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两百一十五蚂蚁之说(1/2)

加入书签

  (今日第一更)

  “我输了。≧≦”多隆眼神怯懦的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凌风指在他喉头的剑尖,这三个字他说的极为迫切,似乎是怕自己哪怕说迟一秒钟,那剑尖就会刺进去,凌风点了点头,然后竖直了七星剑,非常标准的行了一个收剑礼,接着脸色平静的回到了自己之前站着的位置。

  拉雅帝国一众官员都是频频点头,凌风的出色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而多隆的失败从某种程度上也使得拉雅人更加的骄傲,不论是他泰坦子民的身份,还是柳白弟子的身份,败在凌风手下,就等于败在了帝国手下,这是一件很值得在心里偷偷高兴的事情。

  艾小青微微叹了口气,在震惊之余,他也有一丝遗憾,其实多隆的大剑天赋着实不俗,在这一年级新生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但悔不该跳出來挑战凌风,凌风手里掌握的可是龙斗者的传承斗技,多隆使得剑技虽然精妙,但不过是剑圣门下的入门剑技,两者天差地别,输成这样实际上还是凌风手下留情了。≧≦

  “这个孩子,只怕是废了。”葛青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他是帝国将军,同时也是一名实力不俗的斗者,能够见到一个如此有大剑天赋的少年着实不容易,但是很可惜,多隆的心境已经被凌风所破,这次的失败只怕会给他一生留下阴影,只怕他这一辈子都再沒勇气拿起剑來。

  授勋仪式就这么结束了,沒有谁再敢上去挑战凌风,因为大家都清楚的看到,拉雅帝国的皇帝陛下对凌风有着一种很明显的偏爱,一个皇帝能在外人面前如此情绪毕露,足以证明他对凌风的重视,哪怕再不长眼睛的,也不可能去挑战这大陆第一强国的权威。

  凌风带着勋章回到了飘叶居,一路上马三世十分兴奋,因为凌风现在是铁板钉钉的贵族了,他有着百万人口的城池做封地,自己想要开分店那可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为了进一步的促成心里的小算盘,马三世当即表示要到飘叶居亲自做一次盛宴,由此來表达自己对凌风的祝贺之情。≧≦

  凌风沒有拒绝,他不想把自己的情绪带给身边的人,但说实话,他真的不开心,当比剑结束的时候,他似乎看到了一张张人脸,那冷漠扭曲的脸,所以在回來的马车上,他一直都在闭着眼睛。

  飘叶居每天都会采购大量的食材,对于生活的用度,凌风这个主事人是相当的大方,所以马三世不需要特意的再去购置,似乎是察觉到凌风心里有些不痛快,小狐狸跟司徒清扬都知趣的跟着马三世学做菜去了,将清净留给了凌风。

  一步两步三步,凌风数着步子來到了飘叶湖,转眼已经十六年了,算上前世的话,他已经活了三十六岁了,望着平静的湖面,凌风不禁回忆起了自己前世的那二十年,那二十年里,前十八年他都在山门跟着师傅修行,从來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后两年,入世的他就像是一柄锋芒毕露的宝剑,时时刻刻都在于别人的比斗之中,直到蜀山之巅的陨落,凌风甚至沒有尝到一点的人情世故。≧≦

  所以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现在的心境,他总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窃功者一般,明明不属于你的东西偏偏给了你,而且这东西还是你消化不了的。

  “心事重重,这可是修行的大忌。”夜无殇固执的穿着一身灰白色的长袍,干瘦欣长的身影缓缓的从凌风后面的林子里走了出來,凌风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继续站着看湖水,到现在为止,他已经看了很长时间。

  “白姑娘今天告诉我很多事情,所以我大致知道你的烦恼。”夜无殇走到了凌风身旁,眼神平静的看着湖面,“然后呢?”凌风猜出夜无殇是來劝导自己,只是现在的他极为不舒服,本能的有些抵触。

  “你在看湖,看出了什么?”夜无殇突然问道,“我只是在看湖。”凌风顿声回到,他不是什么前辈高人,站在湖边看看湖面想想山水就能悟出大境界,实际上他看的是湖,眼睛里浮现的却是后山的那片惨状,“地上有只蚂蚁,路过了一辆马车,赶车的人故意碾死了蚂蚁,你能说这是一种罪过?”

  凌风沒有回话,因为夜无殇说的毫无边际,“马车继续前行,又有一波蚂蚁,只不过这次的蚂蚁当中有一只聪明的,他虽然无法阻止马车,但是他却从车轮下救出了其他的蚂蚁,你能说,这不是一种功德么?”

  话到这里凌风再听不明白就是傻子白痴了,自嘲的笑了笑,凌风负手而立,“可我不是那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