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百三时差(1/2)

加入书签

  “阿狸,这种玩笑可开不得。≧≦”凌雪看了宁萱一眼,尴尬的笑道。“我没开玩笑啊,不信你问若兰。”阿狸推了推身旁的蓝若兰,脸色微微一红,大家本来以为她会立即否认,谁曾想她竟然很是大胆的点了点头,不但不否认,反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了。

  凌雪的脸色一下子僵住了,本来宁萱跟凌风的关系刚刚好转,现如今出现一个蓝若兰,虽说自己弟弟不是俗气的男人,但是如蓝若兰这样的绝世美女,又有谁有勇气去拒绝?

  凌雪担心的看了宁萱一眼,虽然她没有说话,但是脸色却有一些难堪,说到底凌风也是宁萱的未婚夫,一个司徒清扬就已经够麻烦的了,如今再冒出一个蓝若兰,凌雪不禁头都大了。

  “若兰姑娘,这是真的么?”就在大家不知道如何收场的时候,凌风突然非常冷静的问道,蓝若兰再次点了点头,不得不说,在这个年纪,敢勇于示爱,是需要很大勇气的,看着蓝若兰再次点头,宁萱心里一暗,司徒清扬她还可以比一比,但是这个女子,她连比的勇气都没有,不由自主的抿了抿嘴,宁萱觉得自己再待下去会十分可笑,当即告了声罪,也没等凌雪有反应,自己就匆匆走了出去。≧≦

  宁萱走的非常急,背影看上去很伤,凌雪叹了口气,将未说出口的“等等”咽了回去。凌风问完之后就在一直看着蓝若兰,宁萱走的时候他也没有说什么,屋子里沉浸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有些让人不舒服。

  “蓝姑娘,我只是把你当朋友,不好意思。”凌风很有礼貌的表达了自己的歉意,然后起身离开了,蓝若兰神情为之一震,眼神里满是不可置信,但是凌风却还是只留下了一个背影。

  凌雪简短的安慰了几句,将阿狸留下陪着蓝若兰,自己赶紧走进了后屋,来到凌风房中,却是看到他如平常一般正在画一张张的黄纸,“弟弟”凌雪叫了一声,“嗯?”凌风抬起了头,眼带疑问,“蓝姑娘这么美,你不留下多看一会?”凌雪虽然也没有过男女感情,但是女孩子总是要敏感一些,对于男人来说,谁不希望多看美女几眼。≧≦

  “那么尴尬的气氛,我再待下去就不好收场了。”凌风解释道,接着又低下头画起了符,“可是,你这样拒绝人家,会不会不太好。”凌雪明明心里很乐意凌风这样做,但嘴上依旧这么问道。

  “有什么不太好的,我们认识才多少天,再说了,我是真的对她没感觉。”凌风这番话要是在蓝若兰没有恢复本来面貌之前说,凌雪当然深信不疑,但是明明看到了那么漂亮的她,说没感觉,谁信呢?

  “姐,这事你就别操心了, 你还是好好准备下吧,你应该还有一场擂台要打。”凌风依旧低头画着符,凌雪听得出他的意思,当即说了一声等会出来吃放,然后就退了出来,凌雪走了没多久,凌风就搁下了手中的笔,只见的桌子上摊开的黄纸上画的全是笔画颤抖的符篆,暗自摇了摇头,凌风低声道:“还是要多多修炼一下心境。”

  蓝若兰的表白就这么的被凌风给挡了回去,除了小狐狸十分仗义的替蓝若兰说话之外,其他的人都是只字不提,吃过晚饭后凌风就早早的睡下了,等到夜深的时候,他再次翻了出来,趁着夜色去了暗夜舞者守护着的那座庄园。≧≦

  对于凌风的到来,保九十分高兴,因为他发现,凌风给他们的这个悬赏,竟然纯粹就是在送钱,一天一夜过去了,别说是危险了,就连小毛贼都没有上门,而且保九已经打听过,他们接的这桩悬赏,市面上没有一丁点的消息,如此一来,也就不会有任何的意外,而他们只需舒舒服服的过了期限,那么钱就是他们的了。

  既然凌风并没有让他们保护什么贵重的东西,那么凌风的目的何在,保九很快就想到了,所以他看着凌风的目光有了其他的含义,并且在凌风到来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宫蕊一眼。

  凌风眼前一亮,大高个宫蕊穿着铠甲平增了一股英气,让人不由自主的就心里一热,女式铠甲跟男式铠甲不同,它的胸甲跟护腿是分开的,所以凌风可以看到一大截白的亮眼的细肉,铁制的长靴一直延伸到宫蕊的膝盖,使得她的双腿尤其的长,凌风不禁暗自咂舌,这个个头跟自己差不多的女子,腿可真长。≧≦

  “凌公子,今天有什么吩咐?”保九走了过来,因为他看到宫蕊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假如凌风再看下去,他真不敢保证宫蕊会不会暴跳而起,“没什么吩咐,我就是来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