意地颔首,对楚若稍微有了一丁点儿好模样。

  之前她总是看不上楚若,再加上三哥在楚若那里吃了亏,心里就更加不得劲了。

  这次见到楚若,方怡人直接就用二表姐的身份压人,就不信楚若不会忌惮。

  没想到,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拿下了。

  就在这时,方振南和方振北缓缓走了过来。

  方振北每次看到楚若时,还是会忍不住心悸,但是他一直没找到机会下手,不晓得该怎么做了。

  而那个蛊术的独一药引子竟然被自己给弄丢了,所以也没有办法,只得作罢。

  方振北只是不晓得,他的药引子是被凤涵悄悄给弄走了,根本就不会给他机会施展蛊术。

  凤涵心里想的是,小爷的妈娘凭什么要让方振北这个大坏蛋惦记着?

  一点儿都上不去台面,哼!

  楚若淡淡地扫了方振北一眼,她心里一直瞧不起方振北,如果不是凤涵偷偷告诉自己,她真的不晓得方振北的思想这么龌龊,居然要对自己下“真情蛊”!

  方振南倒是一脸温和,淡然浅笑,云淡风轻地说道:“表妹,许久不见。”

  “大表哥,三表哥,你们好。”楚若招了招手,却没有多做停留,而是站起身来温声说道,“你们先聊着吧,我

  要去外祖母那里一下。等晌午用膳时,咱们再好好说说话。”

  说完,楚若就快步离开了。

  方振北蹙眉看向楚若离去的方向,他快速跟方振南说了两句,就快步追了过去。

  白月打老远就看到方振北的身影了,她嫌恶地回过头去对楚若低语:“七小姐,三表少爷一直跟着您,好像是有话要跟您说。”

  “那就让他跟着呗,如果敢上来的话,我正好也有事要跟他说呢。”楚若不着痕迹地扯了扯嘴角,微微上扬,根本就不把方振北放在眼里。

  真情蛊而已,她又不是不会,更不是不会解。先不管这个蛊术方振北是如何学来地,光说蛊术的危害性就已经够方振北吃一壶的了。

  “表妹请稍等,我有话要说。”方振北快步追了上来,对楚若真诚地说道。

  楚若停下脚步,回过头去看向他,笑着说道:“三表哥,有事要跟我说吗?”

  “可否屏退你的婢女,我们单独说说话?”方振北恳切地说道。

  楚若点点头,示意白月离远一些,“你去找莫无影说话吧,他不能跟我们一起进宫,我也挺惦念他的。”

  白月提防地扫了扫方振北,不情不愿地说了句:“是,奴婢告退。”

  又是去看莫无影!刚才看他的时候,他就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还故意借着伤口对她动手动脚的。这次再去,谁知他会不会又动手动脚的?

  白月嘴里咕咕哝哝的就走了,直接从心里把莫无影给骂了一遍。

  “三表哥可以说了吧?”楚若扬眉望着方振北,倒要看看他想说些什么。

  方振北轻咳一声,温声说道:“表妹,我、我只是想跟你道个歉。”

  “哦?道歉?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吗?我怎么不知道?”楚若故作不知地问道。她可不晓得方振北要跟自己道哪个歉。

  但是,楚若绝对可以确定,像方振北这样龌龊的人,一定会死性不改的。

  “过去我总是想要跟你成亲,目的就是让自己在方家的地位更高一些,现在我想明白了,是自己技不如人,不能再纠缠着你不放了。”方振北状似伤感地说道,他看了楚若一眼,又低下头说,“或许你不会相信,但我真的是悔过了。”

  楚若挑眉,“三表哥既然诚心认错,那我就这样原谅你吧,咱们毕竟是亲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是不是?”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方振北忽然伸出手挡住楚若,趁她不注意,往她的身上洒了一些粉末。

  在他出手的那一瞬间,楚若就强制自己不呼吸,直接退离了一些。

  **药而已,她能够闻得出来。

  楚若并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看向方振北,仿佛自己什么都没有知晓似的。

  方振北踟蹰地说道:“但是,我觉得表妹心里肯定有我,是不是?表妹,表妹,你怎么了……”

  还没等他说完,楚若便装作头晕的扶着太阳穴侧身躺了下去。

  方振北趁人不备,抱起楚若就近选择道路,向自己的房间奔去。

  楚若在方振北的怀里,本眯着眼扫向利欲熏心的他,这是他自找的,可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

  方怡晴大惊失色地看向这一幕,刚才她还想跟楚若多聊两句,可一路跟着来到这里,竟然看到了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

