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两百三十二剑拔弩张血溅神庙(1/2)

加入书签

  杀太狼闷声不响的骑着一匹泰坦马奔走在最前面,凌风拧着眉头紧跟其后,一路上两人一句话也沒说,凌风是顾不上说,而杀太狼,却是不想说,这是自打杀太狼出现之后最为沉默的一次旅途,凌风将满满的担心于紧张全部给了失踪的凌雪,而纵马飞奔的他却不曾发现,前面不远处的那人,脸色惨白的有些不正常。≧≦

  小狐狸亦趋亦步的紧跟在凌风身旁,整个飘叶居几乎是倾巢而出,所有人的心思都挂念在凌雪身上,而随着几个传送符阵之间的转换,小狐狸突然发现,眼前这地方自己居然并不陌生。

  教会区,这是拉雅帝国单独划给长生教的一处地方,位于帝都十一层,这里一共坐落着大小一百多座尖塔圆顶的长生建筑,跟拉雅帝国大气恢弘的建筑风格不同,这里所有建筑物的色彩都只有单调的白色,雨水风霜的洗刷,使得那白色或灰白,或暗白,在秋日雾气迷茫的早晨看过去,竟是水茫茫的一片,给人一种沉重深远的不舒服感。

  高大的圆形拱门配合着粗重的铁栅栏,这就是整个教会区的入口,两名高鼻子高颧骨的长生教卫士挺胸抬头的守在庄严的大门口,看着凌风他们走过來也沒有移一下眼神,两名卫士相对而立,中间隔着几十米长的大门。≧≦

  马蹄声中,凌风一行人全部停在了大门之外,彪悍的眼神,强壮的身体,以及叮当作响的盔甲,事隔二十年之后,平静的长生教神庙再次迎來了刀兵之声。

  “在这里面?”凌风顿时皱紧了眉头,这看起來阴暗无比的建筑,它代表的却是曾今称霸整个大陆的长生教,虽然如今风光不再,但是长生教毕竟是天下第一教,要想从这里面把凌雪找出來,凌风要面对的,可不仅仅是面前这大门的阻隔。

  “嗯。”杀太狼肯定的点了点头,纵使天神都无法找到凌雪,只要她活着,杀太狼就能凭自己的秘术将凌雪寻到,只不过,使用这秘术的代价,稍微大了一些。

  “阿虎,敲门!”凌风沉声说道,虎啸略微迟疑了几秒钟,因为他清楚,自己上去敲门之后,发生的事情一定不会是客客气气的,这将意味着,从今天开始,他将长生教得罪了。≧≦

  几秒钟的迟疑对于凌风來说都是长的不能再长了,因为凌雪自小跟凌风一起受的是正统拉雅人的教育,他们从來对长生教都沒有敬畏之心,更别说信仰了,既然凌雪自己不可能到这里來,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掳走了凌雪。

  对于此刻的凌风來说,别说是长生教,就算是天神下凡掳走了凌雪,他也要拼上命将凌雪救回來,无关其他任何,只因为凌雪是他姐姐。

  “腾”的一声,虎啸沒动,杀太狼却是走上了前去,两名卫士根本沒有理睬众人,杀太狼也不跟他们说什么,而是飞起一脚,踹在了厚重的铁栅栏上。

  栅栏并沒有上锁,而且轻轻的合在一起,杀太狼这一脚不仅踹开了铁门,而且还将铁门给踹的变形了,两名卫士神色大变,几乎是同时向着杀太狼跳了过來,半空中两杆标枪一左一右的向着杀太狼的后背贯穿了过來,“叮当”两声响,标枪只是撞在了一起,而踢开门的杀太狼,早已鬼魅般的闪到了大门里面。≧≦

  “大胆狂徒,竟敢对神教不敬!”其中一名卫士嘶声大喊,却是沒留意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砰”的一声,硕大的狼牙棒直接将这名穿着薄脆礼仪铠甲的卫士打飞了出去,犹如离弦的飞箭一般,卫士“嗖”的一声就钉在了拱门之上,灰白岩石堆砌而成的拱门顿时被打出了一个人形的深坑。

  另一名卫士还沒來得及将口中的话说出來,从天而降的狼牙棒就直接让他闭上了嘴,凌风纵马而入,身后虎啸跟丁力紧随,而打飞两名卫士,只不过是紧跟在后的霜狼战士随便抬了抬手而已。

  “上马。”凌风喊了一声,立在前面的杀太狼利落的原地起身,十分漂亮的落在了他的坐骑之上,一行百余人,犹入无人之境,竟然在庄严神圣的长生教神庙里跑起了马。

  长生教上上下下,一共有好几千人常住在君临城的神庙当中,统领整座神庙的是十二白衣大祭司其中之一,其手下两名白衣长祭祀,三名红衣祭祀,外加十余名黑衣祭司,以及几千名执事,人员不在少数,虽说拉雅帝国跟长生教一向敌对,但是在帝都,帝国并不限制国民信仰长生教,所以平日里,神庙的香火还是相当旺盛的。≧≦

  既然是宗教之地,必定具备宁静,神圣,庄严,肃穆这四个特点,在凌风他们闯入之前,雾气中的长生教全部具备,但是在凌风他们闯入之后,一切都被打破了。

  即使贵为白衣大祭司,他也沒有权利在神庙内跑马,更别说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