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百一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1/2)

加入书签

  (今日第一更,激情来了,看的爽的兄弟抬抬手支持则个,鲜花收藏贵宾盖章,来者不拒,再不行留个名也行,小舞谢过了。≧≦)

  “行,咱好好说。”凌风也不含糊,笑眯眯的拱了拱手,中年人心里却是咯噔一下,他记得这位貌似脾气也不怎么好,貌似之前踹自己出门的就是他,暗暗咽了一口吐沫,中年人小声道:“凌爷,咱们之间的误会呢,您也清楚,不是小的不长眼,实在是我们东家面子上下不去,这才让小的上门来商议此事,小的可不是故意来惹事的。”

  他这番话说完,不说凌风怎么样,凌雪先是冷哼了一眼,一脸的鄙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对哦,也是这么个事。”凌风笑呵呵的道,中年人一看凌风的神色,顿时来了底气,再次开口道:“我家东家也不是一定要怎么样,就是要个面子而已,凌爷象征性的出点钱,小的说和说和,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爷这么大的买卖,也不想惹麻烦,是吧?”

  这番话说的在理,换了寻常人只怕会感激涕零了,但是凌风呢?他根本就没想着和解,如果是旁人,他也没心思管这些破事,但是偏偏这背后是木子皓,杀太狼的断臂之仇还没报,木子皓既然送上们来,那就赏他个巴掌。≧≦

  “你说的在理。”凌风点头,凌雪当时就急了,那些护卫们也是神色一变,隐隐有不满之色,中年人乐呵呵的道:“既然爷松口了,那么小的这就去安排。”说着转身就走。

  “哎,先别忙着走。”凌风突然笑盈盈的站起了身,“爷,你还有啥事?”中年人心里一沉,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杯子,我家的把?”凌风走上前去,望着地上的碎片道。

  “嗯,是爷家的。”中年人诺诺的回到,“咦,您老,头这是怎么了?”凌风假装才发现,大惊失色的问道,中年人脸颊一颤,差点没劈头盖脸的骂回去,没看到老子头被你家杯子打烂了,还问?

  “这个,不小心撞得。”中年人咬着牙,挤着笑说道。“撞哪了?”凌风笑盈盈的问道,中年人那眼神之哀怨,比窦娥还要惹人心疼,“撞杯子上了~!”一咬牙,形势比人强,先保命再说,有什么耻辱的,以后加倍讨回来,能够当上福临门的头头,中年人又不是笨人,他知道凌风这样问是想要什么样的答案,干脆就随了他的心。≧≦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谁都知道这杯子肯定是凌雪砸他头上了,但是被凌风这么一逼,就滑稽了,凌雪掩嘴轻笑,凌风却是一点没笑,眉头紧皱,一脸的凝重,“爷,我们能走了么?”头上还在淌血,中年人忍着痛都快哭出来了。

  “走,当然能。”凌风一挥袖子,屋子里的杀器坊护卫登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敢情自家少爷埋汰人不是装的啊,中年人刚走了没几步,突然,“等等。”脚下一个趔趄,这位也算是帝都有名望的商人,竟然在平坦的凌家地毯上摔倒了。

  又是一阵大笑,十几名打手只觉得脸臊得慌,他们跟着福临门作威作福了这么多年,这样吃瘪还是头一次,手忙脚乱的将中年人扶起来,脸色抽搐的他问道:“爷,您又怎么了?”

  “啪~!”的一声,凌风一巴掌就拍在了红楠木的桌子上,这种木料极为名贵,做的家具也很是结识,凌风这一巴掌下去,竟是硬生生的拍出了一个手印,满屋子的人都吓呆了,少爷这是怎么了?

  中年人更是心里猛地抽了一下,凌风那犹如鹰隼一般的尖锐目光盯了过来,声音冰冷的道:“撞破了我家祖传的杯子,就想这么走了?“

  “····”屋子里一片骚乱,尤其是凌雪,一脸的莫名其妙,这哪里是什么祖传的,就是商市上买的,贵是贵了点,不过也才一个金币,弟弟是要干什么?

  杀器坊的人不明白,坑蒙拐骗惯了的中年人岂能不明白,这是他吗的要讹人了,果然,凌风满是杀气的道:“这杯子可是我爷爷传下来的,就供在这堂上,乃是古董,市价百万金币,你给我撞破了就走,当我凌家无儿郎啊~!”凌风最后一声落下,杀器坊护卫们登时配合的一声“嚯”,查时间刀光剑影,百余把斩马刀亮出来,那明晃晃的一片,光是刀锋上的寒气就吓得人后背直冒冷汗。≧≦

  “我了个擦,遇到了个更狠的。≧≦”中年人心里哀鸣一声,这档子事情他是行家,如此这般不知道坑了多少外地人,没想到今天要被人坑了,“爷,这事儿就不地道了,先说这杯子子值不值那么多钱,首先,破了错不在我”事到如今,一味的忍让也不行,中年人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为什么错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