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暴君好粗鲁83(1/2)

加入书签

  “你说什么!你已经净身了?”郭婷的脑袋里“轰隆”一声,好像被一道惊雷闪过。

  她还记得那一次他们两个人都已经裸裎相对,而他的壮硕已经紧紧地抵着自己的私密处,随时蓄势待发的样子。

  想到这里,郭婷扬起手狠狠地甩了鲁革一巴掌,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瞧你这出息!竟然会做出这样蠢钝无知的事情来!本宫没有见过你这样没出息的人,更不会让你留在本宫身边的!”

  “娘娘,不要赶我走啊!”鲁革顿时吓得浑身发僵。

  他忍着脸上的剧痛,连滚带爬的蹭着地面到郭婷的面前,拽着她的衣摆,恳切地求道,“我这样不远万里的赶过来,并且阉割了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子孙根,只是为了能够跟你好好相处。犏”

  说到这里,鲁革更是难过不已。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为了能够分派到你宫中来,我已经三番四次收买管事太监了。”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我是为了你而来,而是故意从几个宫殿中装作不经意的选择了你的宫殿。求你不要赶我走,你心中明明有我的。哪怕我们从此以后都不能做夫妻,我也愿意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凡事都有个照应啊。啸”

  “滚开!本宫把你留在身边,岂不是要让别人怀疑上?”郭婷烦躁地抬起脚踹向鲁革的胸口,嫌恶地说道,“再说了,你离开了明昭国,又成为一个小太监,根本就一无是处,本宫凭什么要收留你?!”

  郭婷的胸口处有些疼痛,她也曾爱国这个男人,只是那隐忍的爱意从来没有爆发出来过。因为自己从小便被郭家重点培养,她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是要进宫做妃子的。

  “婷儿,我可以为了你赴汤蹈火,绝对不会说半个‘不’字!不管遇到任何事情,我都会一直挡在你的面前,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的!”鲁革的双眸中闪着泪意,再度恳求她不要把自己给轰走。

  他紧紧地搂着她的双腿,能够闻到她身体里的香味,虽然仍旧会心猿意马,但根本就已经没有了与她欢爱的能力。

  更何况,此时此刻,他们的身份地位也太过悬殊,根本就不能再继续相爱……

  郭婷于心不忍,思及自己在这里举目无亲,唯一有血缘关系的表妹却又如此狠心地对待自己,根本不肯与她一同分享皇上的宠爱,更是一阵阵难过。

  再一看面前的男人,虽然纠结于儿女私情无法自拔,但终究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又为了自己舍身入宫做了太监,她还有什么不能释怀的呢?

  “那你一路上有没有被人认出来?本宫带来的人里面,可有见过你原来的形象的?”郭婷眯起双眼,紧紧地盯着他,沉声问道。

  鲁革摇了摇头,十分肯定地回答:“过去你我见面都是在私下里,这次您身边带来的两个随身丫鬟也不晓得我是谁。更何况,她们是你的人,又怎么会出卖你呢?婷儿……”

  “不要再叫本宫的名字!”郭婷愤怒地打断了他,冷声呵斥道。

  “既然选择入宫做一个奴才,那就要尊称本宫为娘娘。不管别人如何怀疑你,你都不许承认自己是明昭国的人,否则他们一定会怀疑你跟本宫之前的关系,听到了吗?”

  万一要是被有心人给抓住把柄,只怕自己会名誉扫地。

  郭婷知道,留下鲁革的做法并不太好,但是他可以帮助自己去做事,而且还会毫无保留的忠于自己。这样难得的一个奴才,不用白不用。

  再者说,她心里还是没有彻底放下他,毕竟那也是自己在寂寥的闺阁儿女生活中,唯一一次难以自制的心动,无论如何也是刻骨铭心的。

  好在这么长时间以来,她都是悄悄地与鲁革进行联系,并没有真正在人前表露过什么,应该不会有人发现的。

  想到这里,郭婷便放松了许多。

  “是,奴才知道了。”鲁革恭敬地点了点头,郑重地给郭婷磕了三个响头,早已涕泪交流了。

  郭婷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沉声说道:“起来吧,不要再这样鲁莽行事。”

  “奴才遵命。”鲁革站起身来,匆匆拂去膝盖上的尘土,默默地垂首站在那里。

  “还不退下?杵在这里等着被抓吗?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难道你想被别人知道?赶紧滚出去!”郭婷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一想起竟然有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悄悄地做事,她心里就气闷不已。

