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2)

加入书签

  凤无涯感觉到楚若震了一下,随即安静了下来。≦≧他的眼眸顿时涌上了丝丝的苦涩。

  过了许久,楚若才悠悠叹了口气:“八皇子,您这是何苦呢?您是知道的,我是不能回应您的。”他是皇子,而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庶女,单单是身份上的差距,就犹如一道巨大的洪沟把他们隔绝开来媲。

  “我知道。”凤无涯艰难地开口,然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丫。

  一时间谁也不说话,场面安静得几乎可以清晰地听到两个人的心跳。

  “八皇子……”最户,还是楚若率先打破了僵局,但她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凤无涯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什么都不用说,楚若,我都能明白,我知道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我痴心妄想罢了。”他害怕,害怕会从楚若口中听到更残忍的话。

  楚若顿时感到有些不知措:“八皇子,其实我们可以做朋友……”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声音就慢慢地隐了下去。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竟然会说出这般话来。

  她低下头,不敢再看凤无涯。≦≧

  “难道我们现在不是朋友吗?”一阵笑声从楚若的头上传来。

  她微微一怔,心忽然咯噔了一下,随即也露出了释怀的笑颜。

  “八皇子……”

  听到楚若这声呼唤,凤无涯眉头一皱:“楚若,如果你真心把我当朋友,就不要再叫我的名讳了,以后你还是直接叫我无涯吧?”这个皇子的身份好像把他们之间隔得好远好远,他真的很不喜欢这样的距离感。

  “这样不是很好吧?”楚若有些为难地开口问道。不管怎么说,凤无涯毕竟是名货真价实的皇子,如此般直接呼他名字,会不会有些大不敬呢。

  此时的凤无涯似乎也觉察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他迟疑了一下,随即开口道:“我的意思是,如果在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

  “那好吧……”

  凤无涯听到楚若答应了,不由得露出满意的笑容。≦≧

  楚若动了一下头颅,寻找了个最舒适的位置,继续躺好,道:“那八皇子……不,无涯,你能给我说说你的事吗?”

  在这荒芜人烟的密林里,找一些话题随便说说也许不算太无聊,这样起来,时间似乎也会过得快一些。

  “那你想听什么呢?”凤无涯伸手把因为楚若乱动而弄乱的披风往里掖了掖,把她整个人都盖个严实。

  楚若沉吟了一下,随即开口问道:“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的箭术会那么好吗?”

  白天的时候,她早已被凤无涯神乎其迹的箭术给折服了。她猜测,他的箭术绝对不是在皇宫里就炼成了的,因为她记得皇上好像也对此事曾经表现出一幅惊讶的表情。

  凤无涯听了就笑了笑:“其实这也没什么,练得多了,自然就谆熟了。”言语之间,他显得有些避重就轻。

  楚若挑了挑眉,明显对他的答案不满意。

  如果按他所说,练得多就能练好,那么她相信皇宫里的皇子们练箭的时间也不会比他少,可他们为什么就比不上他呢?

  如果说他天赋凛然的话,那也说不过去,因为就在还没离开皇宫的时候,他也没表现出多大这方面的天赋来呀。≦≧不对,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秘密。

  楚若微微侧头,眨了眨灵动的眼睛,假装不满道:“八皇子,你这是在推诿我吗?我要听最真实的。”跟她耍这招?也不好好想想,她楚若是什么人,会这么容易就让他给忽悠过去吗?

  “……什么都瞒都不过你。”凤无涯见自己的小计谋被楚若识破,露出个心虚的笑容,然后便跟楚若说起了他的一段经历。

  五年前,邻国来兵侵犯,年仅十六岁的凤无涯接了皇命第一次带兵出战。经过了万全的准备,凤无涯带领着军队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经过长途跋涉,最后来到了一片渺无人烟的沙漠,但他们却发现水源早已没有了!然而,要到达敌国,就必须经过这片寸草不生的荒漠。而在这片沙漠上行走,最重要的就是水源。≦≧

  望着那被毒日晒得冒烟的沙漠,众人早已干涸的喉咙更是喷出火来,就连眼睛也开始枯涸。由于干渴过度,士兵们的神情开始迷离,原来还算稳定的脚步也慢慢沉重,就如带上了一把重重的伽锁。

  凤无涯望着一班蹒跚的士兵们,心里也焦急万分。他自己也是口渴难耐,但是这一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