  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好跺着脚前去找祖母。

  但是走了几步,方怡晴又有些犹豫。祖母万一要是默认三表哥这样办该怎么做?想到这里,她回过身去对两个贴身婢女说道:“你们两个,分别去跟我祖母和舅祖母说一声,让她们到我和三哥所住的院落来一趟。”

  “是,奴婢遵命。”丫鬟褔身说完,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方怡晴悄悄地跟随方振北而去,见他进入自己的房间内,便快速转身,到拐角处停留下来。小心翼翼地拿食指在舌头上沾了沾,直接点在窗户纸上,向里面看去。

  只见楚若被方振北放在床上,他自己则是一直脱着衣服。

  见状,方怡晴心中更加担忧,害怕方振北真的办出什么傻事来。可是现在如果进去的话,三哥一定什么都不承认,还会训斥自己一顿。

  方怡晴紧咬着下唇,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思来想去,方怡晴都觉得事情不太妙,随时准备大喊一声,喝止住方振北的恶性。

  “咚”地一声响,方怡晴地后颈忽然传来一阵疼痛,她惊愕地回过头去,只看到一抹红色的裙摆,便昏了过去。

  那分明是二姐今天所穿的裙子,在彻底昏迷之前,她听到方怡人蹲下身来低声叹道:“四妹,你真是傻,不帮着自己的亲哥哥,却帮着一个外人……”

  方怡晴心中焦急不已,却已经失去了知觉。

  方怡人刚才跟大哥说了一会儿话,再回房时就看到方怡晴鬼鬼祟祟地站在墙角,时不时的跺跺脚,一猜就知道有些问题。

  再听到里面传来方振北说着什么“纯儿表妹,我终于可以得到你了……”之类的话,就更明白了一些。

  她凑上前,得意地向窗户里面看了看,巴不得方振北快点儿将项纯给占有了,届时直接成婚,那就不需要跟自己争着进宫选秀了……

  方振北脱光衣服,直接上床就脱楚若的衣服。

  刚刚碰触到她的衣扣,浑身忽然一僵,身子开始疼痛起来。他歪向一边不断地吐着白沫,不晓得是怎么了。

  楚若也不动劲,只是闭上眼睛躺在那里。

  她的听觉一向灵敏,方才分明听到窗外面有人,此时是两个人变成了一人而已。

  方振北抽搐了一会儿,眼睛募地瞪得特别大,竟然再也不动了。

  在外面瞧瞧看着的方怡人见状,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气恼地跺了跺脚,这个该死的三弟,该不会是关键时刻忽然不行了吧?从这里也看不到床里面的动静,只能够看到楚若身上的衣服还没有脱下来呢!

  她趁四下不备,快速冲了进去。

  这一看不要紧,方振北竟然已经吐得全都是白沫,双眼瞪得很大,僵硬地仰躺在那里。

  而他的某个部位,依旧保持着刚才高亢的膨胀状态,随着身子的僵硬,丝毫没有改变。

  “三弟!”方怡人走上前,一探方振北的鼻息,顿时大惊失色,三弟竟然没气了!

  方怡人愤恨地看向楚若,怒不可遏地抽出随身携带的佩剑,直指楚若的颈项,“你这个该死的庶女贱人,先是要跟我争抢陛下,现在竟然还敢杀害我的三弟,我要杀了你为他偿命,正好也将你除去,永绝后患!”

  刚要动手,忽然听到门口被人大力推开。

  她回过身去一看,不光自己的祖母到了,就连舅祖母和大哥也在。

  “啊……”方怡人吓得把剑一扔,直接跪坐在地上,哭着求道,“祖母,怡人是要为三弟报仇,并不是有心要杀……”

  说到这里,她再也说不下去,只剩下在那里哭泣。刚才自己说的话一定被他们听到了,这是根本没办法抹除的事实。

  方振南失望地看了自己的亲妹妹一眼,方才那一幕大家是有目共睹,而且也都知道她要杀害项纯。他走上前一看,三弟方振北的死状很惨,光是看他浑身脱得这样干净,就知道想要动什么心思。

  而这时的楚若,早已大力地闻了闻身上残留的迷香,再加上刚才不小心吸进去的那些,意识开始昏昏沉沉的。

  “纯儿!”邱夫人和邱鼎天快速上前,邱鼎天把手放到楚若的鼻前,还有呼吸,再一闻她身上的味道,顿时眉头紧皱。

  邱蕊早已吓得浑身发抖,她的孙子孙女,自己最是了解。

  三孙儿心里一直放不下项纯,而二孙女一直都嫉妒项纯,现在又是怡晴派人前去告密,简直太令人难以接受了!

