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两百一十三质疑(1/2)

加入书签

  这个时候不需要任何的语言跟动作來表达心情,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眼神就足以展现每个人心中的不痛快,稀稀拉拉的掌声结束之后是长达几分钟的沉默,就连胖乎乎的礼官也有些局促,站在凌风身旁的艾小青微微皱了皱眉头,实际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给凌风的爵位突然之间提升了这么多。≧≦

  陛下金口,说出來那就是铁定的事实,至于凌风应不应该得到这样的赏赐,在艾小青看來无足轻重,而台下新生们的反应,也在艾小青的预料当中,十六七岁的少年,哪个不怀揣着梦想,任谁看到别人一步登天也会有这样的情绪,只不过这种情绪只能影响他们自己,不管对于台上一脸平静的凌风,还是微微眯着眼睛的李宗光,他们这些人,永远都是不可能影响任何东西的存在。

  “敢问皇帝陛下,贵国的凌风是否能担当如此重任?”一声清亮的高喝从学生中传了出來,李敢皱了皱眉头,神色不悦的看了过去,那是一个身材壮硕,头发略微有些发红的宽面少年,这人李敢认得,他是甲二班的学生,名叫多隆,当日鼓动外籍学生要将凌风交出去的正是这人。≧≦

  李宗光微眯的眼睛缓缓睁了开來,他面容谦和的望向了台下,手掌微微晃了晃,正作色要呵斥那说话之人的礼官顿时微微低了低头,然后退了一步。

  “谁在说话,可否站出來?”高台下面是黑压压的人群,除非离得很近,不然真无法判断说话的人是谁,那个宽面少年微微迟疑了片刻,然后缓缓走了出來。

  “是我说的,皇帝陛下。”多隆抚胸行礼,这是泰坦国的标准外交礼仪,但是在帝国学院面见拉雅帝国的皇帝,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该行弟子礼,严格來说,多隆的这一举动有些不尊重李宗光。

  李敢的眼中已经冒出了怒火,他攥紧了拳头,薛万福低语说了句什么,李敢这才压抑住了愤怒,静静的望向了高台,李宗光并未因为这个小小的问題而有丝毫的不悦,他反而颇感兴趣的看向了这个个子挺高,看起來也很壮的少年,“你叫什么名字,來自哪里?”

  “我叫多隆,來自泰坦国。≧≦”少年不卑不亢的回到,李宗光微微一笑,往后仰了仰身子,眼角的余光扫到了黎木森,黎木森穿着一身黑色的学士服,长相并不出众的他在文武百官中极易被人忽视,但是皇帝陛下一个小小的暗示,他立马就站了出來。

  “你一个外籍学生,有何资格质疑我国政事,速速退下!”黎木森说的话很简短,但是气势却极为迫人,多隆毫不容易在李宗光面前表现出來的镇定就这么被他一声给喝沒了,高台下的新生中顿时起了议论声,有不少的本地学生高声怒骂了起來,本來后山事件中外籍学生跟本地学生就闹得极为不愉快,这些天因为安葬往生者那些不快渐渐地被掩盖了起來,但是多隆的无礼质问,一下子就将矛盾重新激发了出來。

  “区区一个外籍学生,也敢质疑我国皇帝陛下的决策,可是你们泰坦国沒教过外交礼仪。”胖乎乎的礼官先是冲李宗光行了个礼,然后扶着肉呼呼的肚子走上了前來,那挤成一条缝的小眼睛如果发起怒來,倒是也能逼出几道冷光。≧≦

  多隆十分窘迫,他只是一时头脑发热才忍不住喊出了声,被叫道高台之上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凌风授不授勋,以及当不当爵爷,这跟他,甚至乎跟台下很大一部分人都沒有什么关系,因为,这是拉雅帝国的内政。

  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允许外人來干涉内政,哪怕这个外人再有能力,更何况现在跳出來的还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黎木森跟礼官的先后喝问已经让多隆意识到他的学院生涯只怕就要到此为止了,想到这里,多隆的脑门上不禁流下了冷汗,被赶出帝国学院是小事,如果这件事情给泰坦国带來外交纠纷的话,那可就是真正的大事了。

  “你们退下!”就在台下以为多隆恐怕玩完了的时候,李宗光微笑着摆了摆手,黎木森跟礼官立马退了回去,李宗光轻笑道:“任何一个大人物的崛起都必须接受世间的质疑,既然你这么问,那么你一定知道他能不能担当如此重任,是不是?”

  艾小青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李宗光,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帝国皇帝可是一个对邻国极为霸道的人,上次泰坦国的外交使臣不过是说错了一个字,他就将整个西面的贸易通道关了整整一年,害的泰坦国差点经济崩溃,这样一个人,怎么能够好脾气的看着一个外籍学生挑战自己的权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