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两百一十四跟凌风比剑(1/2)

加入书签

  剑技本來应该是属于斗技的其中一种,但是因为主兵类斗者十有**凝练的战魂都是大剑的缘故,所以五花八门的剑技又从斗技中分割了出來,而整个神启大陆上的人们,不论是斗者,还是武者,亦或是普通人,都天生的有一种大剑情结。≧≦

  正是这种情结使得剑技脱胎于斗技却又明显比斗技更让人们欢喜,而剑这种武器,更是被大陆上的人们推崇为勇气的代表,持剑即是勇者,是以有不少战魂并不是剑类的斗者依旧痴迷于剑技的修炼,这其中最为明显的例子就是夜无殇。

  “我沒有听错把?他要跟凌风比贱?”马三世鼓着腮帮子,也许是因为太吃惊了,那最后一个字发音沒咬准确,司徒清扬当即一个大大的白眼飘了过去,“你才贱呢,他是要比剑。”“口误,口误。”马三世立马感觉到身旁数只带有杀气的眼睛盯着自己,连忙苦着脸解释。

  “跟凌风比剑,他脑子抽了么?”乙首班的学生现在是坚定无比的凌风党,经过了后山事件之后,乙首班的凝聚力达到了一种空前的高度,如今只有他们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支持凌风,而凌风善使剑,更是乙首班每个学生都知道的,所以他们很是不屑的嘲笑起了凌风。≧≦

  相比较于其他人,司徒清扬想的却是更多一些,凌风的剑确实很快,但也就是快而已,他根本沒有什么华丽的招式,但现在多隆比的就是招式,不能使用斗之力的情况下,凌风的剑又能比别人快多少?司徒清扬说出了自己的担心,马三世却是摸了摸后脑勺,大大咧咧的道:“这有什么好怕的,他只要一喊大漠孤烟直,多隆那小子就直接躺了。”

  “多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跟凌风比剑,他一定有所持。”司徒清扬直接无视了马三世,凌风的那一招剑技可是绝技,要是不用斗之力都能使得出來的话,凌风何必把它留到拼命的时候才用?

  “瑶瑶,你怎么看?”司徒清扬晃了晃身边的李瑶,却是发现李瑶眼睛瞪的老大,整个人跟见鬼了沒什么区别,“瑶瑶,你怎么了?”司徒清扬急忙问道,过了半晌李瑶才回过神來,沒等她回答司徒清扬的问題,高台上的比斗已经开始了。≧≦

  “我这把剑名叫忠武,重七十三斤,长五尺四,宽六寸,刃分两重,削铁如泥。”多隆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取出了一个巨大的铁匣子,匣子打开之后是一把通体雪白的大剑,剑身光亮不着一物,沒有任何的装饰品,剑柄也是普普通通的缠了几层布条,但是高台上很多有见识的人都敏锐的看到了铁匣子上一个醒目的柳叶标记。

  艾小青心里一震,世间能往剑鞘上配饰柳叶的,普天之下只有一类人,那就是柳白跟他的徒弟,这个看上去沒什么特别的红发少年,竟然是柳白的徒弟,艾小青不禁皱起了眉头,普天之下要说修行实力,柳白只怕算不得第一,但要说使剑,翻遍整个大陆都不可能找出比柳白更强的人。

  柳白教出來的徒弟,自然也是大陆上使剑最强的人,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所以艾小青很是担心凌风,李宗光的眼角也是微微一缩,他也沒想到,这个随随便便跳出來的学生,竟然是柳白的徒弟。

  剑圣的徒弟还到帝国学院來?所有看懂柳叶标记的人都是同样的疑问,剑匣代表了一个不可匹敌的人物,而剑本身也是不俗的物件,司徒清扬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这把忠武是圣器。≧≦”

  “那怕个卵子,凌风手里的可是神器。”马三世不以为然的说道,风之剑的來历他早已经知晓,风系神殿的主神器,要是拼武器的话,忠武可占不了便宜,但凌风似乎总是让他们很意外,因为他从腰间抽出了那把仿制的七星剑。

  三尺长两指宽的七星剑颇为飘逸,握在凌风手中也是相当和谐,但是你要跟神启大陆上主流的大剑相提并论的话,这七星剑就有些搞笑了,多隆扬起了嘴角,微微一笑道:“你就拿这把剑跟我比?”

  多隆手中的大剑就像是巨无霸一般,凌风那纤细的七星剑,只怕碰一下都会碎掉,台下不少人都是一片嘘声,凌风这是找输呢还是怎么的,“剑在心,不在形。”淡淡的语气,简洁的六个字,却是让不少的武将都深思了起來,这样深富哲理的话从十六岁的孩子口中说出,实在是罕见。

  多隆神色微微一变,单手将大剑往前一提,只听得“当”的一声,重重的大剑磕在了石台上,立马一道深达寸余的痕迹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凌风,我这里有大剑一把,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拿去用!”一名背着大剑的红甲将军站了出來,二十岁出头正值青年,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股霸气,这人凌风倒也熟悉,皇家侍卫统领葛青。≧≦

  拉雅帝国一众官员纷纷松了口气,凌风拿着那把跟女孩儿剑沒什么区别的破烂东西上去打根本就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