  而且,他们在外面还看到了被打昏的方怡晴,那是因为方怡人来不及处理掉,就让方怡晴直接昏倒在冰冷的地上,随时有可能会冻死。

  邱鼎天听到邱蕊的哭声之后,回过头去冷冷地看向她,“你还敢哭!现在振北要强-暴纯儿,提前给她洒了**药,不信你来闻一闻!还有怡人,这样的好女子真是难得!”

  说道“好女子”三个字时,邱鼎天一直都带着嘲讽的语气,狠狠地瞪着邱蕊。

  随即,他快步走了出去。

  邱蕊伤心欲绝,她带着四个孙子孙女来到都城这么久,并不希望会遇到现在这样的事情,心里难过极了。

  她踉跄着站起身来,快速走向方怡人,扬起手快速掌掴下去,一声清脆的巴掌声过后,方怡人的左脸颊迅速肿胀起来。

  方怡人呜咽地哭着,吃痛地抚着脸颊,不住地摇着头。

  是自己太大意了,竟然在气急攻心的情况下,没能注意到外面的动静!方怡人紧咬着下唇,她已经是百口莫辩了。

  想到这里,她忽然指着床前的楚若,大声说道:“祖母,您不要被她给骗了,她自己就是个大夫,精通各种医术,怎么会对**药没有认知呢?一定是她故意引诱三弟过来,要不然三弟怎么会忽然致死呢?”

  方振南沉声呵斥道:“怡人!大错已经铸成,你就不要再跟长辈们争辩了!”

  “三弟、三弟他……一直都有抽羊癫疯的隐疾。只要处于精神紧张刺激的状态,就容易病发。如果不及时吃药,会直接发病死亡。”

  艰难地说完,方振南别过头去,不忍再说什么。

  眼下的情况再清楚不过了,似乎都不需要人们再去检查些什么。

  见楚若还是昏迷不醒,方振南走上前,从怀里取出一**熏露,直接放在她的鼻端。

  楚若闻着那些熏露,蹙眉醒了过来。触目可及的先是方振北难看的死状。

  “啊——”楚若惊呼一声,直接从床上滚了下去,磕得膝盖特别疼痛。

  “纯儿。”邱夫人刚才就一直掩面无声地哽咽,听到楚若的喊声后,立即看向她,心疼地将她扶起来,关切地问道,“纯儿,你没事吧?”

  “外祖母,三表哥、我……这是怎么一回事?”楚若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身上,不解地问道,目光里露着些许狐疑。

  就在这时,悠然转醒的方怡晴顾不得其他,踉跄着冲了进来,焦急地说道:“三哥,你不要强-暴表姐!二姐,不要打我……嘶!”

  后颈项疼痛不已,方怡晴的眼前也一片昏花,不晓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待她反应过来后,忽然发现自己身处在什么地方,周围一众人都在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

  方怡人却不相信楚若真的是无辜的,她快速抽起手中的剑,直接向楚若冲了过去,口里大喊道:“你一定是在装!我要杀了你,你还我三弟!”

  邱夫人惊恐地挡在楚若面前,也来不及闪躲,剑柄直接刺在了她的胸膛上。

  “外祖母!”楚若大惊失色,这是她完全没有料到的,心里顿时担忧不已,扶着邱夫人快速瘫坐下来。

  楚若的泪水“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这就是她的亲人,不怕一切的为她挡剑!她愤恨地瞪向完全不知所措的方怡人。

  “方怡人!你想杀了我?我外祖母已经被你刺伤了,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方怡人震惊地看着这一切,她摇了摇头,不晓得为什么自己的剑会在邱夫人的身上。惶恐之下,转身就要逃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方振南快速抽出剑柄,直接刺在方怡人的身上。

  他不希望看到方怡人再犯错,更不愿意让任何人都用这样的目光来看待他们方家人。

  邱蕊快步走上前,见方振南把剑刺在方怡人的后背,并不是重要部位。一把推开方振南,直接抽出剑来一刀向方怡人的后心方向袭去。

  “哦!”方怡人还来不及感受剑被抽出身体的疼痛,直接就被另一剑刺中心口部位,疼得她不能自已,难以置信地望着最疼爱自己的祖母,居然亲手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方怡人苦笑一声,踉跄的跌倒在地,直接就闭上了眼睛。

  无所谓了,她已经厌倦了这个世事。

  “二姐!天呐!”方怡晴大呼一声,快速冲过去一看,方怡人早已倒在血泊中,鼻端也没了呼吸。

  楚若将随身携带的救命药丸递给邱夫人吃,见她的伤口是在心脏偏右边一些,并没有在心脏的正中间,这才放心了一些。

  见方振南心痛地站在那里望着方怡人,她冷冷地将**子一抛,“能不能救她我也不知道,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楚若抬眸看向站在身旁的丫鬟们,沉声说道:“你们快些帮我把外祖母抬到隔壁空着的房间去,注意不要动到她的伤口!”

