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两百五十长河落日圆(1/2)

加入书签

  “风秀剑法,夜无殇是你什么人?”打得正酣的时候,许昌突然一记重击逼开了凌风,自己往后跳了几步,神色惊异的问道,“未分胜负,再比过!”凌风正在兴头上,哪里愿意停下來跟他说话,一个箭步上前,手中的七星剑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剑花,顺势就向着许昌的脖颈砍了过來。≧≦

  许昌冷哼了一声,手中的粉色长剑迎了上來,“当当”两声脆响,两人一來一往各换了一个招式,“看剑!”一声冷喝,许昌嘴角撇起了一丝冷笑,对于凌风这故作聪明的叫喊,他根本沒当一回事,但就在他准备发动下一次攻击的时候,“刺啦’一声,一抹剑气从他的脖颈划了过去,顿时间,微微的刺痛跟清亮感传到了心底。

  许昌整个人犹如被定住了一般,目瞪口呆的看着凌风,“风神谱,你是夜无殇的传人?”虽然是疑问,但是许昌心底已经有了答案,如果说风秀剑法不一定是传自夜无殇的话,那么搭上上千条人命才造就出的风神谱,就只能是夜无殇自己传授的了。≧≦

  “你的剑,耍的不错。”凌风抿着嘴唇点了点头,许昌的脸色略微有些难看,别看两人打得热闹,这不过是剑技的较量,要真正撕破脸生死决斗的话,凌风不一定能够赢得了许昌,不过两人事先说的很明白是比剑,既然是比剑,斗之力就是其次了。

  “年轻人,你倒是有狂的资本,我且问你,可否再跟我比上一局?”许昌用手背蹭了一下自己的短须,眼神有些炙热的问道,“有什么不敢的,我正好试试我自己的剑法。”凌风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夜无殇脸色猛的就沉了下來,凌风能够在之前的比斗侥幸赢过许昌,最主要的原因是,风秀剑法本身就要比许昌使用的剑技高端。

  而凌风又加以风神指偷袭,试问许昌如何能不败,但如果再來一次的话,以许昌使剑的天赋以及这些年积累的经验,凌风在想用风神指偷袭,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咦,凌兄怎么又跟人打起來了?”自打到了神庙就钻了茅厕的马三世终于在凌风跟许昌的下一次比斗之前出现了,“我还以为你掉进去了,也不知道早点來劝着点。”司徒清扬沒好气的白了马三世一眼,可怜的马同学捂了捂肚子,一脸的无奈。

  也不知道昨天吃了什么,大家都好好的,就他一个人闹肚子,“咦,这个姿势,又是这个姿势!”马三世突然兴奋的大喊了起來,正在紧张观战的莫颜十分不爽的白了他一眼,马三世却是浑然不觉,手舞足蹈的道:“这个姿势一出现,对面肯定歇菜。”

  夜无殇眼帘往下垂了垂,心里轻轻的哼了一声,不过是个完美的起手式,又能有什么改变,起手式又不能攻击敌人,这只是个防御的姿势而已,他跟莫颜都是沒细看过凌风使用大漠神剑诀的,所以并不知道凌风此时的这个姿势意味着什么。≧≦

  而虎啸跟丁力却是一脸的热切盼望,往常时候,少爷一旦摆出这个姿势的时候,就会出现一种非常诡异的局面,不知道今天他是否能够继续延续他的神话。

  决定认认真真跟凌风打上一场的许昌此时蹙紧了眉头,天下间怎么可能有完美的起手式?即使是剑圣柳白,他的起手式也有弱点,而现在的凌风,他这个姿势让人根本无从分辨他到底要从哪个角度出剑,甚至他要不要出剑都看不出來,但只要你略微一设想进攻角度,你就会发现,他这个姿势,一旦你先行攻击,他就会给与你数倍的打击。

  “你是要让先手给我了?”凌风带着一丝浅笑,仅凭一个起手式就能吓得许昌不敢动作,这多少让他有些乐滋滋的,“尊老爱幼,有何不可?”许昌咧了咧嘴,凌风的起手式实在是过于完美,他准备放弃先手,以后着制胜,这在对敌无解的时候不失为一个办法。

  “我先出手的话,只怕你这辈子都沒机会出手了。≧≦”凌风咧嘴一笑,故意做出了一副嚣张蔑视的表情,许昌十分淡然,对于凌风的嘲讽视而不见,他看得出凌风是在诱他先出手,这种一对一的剑技比斗,如果实力相当的话,先出手的人反而有点吃亏。

  许昌沒有动,因为他认定凌风的起手式之后一定有非常厉害的反制剑技,就在他猜测凌风如何反制的时候,一声低喝传进了耳边,“大漠孤烟直!”清冷而又利落的声音,随着这一声喊,天空似乎在瞬间一下子

章节目录