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好粗鲁114(1/2)

加入书签

  “说什么?她并没有对朕说过什么。爱睍莼璩朕只是有些感慨,若是四哥还在世的话,势必会觉得是自己害死了他的母亲。皇后,你说是不是?”凤无涯淡淡地问道。

  阿莲娜语塞,她垂下眼眸,也不得晓得自己该怎么说才好。

  “皇上说是,那便是了,臣妾没有意见。”阿莲娜低声说了一句,没有再说下去。

  “真听说,但凡自己害死亲生父母的人,死后都会下阿鼻地狱的,不知皇后有没有什么看法?”凤弄绝目光灼灼地望着阿莲娜,挑眉问道。

  阿莲娜浑身一抖,差点儿被他的话给吓死塍。

  她抬起头来,惶恐地看了凤弄绝一眼,皇上分明知道自己当初就害死了自己的父母亲,今天为什么要这样问?

  “皇上……臣妾不清楚……”

  “不清楚?皇后当初做过太多的恶事,所以才会一时间想不到的吗?鲤”

  阿莲娜的额头上开始露着豆大的汗珠,贞太后死了以后,皇上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杀死自己么?

  她轻咬着下唇,紧张地望着他,“皇上,您说的话,臣妾听不懂……”

  “听不懂?那不如说一说你当初给我下蛊毒,后来又害死你的父母以及丈夫,再后来强制把失去记忆的我带走,甚至还骗我说我们是夫妻,把你的女儿也冠上我的姓氏。”

  “最后你又与贞太后联盟,先害死你的女儿菁菁,再妄图害死我们一家三口的事情吧?”凤无涯冷哼一声,沉声怒道。

  “啊!”阿莲娜惊恐地大叫一声,瑟缩地向后退去,颤抖的手指着凤无涯,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了,他难道是鬼吗?

  楚若见状,好奇地问道:“呀,皇后娘娘,您现在这是什么表情?”

  “难道连您从青春年少时就喜欢的男子都不认识了吗?这个才是如假包换的那个男子啊。”

  “阿莲娜,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还是说面对凤弄绝太久,所以把我忘记得干干净净?”凤无涯眯起眼睛,面色冷凝地说道。

  “你这个蛇蝎妇人,竟然敢把你的父母害死,就为了所谓的***!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是否真的得到我了?你又有没有想过以后到了阴曹地府如何面对他们?”

  阿莲娜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艰难地看着他们,感觉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

  楚若双手环胸,又给她加了一剂猛药,“阿莲娜,还记得当初我是如何求你救救无涯的吗?”

  “那时候你先给他下蛊,后来又给他解蛊,最后与我以姐妹相称,我可都是把这些事情都当真了呢。”

  阿莲娜惊悚地看向楚若,万分不解地睁大眼睛,她怎么还活着?这是什么情况?不可能,根本就不可能啊!

  “你是楚若?!”阿莲娜吃惊地看着她,这样貌分明跟楚若不同,当初那个楚若绝对是被凤弄绝毁得完全没有样子,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没错,阎王爷说我命太硬,总是不肯收我。而且,我还见到了你可怜的父母、丈夫和女儿,他们让我来告诉你,他们在下面真的好寂寞,等着你一起去陪伴呢。”楚若扬起唇角,淡笑着说道,“你以为我会那么好死?我会亲眼看着你们一个个死掉!”

  “凤弄绝呢?他是不是也被你们害死了?”阿莲娜慌张地跪在床上,不断地磕头求饶,泪水哗啦啦地掉着。

  “我知道错了,求你们放过我吧!我现在已经怀了孩子,千错万错可孩子没有错,求求你们了!我当初也是被逼的,害死你们并非我的本意啊……”

  “我的孩子当时就那样被你们直接剖腹取了出来,你们又是如何嘲笑我的?”楚若冷哼一声,揶揄地扫向她的小腹。

  “你的孩子天生就有问题,我并没有动什么手脚。而且,如果这些天不是我在帮你的话,只怕你的孩子早就保不住了。”

  阿莲娜不相信地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你撒谎!我不相信,不,我坚决不相信!”

  楚若淡然浅笑,不以为然地说道:“信不信随你,我只是说了我应该说的话。阿莲娜,我只问问你,你死了那么多儿女,究竟最对不起谁?”

  &nb

  sp;“啊——不要说!求你了,千万不要说!”阿莲娜惊悚地闭上眼睛,心里痛得不能再痛了,她最对不起的女儿是凤菁菁啊,那是扎雷的孩子,也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

  当初贞太后唆使她害死自己的女儿时,她又怎么舍得?若不是因为这样,她又怎么可能被贞太后完全信任呢?

  阿莲娜痛哭流涕地磕着头,下腹一阵阵疼痛中。

  她预感到身体里的小生命正在悄悄地流逝着,有股潮湿的液体迅速从腿间流了出来,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

  楚若微微蹙眉,嫌恶地说道:“我跟你说过了,不能太过激动,否则是会直接就小产的,胎儿经不住你情绪这样激动。”

  “不!不!我可以不要孩子,但是求你们一定要放过我!”阿莲娜不管不顾地爬下床,想要求求楚若。

  她相信,只要自己肯好好求楚若的话,楚若一定会原谅自己的。

  凤无涯冷漠地望着阿莲娜,一把将她推开,“阿莲娜,你不要碰我的若儿。你这个狠毒的女人,若是再敢伤害我的妻儿,我定将你的尸体悬挂在城楼上五日,让你成为整个洛阳城的笑柄!”

  “不!无涯……卡蒙,卡蒙,求你了,你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我是你最心爱的小妹妹啊。卡蒙,你难道忘记了吗?”

  阿莲娜连忙摇着头,呜咽着求凤无涯,对他说道,“你的名字还是在苗疆起的,可见你对我们村以及我的父母都有深深地感激之情……对了,我爹当初还救了你呢,你还记得吗?”

  凤无涯闻言,蹙眉看向她,淡淡地说道:“你现在真的是无可救药了,每次都用你父亲来做挡箭牌。”

  “若说我想要报答你父亲的恩惠,之前已经让你多活了几年,甚至还眼睁睁地看着你继续祸乱后宫,已经对你够宽容的了。现在你还是自己选择吧,究竟是要怎么个死法?”

  “死?”阿莲娜木讷地重复着凤无涯的话,心里也在问着自己,喃喃地说道。

  “‘死’这个字一直都不曾远离我,如今我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呵呵、呵呵呵——”

  她凄厉地笑了,笑得那么的无力又苍白。自己做了这么久的虚伪人,终于可以放肆地笑着哭了。

  泪水簌簌地下坠,她凄楚地望着阔别三年的凤无涯,哽咽地说道:“卡蒙,感谢你一直都保持清醒的拒绝我,我实在不适合做你的妻子,因为我是一个邪恶的人。得不到的东西,我就宁愿毁掉!”

  刚说完,她忽然伸出手,露出一直黑色的蛊虫,瞬间就要塞进凤无涯的口中。

  凤无涯快速闪躲开,直接反手将药物放在她的嘴里,沉声说道:“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居然还要往我身体里下蛊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