  鲁革立即点了点头,转身退了出去。

  烦躁地躺在床上,郭婷紧咬着下唇,身体有些莫名地渴望。

  初尝人事的她,总是希望皇上能够多宠幸自己一些。

  但是后宫里有这么多妃嫔,也不是她一个人就能应付得来的。唯一能够满足自己要求的便是,悄悄把一些虽然也会被宠幸,但是并不得宠的人给处理掉,然后再慢慢处理得宠的那些贱人们……

  思来想去,她不禁为自己的决定而感到庆幸。鲁革从小习武,武功也算是比较好的,对付一些女子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

  郭婷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唇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地笑容。反正也是誓死一搏,不管怎么样,先处理那些妃嫔再说!

  翌日一早。

  郭婷很快便醒了过来,她梳洗过后,对宫女说道:“昨晚到项妃那里去打听皇上的事情的那个小太监是谁?把他叫进来,本宫有事情要吩咐他。”

  “启禀郭妃娘娘,是打扫院落的小鲁子,为人精明能干,平时做事也很仔细。”宫女温声说道。

  “既然那么能干,那就直接把他抬为本宫的管事太监吧,之前那个管事太监替换小鲁子的事情。”郭婷状似不经意地说道。她低下头抚弄着自己手里的蔻丹,淡淡地说道。

  “是,奴婢这就去把小鲁子……哦,不是,是鲁公公叫进来。”

  “嗯。”郭婷淡淡地点了点头,等待鲁革进来。

  不一会儿,鲁革便一路小跑着进来,站在郭婷的身后,恭敬地跪在地上谢恩:“奴才谢郭妃娘娘的抬举,一定会好好为您办事的。”

  “起来说话吧,能干的人,本宫自然是不会亏待的。”郭婷慵懒地说道。

  她起身扭过头去看向鲁革,见他低眉顺眼的站在那里,走上前低声问道:“你昨晚说的话可还算数?以后不管本宫向你提什么要求和命令,你都会快速去完成?”

  “奴才说话算话,绝对是不会忘记的。”鲁革抬起手来,对着屋顶起誓,“奴才发誓,绝对不会背叛郭妃娘娘。只要是娘娘的吩咐,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还是其他事情,奴才都会刻不容缓地去为您完成!”

  郭婷掩唇轻笑,对他如此认真的态度感到好笑。她轻咳一声,缓缓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本宫有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这几天你就忙着处理这些吧。事情成功以后,本宫会好好赏赐你的。”

  “奴才不需要娘娘的赏赐,只希望娘娘能够……”

  “好了!你不要赏赐的话,别人会怀疑的。既然是应得的赏赐,本宫一定不会吝啬的!”郭婷不容拒绝的打断了他的话,冷声说道。

  “是,奴才遵命。”鲁革点了点头,恭敬地说道。

  但是心里却有些苦涩,她如何会不知道,他所想要的便是与她一生相依相偎,永结同心啊。

  可是如今……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裤裆处,已经没有了那个能力,还能给她的身体带来什么幸福?

  见他答应下来,郭婷对他附耳说了一些话。

  鲁革先是感到万分惊愕,没想到他心爱的女人竟然如此狠毒,让自己去杀害那些妃子!

  但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没有看到郭婷任何缺点,反而是觉得她为了争宠也不得如此做,心中甚是疼惜她,便立即答应了下来。

  “既然都听清楚了,那就去做吧。记住,不要被人看出来你用了什么方式,更不要让人怀疑到本宫这里来。”郭婷冷冷地说道。

  “奴才晓得分寸,请娘娘放心吧。”鲁革点了点头,恭敬地说道。

  他退去之后,郭婷的唇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缓缓走向外面,对宫人说道:“本宫要去皇后娘娘那里请安,你们都好好伺候着。”

  “是。”一众宫人恭敬地答道。

  而之前还是管事太监的小李子在暗处悄悄打量着郭婷骄傲的背影,心中有些愤恨。

  无缘无故的,他竟然被郭妃娘娘给替换下来了。那个小鲁子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一个擅长拍马屁的人吗?真是的!

  越想越是生气,小李子紧咬着牙关,觉得郭妃娘娘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那个小鲁子肯定也不是一个善茬,他要好好查一查,准备到时候把自己今天受到的委屈全部都给报复回来!

