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一九尾狐(1/2)

加入书签

  做了一夜美梦的凌风在鸡鸣三声之后就迅速的翻身而起了,父亲已经明确说过不会送自己,而凌风自己也不想劳师动众,洗把脸,换好出门的行装,趁着天还未大亮,牵起那匹花了一半身价的泰坦马,凌风就像是一个远行关外的行脚商一般,静悄悄的离开了坐落在多隆郡的凌家大宅,只是他不知道,他这一去,却将是风起云涌。≧≦

  “走了··”花雨蝶站在一座三层小楼的阳台上,从这里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凌风的背影正在渐渐离去 ,“嗯。”陪在一旁的凌霸天点了点头,“我···”花雨蝶只说了一个字,泪水就簌簌的流了下来,凌霸天轻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雄鹰总要展翅才能翱翔蓝天,真龙需入海才能翻江倒海,不风雨不成器啊~!”

  “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是看着他离去,心里就忍不住伤心,在这世上,我只有他了。”花雨蝶满脸的泪水,声音凄凉的回到。“雨蝶,你还有我。”凌霸天有些哀怨的说道,“啊,对不起,霸天。≧≦”这一句对不起不知饱含了多少歉意,凌霸天微微一笑,看着远方淡然道:“即使全大陆都与你为敌,我依然会站在你身边支持你,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谢谢你。”花雨蝶擦了擦泪水,满是感激的回到,“其实说来,雨蝶你是该伤心的。”凌霸天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花雨蝶微微蹙眉,“你没发现风儿走的方向跟帝都的方向相反了么?”凌霸天脸上的笑意绽放了开来,竟然有些幸灾乐祸。

  “哎呀~!对啊,你怎么不提醒他~!”花雨蝶回过神来,顿时埋怨道,“年轻人嘛,路要自己走,方向也要自己看,我只负责支持他。”凌霸天呵呵笑着回道,花雨蝶的嘴角浮上了一丝浅笑,眉眼渐渐的舒展了开来。

  三层小楼上的温馨一幕凌风无缘得见,他埋着头,向着从来都没有远走过的大陆行进着,等走了大半个城之后才发现,自己浩浩荡荡,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家,竟然把方向搞反了。≧≦

  “真是扯淡~!”回看了一眼,凌风又倒转头回来了,低声嘀咕了一句,这荡气回肠的黎明出行还是演变成了汗流浃背的晌午远走,顶着头上斗大的太阳,凌风发现在这样的日头下行进远没有自己想象的惬意,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如果不是担心被旁人看到,他早就几个风行符给泰坦马贴上去了,多隆郡地处西北,却是邻近三国之间的贸易枢纽,各种进口的货物都在这里汇集,所以这官路上行人商旅不少。

  闷着头直近下午,凌风才靠近了龙首山,龙首山位于多隆郡的北面,是一座连绵几近两千多里的盘旋山脉,其中最高峰海拔近三千多米,共有大大小小百余座山峰,而整个龙首山就像是一条昂首盘坐的巨龙一般横在多隆郡跟拉雅帝国中原腹地之间,如果没有这座山,凌风的旅途时间能减去一半有余。

  “可算是到了。”虽然已经是引气入体的修行者,但是凌风还处在修行的初级阶段,并未跟天地自成循环,所以即使他的耐力比普通人要强好几倍,他还是会累,一股脑的跳下泰坦马,凌风揉了揉有些发木的大腿内侧,一屁股坐到在了一颗大树的阴凉下面,取过腰间的水袋喝了几口清凉的泉水,满身的燥热顿时退了不少,这里是龙首山的外围,官路还在几百米之外,人迹罕至,偌大的山脚,就只看到凌风跟一匹马停留在这里。≧≦

  伸了个懒腰,凌风干脆盘膝在树下打坐了起来,片刻之后,一个小周天运行就将所有的疲劳催的一干二净,站起身来看了看山头落满白雪的龙首山,再望望那崎岖的山路,凌风顿时打消了将泰坦马带进山去的念头。

  往里又走了走,凌风寻了一个避风的山窝,从包裹中拿出黄纸朱砂,凌风手指微抖的画出了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张符,这是一张巳鬼符,是用来警戒的,一旦有危险靠近,符纸就会自动燃烧,而画符者就会同时得知,小心翼翼的将符纸贴在泰坦马的马鞍上,凌风微念咒语,只见的那黄纸忽明忽暗的闪动了记下,然后就完全消失了。

  凌风舒了一口气,毕竟是不同的世界,他颇为担心自己的符篆没有用,但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多余了,将弓箭挎在背后,紧了紧腰间扣着十把回旋刃的皮带,凌风这才一手握住腰间悬挂着的七星剑剑柄往山里走去。≧≦

  不论何时都握着剑柄是凌风自小养成的习惯,作为一个剑修,即使他曾今可以御使飞剑,他的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