  “是!”丫鬟们手忙脚乱的抬着邱夫人站起身来,快速离去。

  楚若冷冷地扫了方振南一眼,淡漠地说道:“大表哥是聪明人,今日所发生的事情,罪魁祸首究竟是谁也不需要我说什么。至于二表姐,她若是死了,正是她的报应!若是活着,希望你们好好管教!”

  说完,便拂袖离去。

  方振南连忙将药丸塞到方怡人的嘴里,努力用口为她度气,却没有任何作用。他的泪水悄然滑落,早就警告过二妹许多次,她却总是不听劝告!

  邱蕊心神俱乱,不晓得自己该怎么办了。她瘫坐在地上,泪水哗啦啦的流着。

  自己当初还觉得很幸运,因为有一个很好的家庭,还有这些令自己满意的孙子孙女们,如今却失去了一个最疼爱的孙女,她回去以后怎么向大儿媳妇交代?

  这时的邱蕊已经没有了任何争强好胜的心,邱家的一切也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她忽然很想回家,快点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老老实实的过着后来的生活。

  方怡晴呜咽地哭着,她哽咽地跪着磕头,“祖母,事情是这样的,您听说细细说来。我看到三哥向表姐洒了什么粉末,紧接着……”

  她断断续续地把事情讲述了一边,心里也难过极了。

  如果自己当时立即说出来,或许就没有接下来这么麻烦的事情了。

  邱蕊淡淡地挥了挥手,由丫鬟们扶着站起身来。她冷冷地扫了方振南一眼,淡漠地说道:“她死了吗?”

  “祖母,二妹已经、已经断气了。”方振北低下头,沉声说道。

  邱蕊点了点头,“死了就好,免得给我们添麻烦!”说完,她快步走向外面,向后面抛来一句,“振南,把这些事情都记下来,他们两个人做的龌龊事是罪有应得,怨不得任何人。”

  说完,邱蕊便离开来这里,直接找到邱夫人正在接受治疗的房间门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楚若直至傍晚也没能回宫,她一直都守在邱夫人的身旁。

  邱鼎天把消息都压了下来,并没有让人传扬出去,害怕邱然知道这个消息后会伤害到腹中的孩子。

  邱夫人的病情并不算太严重,但离心脏比较近,很容易直接就断气。

  而楚若已经两顿饭没有吃了,她没有任何胃口。

  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试探方怡人,如果当时自己就醒来的话,或许受到伤害的人会是自己。

  她的泪水时不时地会流下来,一直都在心里挣扎着。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实在太让她难以接受了。

  这些坏人们的招数层出不穷,全都恨不得将自己给毁了么?

  楚若紧咬着下唇,伤心地垂下头,擦着眼角的泪水,希望邱夫人能够早点儿醒过来。

  这这时,白月回来了,她走到楚若面前,低声说道:“七小姐,奴婢已经禀告贵妃娘娘了,说您这几天无法回去,需要在学士府里守着邱老夫人。”

  “嗯。”楚若淡淡地点了点头,抬眸望向白月,幽幽的说道,“姑祖母还跪在外面的地上吗?”

  “是。不过邱老爷刚刚有站在她的身后,好像是在与她说话。”白月想了想,恭敬地说道。

  楚若缓缓起身,轻呼一口气,走向外面。

  跪了大半日,对邱蕊来说,惩罚也已经够了。

  或许对邱蕊来说,这样的惩罚才是最对的。楚若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她站在门前,刚要掀开帘子,忽然听到邱蕊哭着说道:“大哥,我知道错了,是我不对,没有管教好孩子们。”

  “蕊儿,你不要跟我认错,等你大嫂醒来之后,你直接跟她认错就是了。”邱鼎天沉声说道。

  停顿了一下,他语带哽咽地说道,“你大嫂一直待你像是孩子一样,那年你要出阁,她不眠不休为你亲自赶制嫁衣,还总是对你嘘寒问暖的。若说她对不起你,我是一个字都不肯信的。”

  “是蕊儿错了,蕊儿总觉得大哥无后,而大嫂也一直霸占着您,您都没有后代来传承邱家的香火了,便想着把邱家的一切都揽到自己身下,让纯儿嫁给振南或者振北。”

  “但是,现在我悔不当初,不求大哥大嫂能够原谅我,只希望我跪拜在此,你们能够看到我解决方式的诚意。”

  邱蕊顿时苍老的声音隔着帘子传了进来,楚若听得心里有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