  郭婷坐在鸾轿上,心中甚是得意。昨天她算计了许久,也把一些妃子的名字都暗暗记了下来。

  如今能够除去一些人,也能把自己的嫌疑给摘出去,真的很不错。

  至于项染那丫头,她决定要好好与项染谈谈。如果实在是谈不好的话,那以后也绝对不会姑息!

  这样一想,郭婷心里就更加开心了。有了鲁革保驾护航,她也可以放手一搏了……

  阴谋与算计向来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就在郭婷用心算计着别人的同时,却不晓得,自己也正一步步陷入别人设计的圈套中。

  当有朝一日她反应过来时,已经丝毫没有回头之路,更是把自己彻底逼上了绝路。

  然而,此时此刻的她,确实觉得自己是整个大亚王朝皇宫里最为聪明的人,最终也绝对会成为皇后,把那个老姑婆阿莲娜给赶下皇后的位置!

  在凤仪宫略微坐了一会儿之后,阿莲娜便说乏了,众人就立即会意,一一起身告辞。

  郭婷走出来以后,见项染面若桃花,俨然陷在被恩宠之后的幸福之中,甜蜜得只知道笑了。

  她缓缓走上前,与项染一同欣赏着御花园里的花朵,含笑问道:“染儿,你怎么这样开心?是不是昨晚皇上把你临幸了几次后,觉得幸福极了?”

  项染闻言,扭过头去看向郭婷,骄傲地说道:“表姐,皇上与我乃是真正的两情相悦,我们在明昭国时就已经对彼此有情了。”

  “只是,我最近身体有些变化,昨天特意问了我宫中的管事姑姑,很有可能是有孕了。正想着一会儿召太医过来询问一下,若是真的有孕了,皇上一定会很高兴的!”

  说着的时候,项染的眼角眉梢都是忍不住的笑意,她自豪地扬起下巴,觉得这次一起入宫的四个人里面,只有自己是最得宠的。

  就连以前一直都把自己给比下去的表姐郭婷,似乎也不如自己更有本事用身体去诱惑皇上呢。

  郭婷双眼微眯,她心中越来越嫉妒,恨不得扬起手打项染一巴掌。呸!在明昭国时就勾-引皇上,还觉得自豪吗?若在明昭国里被人知晓的话,早就被人笑掉大牙了!

  但表面上却装作惊喜地握着项染的手,笑着说道:“真的?那真的是太好了!我侍奉皇上还没有几天,所以并没有你这般幸运。但是咱们亲如姐妹,你若是怀了龙裔,那便也是我的荣幸。染儿,那咱们快些回去吧,不要再在御花园里逛了。”

  “没事儿,表姐,一会儿太医就会过来的,咱们现在这里走上一走,正好也说说话呢。”项染掩唇轻笑,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件事情要跟人分享,想等事情确认以后再跟皇上说。

  就在她们刚刚走向前面以后,一抹碧绿色的身影快速消失,转身走进了凤仪宫内。

  另一处花丛后面,楚若淡淡地扫了那个宫女一眼,心下了然,冷冷地笑了一声,对身后的人说道:“你们都先回去吧,白月陪着本公主到处逛逛就可以。”

  “是,奴婢告退。”一众宫女褔身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白月凑上前,紧张兮兮地望着楚若。

  糟了,四小姐若是真的怀孕了,那她家七小姐该怎么办?离成婚的日子还有好几天呢,万一被四小姐一搅合,七小姐在皇宫里的位置岂不是要变得岌岌可危了?

  楚若好奇地望了她一眼,失笑地摇了摇头。

  这丫头一定是为自己是否能够得宠的事情而担忧了,真是服了她。

  “七小姐,您怎么还笑得出来呢?”白月苦着脸,不解地看着她。

  楚若伸出手点了点她的额头,笑着低嗔道:“我不笑难道还要哭出来吗?你也不看看眼下的事情究竟有谱没谱,就擅自在心里为我担忧。”

  “啊?难道四小姐不是怀孕了吗?刚才说的那样信誓旦旦,似乎只等着太医确诊以后,就会把这件事情告诉皇上呢。到时候,皇上一定会把她的位份给晋升一下,四小姐就更加肆无忌惮地藐视您了。”白月掰着手指头,把几点弊端都说了出来,希望能够引起自家小姐的注意。

  朱若没好气地看了白月一眼,决定还是不跟她说话了,径自在御花园的另外一边随便走着。

  走到自己第一次来到这个皇宫时,初次遇见凤无涯的池边大石头前时,楚若心里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她走上前轻轻抚摸着那块石头,还记得当时自己跟凤无涯并没有说几句话,却莫名其妙地就认识了,从此以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再也无法分割。

  还有当初自己中了三姨娘下的毒时,凤无涯还把自己给带进皇宫之中好好地医治,并且很君子的没有亵渎她的美好……

  眼前一阵湿润,楚若感触颇深,时过境迁之后,这种物是人非的感觉真的很令人痛心。

  “七小姐,石头上比较凉,您不要这样坐下去!”白月惊呼一声,亲眼看着楚若就那样坐了下去,连忙上前扶着她的胳膊,担忧地说道。

  楚若摇摇头,推开她的手,温声说道:“你不明白,在这里看风景很不错,能够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比如说,一个人的内心。

  当初的楚若,曾经觉得特别寂寥,但是身旁忽然多了一个凤无涯。

  而此时此刻,她望着平静的荷花池里,望到的是刚刚长出荷尖没多久的景物,甚是美丽。

  还记得那次梦瑶和柳家小姐大打出手,直接掉入了荷花池中,当时的场面与气氛太过紧张了,楚若都没来得及嘲笑她们。

  现在再一想想,还真的是滑稽极了,两个千金小姐就那样落入水中,身上的衣服也全都湿了,全然没有任何形象可言……

  “奇怪,为何奴婢看不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莫非那些荷叶还能变成秋日的菊花不成?”白月困惑的挠了挠头,她盯着湖面看了许久,都没觉得池子里有什么新鲜的东西。

  楚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撑不住前仰后合的笑。

  她指着白月笑个不停,肚子都要痛死了。

  “你这丫头,说出来的话从来都不经过大脑,真是笑死我了。”楚若不知道要如何跟她解释自己脑海中联想到的那些回忆,只觉得此时的白月与当初的飞云真的很像,说出来的话都是这么有趣。

  “不就是说了句秋日的菊花么?奴婢还没说池子里会出现什么野兽呢。”白月吐了吐舌头,嬉笑着说道。

  她就是觉得主子刚才的神色有些落寞,总想着要好好地逗逗楚若。

  见到主子笑了,白月心中也甚是开心。她柔声说道:“七小姐,其实您这样放肆的笑起来时,真的好美。”

  楚若微微一愣,随即扬起唇角,“其实,我本来就很美。”

  不过,白月并听不懂自己说的是现代电视中的一句广告词,楚若却觉得此时说出来很应景。

  募地,脑海里忽然飘过一个人的身影,楚若脸上顿时一黑。

  真是的,怎么会想起风愿那个家伙呢?就算是要想起人来,总要想想可爱的小风若,或者自己那两个俊逸非凡的哥哥啊!

  还有义兄洛松和方怡晴的事情,也不晓得怎么样了。

  她衷心地希望怡晴跟洛松能够好好相处,这样小茹泉下有知,也一定会很欣慰的。

  凤弄绝站在远远地地方,痴痴地望着坐在池边的楚若,一阵心神荡漾。

  她那样粲然的笑容,是他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最有魅力的一个了。

  “皇上,要不要奴才过去禀报一下,让纯月公主过来见您?”身边的太监总管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必了,朕还有事要跟母后去谈,不能耽误了。”凤弄绝回过神来,轻咳一声,淡淡地说道。

  恋恋不舍地忘了楚若一眼,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楚若眼角的余光扫见那一抹明黄的身影已经渐渐远去,心中轻蔑地想,真希望能够早些看到他脸部完全溃烂的样子,一定惨不忍睹。

  “纯月公主,怎么有雅兴在这里赏荷呢?”这时,身后传来一声温柔的问话。

  回过头去一看,楚若淡淡地笑了笑,“原来是田贵嫔,你怎么也来到这里了?”

  这个地方一向偏僻,一般人都不会选择来到这个池边,毕竟没有什么好欣赏的,还不如到连接着池水中心的走廊中去近距离的接触那些荷叶呢。

  田贵嫔掩唇轻笑,恬然地说道:“我也不过是觉得这里比较雅静,昨儿个来了以后,就一直特别想要再来。可巧就碰到公主你了。”

  “唔,原来是这样。”楚若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她面前温声说道,“那田贵嫔在这里可曾看到了什么?或者是感悟到了什么?”

  闻言,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